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200章:录音笔里的秘密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200章录音笔里的秘密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会给你找来那15亿!”

宁绒的耳边忽然回旋起这句话,针尖一般刺着她。这是那晚邝云修到她公寓时临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果然说到做到了!原来,这就是他出任覃氏总裁的原因。

可是,现在的她,已和喻开兰有了协议,和池洛丞有了婚约……

一时间,宁绒面上闪过震惊、苦涩、惶然和不知所措。

“覃董真是好魄力,这是准备再扩大覃氏的版图吧?不过,这次就不好意思了,我和宁董已经达成共识,而且小儿也与宁董有了婚约,不久之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邝总,你看,万屏就算是再受欢迎的国际新娘,也总不好一女嫁二夫吧?”喻开兰哈哈一笑后,不冷不热的吐了一番话。

邝云修没有吱声,似是听不懂喻开兰话里的暗嘲与提醒,精亮的眼眸只是锁着宁绒。

宁绒心头挣扎,眼中掠过一丝灼痛,喻开兰的话她听进去了。这样的最后关头,如果她因为覃氏的介入而一脚踢开开兰集团,的确是太不厚道!

可是,邝云修这样孤注一掷,无非就是为了挽回她,保住两人之间的感情,她又怎可视他的努力为无物?

偌大的房间无声无息,却像有一张无形的网笼在每人的心头,每个人表情各异,都有些紧张的等着宁绒开口。

一把质地稍硬的男声突然扎入这沉寂之中:“宁董,喻董,时间到了,外面人都已经到齐,你们该出去了!”

宁绒有些失神的循声望去,严晋穿过门口的聂红柳和董芳意,跨入了房内。他一贯冷凝的面孔,此刻更是严峻,他只是皱眉望了望邝云修后,就紧紧盯着宁绒,眼中似是有些……责备。

宁绒心中一凛,再看看眼前沉静的俊颜,心腔中那一团似被两股力量互相撕扯着。她垂下眼睫,盖住她已有些潮湿的眼眸。

老天可真会捉弄人,明明已逼着她做了选择,却又给她提供反悔的机会。只是,万屏与开兰集团的合作已是弦上之箭,她与池洛丞也已是众所周之的未婚夫妇,她,还能反悔吗?能不顾道义的出尔反尔吗?

真想不顾一切地起身投到他的怀里,可她的手脚却是有种莫名的僵麻,让她半分动弹不得。

她的心直坠而下。也许,时已至今,一切已经来不及了,邝云修,终归是来得太晚了!

心如刀割!宁绒痛苦的闭一闭眼,咬了咬牙,开口:“邝总,替我感谢覃董对我们万屏的厚爱,只是我们和开兰集团已……有约在先,这一次,恐怕……我们两家没有机会合作了!”

宁绒的声音很轻,带着微微的沙哑和颤意,说话时,她的眼睛只是盯着地上。

邝云修眸光稍稍一动,面上既不见失落也没有着急,只是唇紧紧抿着,似是并不意外宁绒的拒绝。

喻开兰的面上便涌出些满意的笑意。严晋的脸上也似缓了缓。

而聂红柳却是一听就急了,她正待张开口,董芳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面色复杂地朝她摇了摇头。

喻开兰从椅子上利落站起,对着邝云修神气一笑:“邝总,那就恕我们现在不能奉陪了!”

邝云修盯着那一头乌丝,忽然将右手伸进裤袋里,一会儿手掏出来之后,手中多了一只录音笔。

“宁绒,我这里有一段录音,你听完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开这新闻发布会!”邝云修低醇的声音仍是相当冷静。

宁绒愣了愣,终于是抬起了头。

而喻开兰也先是一怔,然后就耐心丧尽,她面有不悦的道:“覃董做人做事向来大气,既然宁董已经把话都说清楚了,邝总还是这样不肯罢休,你就不怕你这样做生意,会坏了覃董的好名声吗?”

邝云修依然对她毫不理睬,只静静凝向宁绒:“你难道不想知道开兰集团入股万屏的真正原因吗?”

宁绒又是一愕,而喻开兰的面色却是微微一变。

然而喻开兰很快就抹去面上异色,脸色沉下,向邝云修严厉的道:“你简直不可理喻!”然后又转向宁绒,声音冷淡,却都是警告的意味:“我先出去一步。现在外面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想你也不想让人看笑话吧?”说完就想开步。

邝云修的长指却是飞快摁下了录音笔上的一个键。

“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吗?”一把中年男声从录音笔中流泻出来。宁绒听着有几分熟悉,却一时想不起这人是谁。

然后录音笔上传出了一阵冷笑声。这是喻开兰的声音。宁绒听得分明。她的心头隐隐不安起来。

喻开兰刚抬起的脚步滞住,她像是吸了口冷气,然后脸色大变。连同和她一起站起的律师脸色也是变了。

那把男声叹了口气,接着说:“洛丞是真心喜欢她的!你这样做,会伤了你儿子的!”

宁绒眉头皱起,她终于听出,原来那把男声就是喻开兰的律师的声音。

喻开兰面上的冷静再也端不住,气急败坏的和律师对视一眼,风度全无地向着邝云修勃然作色:“你……你怎么会拿到这个录音的?”

邝云修一把摁了停止键,嘴角冷冷一勾,“你以为纸包得住火吗?”

在场其余人的心头一凛,均觉那录音笔里可能会藏着什么扭转乾坤的秘密,原本只是好奇的面色已是如临大事,董芳意甚至拉着聂红柳往房内走进一步,把开着的门一把掩上。

“你还要听下去吗?”邝云修将眼光从脸色铁青的喻开兰身上重新挪回到宁绒身上,问。

宁绒只迟疑了一秒,点头。

邝云修的长指又是往录音笔轻轻一摁。

“洛丞还年轻,现在当然把爱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等过了些年,他就会明白,再轰轰烈烈的爱情,也不过如此!哼!像宁绒的父母,以前读书时不也是爱得死去活来,可后来怎么样?宁万承不一样还是出轨,两人最后还是离婚,施罗屏连命都赔上了!”

宁绒脸色一下变了。她听得出,喻开兰提到她父母时,声音里有种恨恨之意,仿佛她与他们,有什么恩怨情仇。

“你真的有把握等他们结婚之后,让她先行提出离婚吗?”

喻开兰轻轻得意一笑:“我既然能逼她嫁给洛丞,就有法子让她先提出离婚!”

宁绒全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眸看向喻开兰,喻开兰一张脸已蕴满怒色,避开了宁绒的眼光。

“唉!只怕到时还是会伤到洛丞!”

喻开兰愤愤道:“我都不知道我儿子究竟看上了那个女人哪一点,已经是人家用过的旧鞋了,他还把她当成什么宝贝似的!有那么多好女孩等着他挑,他却是连眼尾都不肯扫人家一眼!我就是不甘心,我以前已经输给施罗屏一次了,想不到如今还要输在她女儿手里!这两母女都太好运了,男人总是莫名其妙的钟情她们,不过老天总不会老是眷顾她们的,施罗屏最后赔上了自己的命,宁绒也要付出代价,那就是万屏的控股权!”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们还有将来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