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76章:为什么是你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76章为什么是你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丝惊喜蹿过张蓦和路樵两人的眼底,两人下意识地对视一眼。

他们都知道这几天宁绒和邝云修在冷战,各上各的班,各回各的家。他们也知道今天万屏意外竞标失利,用脚指头也猜得出宁绒的心情会有多阴霾。

这个时候,宁绒当然是最需要抚慰的时候。她现在突然说要去天影,是不是意味着她放下芥蒂,两人即将破冰?

只是,宁绒的表情,不知怎地却让张蓦和路樵心中“咯噔”一下。一张俏脸苍白如纸,可那双眼却幽亮异常,像是灼烧着一团火焰,两片娇嫩的唇片抿成一线,就连牙关都像在用力咬着,那模样,与其说是难过,还不如说是愤怒,与其说是去找安慰,还不如说是去找晦气。

两人再交换了一眼,彼此在对方的眼中都看出了忧虑。但最终却是很有默契的不发一言,站了起来。

一路无言,到了天影办公室时,已近五点。

那时的总裁办公室里,邝云修正与客户通话,“嘭”的一声,门忽然毫无预警地被人粗鲁推开,他皱着眉头不悦抬眸看向门边,触到一双灼亮得有些骇人的美眸。

黑眸微愕了一下,他却很快垂眸,对着话筒简略说了一句,“暂时就这么决定吧,安排好了我会再通知你!”

踩着个风火轮似的宁绒到了办公桌的跟前,带着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

在邝云修放下话筒时,“啪”的一声,宁绒已将信封大力甩在桌面上。

“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这些字简直就是宁绒逐个逐个用牙根咬出来的,她眼眶都有些发红,不知是被难过还是被愤怒所染。

邝云修眉头微拢,他先看看浑身竖刺的宁绒,然后扫向那个信封,拿起来,伸手进信封。

眼光一触面上照片的画面,他的瞳孔明显收缩了一下,俊容上像是有些不可思议。

照片上,在某个酒店宽敞豪华的包厢内,他向刘一海递过一个厚厚的资料袋。

几秒之后,邝云修面上的异色才慢慢消匿。

“是我干的!”邝云修抬眸直直迎视宁绒欲喷火的眸,声音低沉,没有慌张、没有逃避,甚至没有愧疚,镇静到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宁绒只觉胸口像是被巨大的石头重重一撞,痛的一时都喘不过气来。虽然早知如此,可听他亲口承认,她还是难以置信的瞠大了眼,一层雾气迅速蒙上了她的眸。

将标书泄密给泰海建筑的人,竟是眼前这个男人,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若说泰海的胜利是在背后给了她一刀,那么这个男人的出卖无疑是在她心口直插一刀。

“你……你!为什么是你?”宁绒身子在抖,连同声音也在抖。“我曾经以为就算全世界都有可能出卖我,但你绝对不会!他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样干?”宁绒脸上已不见一丝血色,眼里的光似要噬人,声音不自觉尖厉起来。

邝云眸光暗了暗,面色沉下,却是没有立即回应。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回答我啊!”宁绒觉得脚下踏着的地板仿佛一下软了,然后波涛一般的起伏,眼前开始一阵一阵的黑,几乎让她站不稳脚跟。

邝云修立马发现了宁绒的不对劲,从凳子上迅速起身,几步绕到了宁绒身边,伸出两臂将她揽住。宁绒却气的揪着他浅灰的衬衣,用剩下不多的力气去挣扎,可她的身子却是很快与意识背离,越发的软,几致瘫在邝云修的怀里。

邝云修面色焦灼,不由分说地打横将宁绒抱起,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黑色的长沙发上。然后自己侧坐在沙发边,伸手拨开宁绒面上的黑发,带着茧意的两个大拇指摁住她的两边太阳穴,力道适中的给她按摩。

大约五分钟后,已有些神智不清的宁绒缓过一口气,身体仍如一堆棉絮,还好体内总算是有一丝活力被重新激活过来了。她紧闭的双眼疲倦的睁开,一眼就看到邝云修面上的疼惜,她涩然眨了一下长睫,然后就转开眼。

“头舒服一点没有?还有没有哪里难受?你是不是中午又没有吃东西?”关切眼神,温柔的话语,仍是一如既往,像是两人之间不曾存在任何别扭,像是他并不是那个将她狠狠推倒的人。

宁绒心头恨意弥漫,眼泪却不争气的跃出了眼眶。她不懂,这个男人既然疼她爱她,却怎么会干那样的事,重创于她?

邝云修叹了口气,轻柔伸手想去拭宁绒颊上的泪。

邝云修的指腹还未沾到脸上,宁绒就下意识的伸手去格开那只手,拒绝他的触碰,然后聚起全身力气去推他,自己想坐起身。

邝云修也不和她拗,顺从的从沙发上立起身,然后,走去拿了一个杯子接了杯温水,走回沙发边递给宁绒。宁绒却负气地将头一拧,看也不看。

邝云修弯身将水杯放到茶几上,“宁绒,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我这么做,并不是想伤害你和万屏!让刘一海赢,不管是对你,还是对万屏,都是最理智的!”

宁绒已在沙发上坐直了身,面上犹自湿漉漉的。她伸手在脸上胡乱一抹,嘲笑的冷哼了一声:“让我在那么看重的竞标中输掉算是对我的好,你这算哪门子的歪理?”她哽咽的声音像是被粗沙摩擦过一般。

邝云修也没坐下,而是居高临下地凝着宁绒,沉声道:“你这次若是赢了会展中心,那必定会赔上万屏!”

宁绒呆了一呆,紧接着不服叫道:“不可能!”

邝云修微声音平静:“刘一海肯定会让你得不偿失!你要真不肯拱手相让会展中心,他一定会让你尝到更大的噩梦!”

宁绒一窒,却很快咬了牙:“说来说去,你就是买那个恶霸的怕!”

“不是我怕他,而是我更加冷静的权衡了利弊。他对你爷爷动手,是吓唬吓唬你,但尚润老板的失踪,却是动了真格的!只要尚润的经济危机一出,万屏肯定难保!”

形势总是强过人,这时候要和刘一海硬来,只能吃亏在眼前,所以,两害相权,说不得也只能先退一步,以后再寻机反击。可宁绒在这事上半点不肯听人劝,他无奈之下只好出此下策,虽然明知这件事一定会给宁绒造成沉重的打击,但这样却可以避免日后让她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我早就下了决心要打一场官司的!”

邝云修有些头疼的拧眉,眼色微有些冷下:“你以为法律真的能给你保障吗?先不说按照现在的法律规定,你那一场官司根本不可能有十足的把握能赢,即使你真的可以胜诉,在这个旷日持久的过程中,只要债权人对万屏实施财产保全申请,就能缚住你的手脚,到了最后,有可能整个万屏都被拖垮,最终就算被你赢了官司,你可能要面对的就是一个无力回天的局面!那时……”

“够了!我不想再听!”宁绒的脸色变了变,断然出声喝止。

其实之前她也咨询过赵律师的专业意见,正如邝云修所说,这件案子的确没有必胜的把握,除非能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萧良行收受了不当利益,并联合尚润以欺诈的手段骗过万屏的董事会,枉顾公司利益定下这份担保合同。

她不是不知道这其中的风险,可是事关到父亲生前最在乎的梦想,她万万不能接受就那样不做一丝努力就俯首向刘一海听命。

“我受够了!今天让这一步,明天让那一步,这样一步步没有原则的退让,到了最后,是不是如果有人让我把万屏让出,我也要乖乖答应?”宁绒恼恨的低叫。

邝云修的面色一点点肃严起来,他的眼光认真的在宁绒的脸上来回扫了几下,声音硬了起来:“你是一个商人,一个合格的商人在商场上就必须要学会以利益的考量为优先!你之所以重视新会展中心,是因为它是你父亲生前的梦想,所以你才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去捍卫它!可是,你要知道,在商场上,梦想看上去很美,也很危险,对于一个公司,有时它并不是一面能引领它一往无前的旗帜,而是能埋葬一个公司前程的墓志铭!”

宁绒浑身一震,嘴唇哆嗦了一下,她倏地从沙发上立起,白着一张脸,狠狠道:“万屏的事务不由外人插手!万屏的决定也只有我才能做,其他人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不能越俎代庖!”

邝云修眉头紧皱,他还没有回应,就听到宁绒的声音小石子一般硬梆梆的蹦出:“经过这几天的事,我不认为天影还适合为宁家提供安保服务,我代表宁家要求与你们即时解约!”

……本章完结,下一章“冷酷的善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