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68章:最懂得进退的人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68章最懂得进退的人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刘一海走后,邝云修面上凝沉,墨黑的眸聚在白墙上的某一处,两手肘搁在真皮椅子的扶手上,十指交握,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足足有五分钟之久。

他两手分开后,手便伸向桌上座机,拿起话筒,拨了宁绒办公室的固话。

“宁绒,今晚抽得出时间吗?”邝云修语声平静。

宁绒抿嘴,心情愉悦的娇声道:“是不是要约我啊?是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哦!”

最近一个月,宁绒在忙投标的事,邝云修在筹备安保学校的事,两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很多时候,邝云修都没法亲自去接宁绒下班。

邝云修唇角扯了扯:“是千岩他们想和你吃顿饭,都说了好多次了,今天正好人齐,你要有空的话就去应应约。”

宁绒呆了呆,她知道邝云修说的是A市投资界里赫赫有名的四人帮,他们与邝云修交情深厚。这几个人都是名副其实的官二代加金融海归精英。四人与邝云修年纪相若,年轻胆大、有野心有能力,执掌着两只在全国都名声响亮的私募基金,堪称新一代金融大鳄。

“这样啊,那好吧!”宁绒没多犹豫,就答应下来。

“我六点过来接你,今晚订在云水间。”

七点时,邝云修牵着宁绒到了水云间的心宿房。

“这房名可真够怪的!”宁绒看着长条褐木房牌嘀咕了一声。

云水间是座三进古院落,是A市的顶级会所,她曾来过两回,每一次都觉得它美轮美奂,也觉得它怪里怪气。

觉得它美,是因为它本来是清代一座大户的深院高宅,原坐落在贵州,后来因为遭当地城改拆迁,一个有心人便向当地政府一砖一瓦的买了回来,然后辗转在A市又一砖一瓦的重新组建,恢复原貌,并做了细致的维护修缮,凡见过的人,无不为那雕梁画栋中穿透时光的华贵富丽而赞叹不止。

但它也怪,因为它房间的名称十足别扭,像什么“心宿”、“女宿”“胃宿”,宁绒听了,就觉一头蒙。

邝云修看看那些挂在檐角精美宫灯透出的莹莹光亮,莞尔:“这座院子大大小小共二十七间房,它们的房门名称是以古代二十八星宿来命名的,除了没有“鬼宿”房外,其他都全了。”

宁绒便有些目瞪口呆,想不到这其中还有那么多的讲究。她忍不住又去看幕色掩下、华灯初上的假山流水,潺潺水声中,蓦地多出几道爽朗的笑声。她一转眼,洞开的房门中,几张意气飞扬的脸庞已映入眸瞳之中。

“云修到了。”有人说。

本来围坐在檀木圆桌边的四人纷纷站起,笑眯眯地看向宁绒,再笑眯眯地看向两人相牵的手。

“宁董。”

宁绒随邝云修跨入房内,面含轻笑的和几人微微点头致意。除了段千岩外,其他三人其实她在其他场合也偶而见过一两回,不过当时都只是互相点点头,寒暄两句台面话而已。

“来,来!坐这儿。”段千岩热络地指了指身边的两张空椅子。

待几人坐下后,宁绒抬眼环伺了一下房间。空间不大,紫檀、紫砂茶具、宫灯、年代久远的山水名画,每一件摆设都很讲究,整间房间古韵悠悠、贵重雅致。

鼻下原本轻淡的茶香骤然馥郁了些,还有些袅袅热气在面前慢慢升腾,宁绒一看,坐她左手边的骆怀瑜正在殷勤的给她面前的空杯注入冲泡第二遍的狮峰龙井。

“宁董,你在美国长大,可能更习惯喝咖啡吧?我们这两年都跟着云修学喝茶,恰好这云水间也只供茶水,所以今天你恐怕要将就些了。”

宁绒忙伸出两指用指腹在在茶杯边的台面敲了两下,老实答道:“没关系,我现在也学会喝茶了。”

坐她对面的邹竟暧昧地笑递了一眼过去:“哦?该也是云修熏陶出来的吧?云修,你影响力果真不小啊!”

段千岩嘿嘿一笑:“要我说人家宁董魅力更大,一出现,就把咱们高贵冷艳的男神给终结了!”

“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其余三人大笑着附和。

宁绒面上有些发热,而那位高贵冷艳的主儿却是眼皮都没动一下,优雅的举起茶杯,闲适的品他的茗。

在一片大笑声中,宁绒微侧过眼,邝云修的侧脸迷人,眉目沉静,他如今这模样,果然好一副……高贵冷艳!不过,正所谓白天不懂夜的黑,想到他某些时候的如狼似虎,宁绒就忍不住腹诽一句,这男人就是一个披着高贵冷艳外皮的大淫僧!自从那日宁绒说邝云修是唐僧之后,每逢她被他折腾的欲哭不能,她就咬牙骂他淫僧。

像是听到了宁绒的腹诽声,本在安然喝茶的邝云修眼眸陡地一斜,向着宁绒眯了眯眼,宁绒捕捉到令她胆寒的那丝危险信息,心里抖了抖,马上心虚地别过眼去,掩饰地拿起了面前的茶杯。

邝云修见状,眼中笑意微闪。

费亦的眼光饶有兴趣的在两人身上打了几个转,然后笑着开口:“宁董,我听他们三个说起过你去年误入他们包厢的事,说起来,这三个家伙也真够有眼无珠的!不过呢,你和云修,倒真是入错房间遇对郎了!”除了他,其他三人都是那次宁绒喝多了误入邝云修他们包房摆了乌龙的人。

“所以说,我们三个也算是错有错着,纵然无功,也不算有过了。”段千岩赶紧接腔。他之前见着宁绒那两次,总觉得她对他不冷不热,也不知道是不是还记恨着被他摆了乌龙的那一幕,所以赶紧给自己说上两句好话。

宁绒想起那夜的情形,心底陡然升起一股柔情,嘴角不禁勾了勾,不觉又望向身边的男人。正巧邝云修也看过来,黑眸柔暖。两人视线一接,已是此时无言胜有言。

就在这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起,然后房门被推开,好几个身着白底花色旗袍的女侍,将菜一盘盘端了上来。

一品官燕、喜鹊登梅、桂花鱼条、罗汉大虾、杏仁豆腐、鲜蘑菜心……

这云水间之所以顶级,其中就包括它供应的菜式全部是满汉全席中的菜式。

一顿饭吃下来,宁绒和那四人也去了生疏,最后,他们都不再“宁董、宁董”的叫,而直接叫她“Lesy"。

吃完饭,各自分手回家时,已过九点。

回程路上,宁绒心情仍是惬意,上车不久后,就问:“都说咱们的股市是绞肉机,比赌场还赌场,怎么他们几人还能在这样的浑浊池中摸到大鱼呢?”

邝云修沉吟了一下,才说:“他们不是赌徒,他们之所以能做得风生水起,是因为他们都是最懂得进退的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明袭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