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70章:别想令我就范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70章别想令我就范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心急火燎的赶到医院,一出电梯,宁绒一眼就见站在手术室外红着眼眶,仰着头,惶然盯着手术室那盏亮得让人惊心的灯的阮紫朱。

“爷爷怎么样了?”宁绒这一路简直就是疾步如飞,一奔近邝紫朱,急不可待的问,声音颤中有喘。

阮紫朱显是六神无主到忘了宁绒对自己的敌意,伸出手就去抓住她的一只手,宁绒只觉自己冰凉的肌肤上陡地再多出一层寒意。

“你爷爷他……医生、医生说是脑溢血,正在抢救,情况很、很危险!”阮紫朱哽咽,简直都有些语不成句。

宁绒耳中嗡的一声,心重重一坠,身子僵硬,本来苍白的面色更是透明一般。

紧跟在后的张蓦叹了一口气,跨上一步低声安慰道:“你们先别着急,现在手术还在进行中,宁老先生会没事的!”

僵如塑像的宁绒眼珠稍稍动了动,这才发觉阮紫朱正又难过又无措的望实自己,鼻翼一翕一合,肩膀微微的抽搐着,把所有的抽泣都压抑在自己的喉间。

她脑中猛的一个激灵。如今的宁家,爷爷在手术室中生死不明,父亲已故,姑父入狱,姑姑又因受打击太大现在还在外地疗养,弟弟还没有成年,这个年轻的后妈柔弱,自己,已成为这个家的主心骨。所以,哪怕天塌下来,她也得撑着。

心中一阵苦涩涌了出来,可她只是吸了口气,另一只手伸过去搭在阮紫朱的一条手臂上,将她扶到墙边的长木椅上坐下,温和开口:“现在爷爷还在做手术,我们先别自己吓自己!爷爷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的!”说完,她从手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两张递给阮紫朱。

现在她和她,不是无法共处一室,心有死结而对立的两个人,而是要共同面对骤生变故的同一家人。

宁绒的安抚,似是让神经紧绷的阮紫朱缓松了些,宁绒也稍稍松了口气。

她一转身,问张蓦:“不是说田穗也受伤了吗?她现在怎么样?”

张蓦蹙眉,又是叹了口气:“路樵过去看她了,她被捅了一刀,现在也正在手术,。”

“为什么她今天会跟着爷爷?”宁绒抚了抚有些头疼的额,直到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

田穗早已抽调到赵氏娱业,照理说今天是宁穆生亡妻的生日,他要去墓园祭拜,不可能是由她跟随左右的。

张蓦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修哥马上就到,要问他才知道。”

出了那么大的意外,大家都只想先救人脱险,至于田穗为何今天会突然陪护宁穆生,一时半会还真顾不上去寻究。

他话音一落,两人的耳畔轻轻响过“叮”的一声,一道高大的身影出了电梯,大步流星地径向他们这边走来。

宁绒一见那道身影,一身的坚硬便有些软化,鼻子也不受控制的发酸。邝云修走近后,看看宁绒的脸色,也没顾及有旁人在看,一把将她揽进宽阔的怀里,一只大手在她纤背上安抚。

“你爷爷情况怎么样?”邝云修垂眸,声音低沉。

“是脑溢血,情况……可能不好!”宁绒在那熟悉的气息中有些虚软的闭了闭眼。

邝云修眼色微微一沉,却很快说:“你先别着急!”

眼中仿佛有泪欲出,宁绒却咬唇强忍着,慢慢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一阵蜂鸣骤响,邝云修放开宁绒,伸手进西装裤袋去掏手机。

他掠了一眼屏幕,接通手机后,他微垂睫,神色不动,也没出声,一会儿之后才说:“知道了,你就在那边陪着她!”然后结束通话。

邝云修将手机放进裤袋,说:“田穗没伤在要害。”

张蓦大大呼出一口气,宁绒的心也稍松了松。

“修哥,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人干的?有没有抓到人?田穗今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宁家这边?”张蓦有一肚子的疑问。

“我问过小许,他说今天他们刚从墓园出来不久,一辆白色面包车就堵了上来,车上有六、七个人,他们一开口就说要将宁老先生留下。至于田穗,是因为小郑今早突发性肠胃炎,正好田穗今天休假,他想着田穗也熟悉宁家这一块,就私自拜托她顶替一下。”

张蓦边点头边凝着眉,想了想,说:“那这样就像绑架而不像是要下杀手了,应该不会与宁万承的案件有关,是什么人想绑架宁老先生?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宁绒眉心倏地剧烈一跳,一个念头如闪电劈下,她猛地张开口,面上激动起来:“刘一海!刘一海,是他!他想用爷爷逼我!”

邝云修凝重的看过来:“他的确嫌疑最大!”

张蓦也知道刘一海与宁绒在争新会展中心项目的事,立时愤然:“那动手的那几个人渣有抓到吗?”

邝云修摇了摇头,“当时是因为正好有人路过,才把那些人惊走的,在两个人都受伤的情况下,小许也没办法顾及那么多了!”

“他奶奶的!”张蓦心头火起,面上少有的暴躁,忍不住爆了一句粗。“若真是刘一海找人干的,又当场逮不住人,他肯定不会笨到让那些人继续留在市里等警察来抓,这会儿恐怕早就走得一个不剩了,要想抓到他们,怕是难了!”

邝云修没说话,眉头却是凝拢起来。

宁绒全身发颤,她心痛的掠一眼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全身血液像是逆流而上头顶,指甲不知不觉间已深陷在掌心中。

她早知道要和刘一海争强,必然要付出代价,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惨烈。

一丝火苗在她眼中不消片刻就烧成一片火海,她伸手进手袋拿出手机,颤着手指拨通了董芳意的手机,冷声道:“马上帮我找到刘一海的手机号码!”

邝云修面上一凛,眸瞳一缩,转眸看她,问:“你要干什么?”

宁绒抓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却是咬着牙,清丽的脸上布满浓重的恨意,一声也不吭。

董芳意很快找到刘一海手机号码,宁绒默记于心,然后将那串数字断然拨了出去。

手机一通,宁绒就厉声开口:“刘一海,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令我就范!除非你今天把我也弄死了,否则明天的投标我绝不放弃!你就等着输吧!今天你对我爷爷所做的一切,我已经报警,你别以为可以逃得掉!”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的如意算盘,我打的对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