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74章:不介意在狼的社群里变成狼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74章不介意在狼的社群里变成狼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沉默总是最好的答案。宁绒的心随之沉了下去。

将近六月下午四点的阳光,已经明烈的毫不含糊,斜映在宁绒已是怒气蒸腾的俏容上,里外一夹攻,竟让她双颊红得像是火烧了一般。

“宁绒,就算这件事公开,的确也于事无补了。”邝云修终于还是开了口,声音有些阴郁。

宁绒眸里的火似是被人三两下拨得更旺了些,她的手臂用力挣开邝云修的手掌,恨恨磨牙:“不公开?就让我像个傻子一样,还把仇人当恩人!”

邝云修头疼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很生气,田穗这次的确是罪不可恕,可就算你知道了真相,你爷爷所受的创伤也无法逆转。”

邝云修的话让宁绒双眼有些不可思议的瞠大:“听你的口气,你是准备让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邝云修面上略一滞,微是无奈:“我已把她赶出天影……”

不等他说完,就被宁绒不客气地怒声打断:“我爷爷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如果不是他福大命大,昨天恐怕就捱不过去了,那个该死的女人那么歹毒,你只是把她赶走,就算是罚罪相当吗?你简直就是在包庇!”

“她虽然其心可诛,可依她的行为,现在也真没有哪条法律可以判她的罪!而且客观一点的说,你爷爷这次发生脑溢血,主要还是因为碰到劫持受了巨大惊吓所致。”

“照你那么说,田穗倒是无辜咯?”宁绒秀眉一横,这话听着简直是万针刺耳。照她看来,爷爷如今躺在医院,完全都是刘一海和田穗的错,就算一个是五十步,一个是一百步,也全都该死!

邝云修正待开口,不远处走过两个中年妇人,眼光不住的投向两人身上。两人男俊女俏,本就招人眼光,如今一个横眉怒目,一个沉郁无奈,任谁都忍不住多加两眼。邝云修只好咽下要说的话。

过了一会儿,邝云修耐着性子才再开口:“我不是在为她开脱,只是这件事若真闹得大了,她母亲那边会受不住这个刺激!如今已经够乱了,不能再闹什么乱子了!”

这话却无异火上浇油,更把宁绒激得眼眶都红了几分,声音随之也拉高:“她母亲的命金贵,难道我爷爷的命就不算一回事吗?”

邝云修皱眉:“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对于现在除了怒还是怒的宁绒,他其实怎么说都不占理。

“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我只知道,你要求我做个圣母,却一再容忍那两母女像不负责任的孩子那样作恶,你不觉得这样太过分吗?”宁绒的眼里有怒,表情受伤。

欧亚娴撒泼当众向她泼茶,他要她别计较,现在田穗算计到她爷爷头上,差点闹出了人命,他居然还是想压下。他那一碗水究竟是怎么端的?他对那两母女是仁至义尽了,那他又置她于何地?

邝云修望着眼前不可抑制的怒容,头一次觉得深深的无奈。

在猜到田穗的居心的那一刻,他震怒不已,若是换作别人,他保证要她付出十倍的代价,可千不念,万不念,却总还要念着她是欧亚娴的女儿,而欧亚娴的身子是绝受不了大的刺激。于是,他最终还是决定将这件事瞒下。只是,田穗是决计不能再留天影了。一个因为执念已走火入魔的女人,就像是一颗随时都会爆掉的危险炸弹,他绝不能让他心爱的女人及她的家人承受那样致命的危险。

可这世上就是怕哪样来哪样,宁绒意外地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这样一来,不管他怎么做,都很难两全。

“那你打算怎么样?是对田穗用私刑,还是随便给她找个罪名,把她弄进监狱里才算满意?”邝云修的声音有些无奈。

宁绒窒了窒。她那连片的怒火之中终于裂出了一条宽缝,让她自小所受教育中那种根深蒂固的法治之光冒出了苗头。

在宁绒一时的无语中,邝云修面上略略舒缓,他轻叹了一声:“其实你并不想那么做,这就是你与那些人的区别之处,宁绒……”

“如果每个人都当我是小绵羊,想算计就算计,想杀就杀,我不介意在这个狼的社群里变成狼!”宁绒说得又快又狠,每个字简直像是从牙缝里蹦了出来,她面色凌厉,因怒色而燃亮的眸中,现出一抹罕见的倔狠。

凭什么自己总是被算计、被打压、被追杀的那一个?

邝云修面上略是一震,双眼微眯。

就在他恍神的刹那,宁绒已背过身去,迈步离开。

邝云修看着那道纤巧的背影,想抬的脚最终收住。在这件事上,于他,并非简单的是非对错,而是情义之间的两难,他的不得已,想让她认同,的确是强人所难。他的眸光暗了下去。

宁绒究竟是怒了,当晚,她就没回邝云修的公寓,一个人回她自己的公寓住。

这是两人在一起后第一次发生冲突。邝云修虽是有心想哄,可也深知宁绒这一气实是非同小可,这个时候必不待见自己。若要和解,恐怕只能先给她一些时间冷静下来。

当晚,宁穆生也醒转过来。看着终于清醒的爷爷,宁绒热泪盈眶,爷爷这次出事完全都是代己受过,如果他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心安。可一转念想到爷爷今后再不能像以前那样能走能动,心里就难过异常,免不了又想起那杀千刀的刘一海,还有那该死的田穗,简直恨恨不已。但法律不搞春秋决狱,讲的是无实据而不罪,她虽然放了狠话,也真恨不得对那些恶人以牙还牙,可真要违法而行、快意恩仇,于她,实在也是有心理障碍。

纵算如此,她还是对邝云修不能谅解。

第四天,是新会展中心开标的日子。一早,宁绒的眼皮就一直在跳,让她隐有惴惴。她这几天一直睡不安稳,也不知这眼跳的究竟是疲倦还是不祥之兆。

十点半左右,她从十五楼开完会上楼,在办公室门口,就见到董芳意在她的办公室。

听到动静的董芳意一转身,宁绒在那一向冷静沉着的脸上竟见恼怒一片,她的心禁不住“咯噔”一下。

“宁董,中标的是泰海建设!”

宁绒忽觉一阵天旋地转。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明不白的失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