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203章:洗手间里的八卦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203章洗手间里的八卦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周六下午,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自助餐厅里,一场鸡尾酒会正在举行,这是A市工商联的一场企业家联谊活动。

今天的活动比较休闲,可以带家属,所以富丽大厅里,男人意气风发,女人娇媚富贵,目测家花野花一应俱全,像宁绒这样一身职业正装打扮的还并不多。

宁绒来得较早,和好几个同行围在一起寒暄了大半个钟头,她便想去洗手间。

一会儿之后,正要开那格子间的门出去时,耳边突然听到洗手间大门被推开的声音,两双不同高跟鞋击敲大理石地板“得得得”的响声,伴着一把中年女声钻入耳膜:“刚才那个就是宁绒?”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宁绒搭上|门把的手一滞,不晓得谁在留意自己。

“是啊!”

“模样不错啊!”

后面那把女声晒笑一声:“对啊!长得像明星,新闻也够爆炸性!你看这半年多,她一时被人淋汽油、一时被她姑夫追杀,一时又闹什么经济危机,这边刚和那个喻开兰的儿子订婚,那边又和开兰集团闹掰了。我听我老公说,是覃氏在她们之间插了一脚,这跟那个覃氏新任的总裁有关,就是原来那个帅得没边的保镖邝云修。听说原来他们两人都同居了,就是因为万屏闹经济危机,宁绒为了找救命钱,才把人给甩了,可那男人也是个痴情的,愣是去求覃北堂出手干预,这才把万屏和开兰的合作给搅黄了。你等着看啊!那邝云修听说也是覃北堂父女看中的人,这下可好了,他们几个更错综复杂了,以后肯定还有很多好戏看!”

站在一层木门之后的宁绒完全愣住,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别人横飞口沫里的一点佐料。

前面那女的很引以为奇的“啧啧啧”了几声:“看她斯斯文文的,真看不出是个那么不安分的主儿!”

“斯文?”女人又是嘲讽一笑:“做给人看的吧!听人说她年纪青青的,心却和男人一样又狠又硬!她姑姑和她都闹翻了,就是因为求她放过萧良行一马,不要再追诉他,可她说什么都不肯答应!还有那个保镖,两人明明好好的,可一出事,她也是说甩就甩!”

宁绒脸色沉下,一股气制不住地直往上冲。虽说洗手间僻静,但好歹是公众场所,凭什么让这两长舌妇在这里对她明嘲暗讽、津津有味的?又一想,才想起自己正好用了最里面的一间洗手间,以致外面那两人可能以为洗手间里没有其他人,所以说得那样兴味盎然。

她的手重新又搭上}门把,准备就这样冲出去让外面那两人瞠目结舌,谁想接下来听到的一句话却让她一下顿住。

“也就是她那样的人,才能把阮紫朱逼到要拿首饰去典当!”

宁绒一惊。手一下忘了开门。

阮紫朱去典当首饰?

“这事真是真的?”

“千真万确!”说话的人语气加重了些。“那可是陈太太弟弟的典当行,有字有据的,错不了!听说那套翡翠值八百多万哪!”

宁绒心咯噔一下,一团疑云骤然生起,两只耳朵全竖了起来。

“哎!其实我也听说过,宁绒和她那个小后妈誓不两立!这女孩也太狠了些!怎么说,万屏阮紫朱也有份吧,怎么能对她那么刻薄?逼到她要拿自己的东西去典当换钱用,真是作孽啊!我看以后那两母子别指望有好日子过了!”

“就是……”话犹未完,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两个女人的声音就此打住。

宁绒在格子间里早忘了自己的气愤,一脑子全被阮紫朱典当首饰的事给占满了。

她蹙着眉站了一会儿,待她出来后,也没在洗手台边见到与刚才那两把声音相符的两个妇人。

阮紫朱为什么会突然去典当首饰?平时宁绒从万屏拨回宁家的钱绝对不会不够用,而且,当了宁太太那么些年,她的私己肯定不少,为什么她要去典当首饰?而且数值还那么大!

宁绒记得那时邝云修找私家侦探调查阮紫朱时,资料显示,阮紫朱是个孤儿,从小就被下面乡镇的一个孤寡老人收养,老人早就过世,而且她的爱好里也没有购买奢侈品和打牌这些花大钱的玩意,那她突然要那么多钱来干什么?

根据她典当的数额,可以推测这次她要花的钱额委实不少。一个家庭主妇,哪怕是大富人家的家庭主妇,一次动用几百万的资金,怎么说,都不是件寻常的事!何况,她是去典当首饰而非开口向自己要,就说明她想掩人耳目,她偷偷的花这几百万到底想干什么?

宁绒凝着眉头,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她自顾想得出神,微垂着眸、心不在焉地往大厅里走,没注意有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已迎向了她。

“哎!”宁绒一惊,人已撞到了一堵肉墙。

意识一下醒了,身子却陡地僵住,心怦怦的快跳起来。对方已轻扶着她的双肩,她不用抬眸,但凭呼吸中渗入的那股海洋般清冽的气息,也知道眼前之人是谁。

“地上有黄金吗?走路都不看人!”低沉好听的声音一贯的淡静,却遮不住调侃的意味。

心头一下酸涩涌出,原来的纠结刹那飞到九霄云外,宁绒只觉全身一阵虚软,慢慢,慢慢将自己的眼眸抬起,邝云修那张迷人俊美的脸庞映入了眼帘。

自那日新闻发布会后,两人还没碰过面,万屏与覃氏的合作,覃氏方面由覃宝菱负责。

这一个星期,宁绒只要一空下来,脑袋里总是止不住的想,邝云修这回是真不能原谅自己了。明明答应不让他孤单,却一再的背信弃诺让他失望,第一次为了父母的心血要放弃他,第二次为了道义还是要放弃。将心比心,若换作是她,这样一再的被辜负,心恐怕也是要寒了三尺的。

所以,她惶恐,邝云修正是因为这样才避而不见,若是再遇见时,恐怕对她也只有横眉冷对了。

却是从来没有想过,见面的第一句,他会这样的调侃她。

邝云修凝着眼眶已有些发红,面上表情却是呆呆愣愣的小女人,在宁绒肩上的手拿开,眉头却忽地一皱:“你还是没有好好吃饭和睡觉对不对?”

宁绒又是一阵的愣。他的面上有怜惜、有无奈也有责备,说这话时,浑不像两人曾历过一场轩然大波,而不过像是他只出了一趟远门,回来后见了她再稀松不过的一句对白了。

宁绒心里越发的难受,而那难受之中又生出几缕委屈,眼底便有一层轻岚漫上,眼眸幽幽贯注着眼前的俊容,低低道:“你也瘦了!”

邝云修缓缓展了眉头上的皱结,唇微微倾着,他听得出她话里的心疼。

“好好照顾自己,其他的别想那么多!你接下来还有很多要劳心劳力的地方,没有好的身体,怎么负担得了?”

邝云修的声音柔和,但表情却是认真。

宁绒便觉得心头的那一腔酸涩中陡地冒出了丝丝甜意,面上不觉漾出了薄薄的笑意。

她还在品匝着自己心头的那丝甜,耳边忽然多了一道最近几天她已不太陌生的女声。

“云修,苏主[xi]到了,他想见见你呢!”

宁绒闻声转眸过去,心头猛地一阵失落,面上那层薄笑就有些聚不住了,像是谁给她心头的那点甜兑了一勺醋。

覃宝菱带着一阵香风已经到了两人的身边。

邝云修脸上的表情敛了起来。

覃宝菱不冷不热的朝宁绒看上一眼,招呼道:“宁董!你也来了!”说话时,有一抹不易觉察的嫌恶在她眼里一闪即过。

“是啊!我今天来得早了些。”宁绒面上勉强出一点笑意。

覃宝菱心中一百二十个不愿意眼前的两人待在一起,但她又不能泄露了自己的心思。尤其是在邝云修已经知道她之前对两人做过了些手脚之后,她更得处处小心。

她记得父亲的提醒,她也记得三年前她与邝云修是怎样闹得不欢而散的。毫无疑问,她想要邝云修,这个意愿在他重回他们父女身边后变得更加清晰坚定。她自问样貌学识家世样样不比宁绒差,她就不信自己赢不过她。

三年前,是自己太过任性和幼稚,才赶走了邝云修,这一回,她要学聪明些。

至于宁绒,她犯不着和她明刀明枪的争一时长短,覃氏与万屏合作在即,她与宁绒,有的是来日!

“那过去吧!”邝云修淡淡应了一句。

然后再轻轻看了宁绒一眼,转身,从容迈步。

覃宝菱笑笑,连再看宁绒一眼都省了,抬脚跟了上去。

看着就连背影都那么出尘的男人一步步远去,宁绒心里空落落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绑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