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204章:绑架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204章绑架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日子在忙乱中又过去了一个星期。

那几天中,覃氏终于正式签约入股万屏。

宁绒与池洛丞的婚约仍是不明不白、不尴不尬的维持着。而邝云修在私下里也没有找她,两人明明同城,却是见不到、触不着。

阮紫朱典卖首饰的事像一个巨大的问号杵在宁绒的心口上,只是她暂时实在无暇他顾,只想等忙过了这一段,再好好查查清楚。

然而,这一天下午,阮紫朱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电|话一接通,还没听到人声,便有一阵急促不稳的喘气声传来,宁绒愕了一下,然后,就是阮紫朱又急又颤的嗓音:“宁绒,小游不见了!”

宁绒一惊,眼睛从电脑屏幕上调开,抬手看了看腕表,愕然道:“怎么回事?他现在不是该在学校吗?”

阮紫朱声音里已有哭腔,“刚刚他的班主任给我打电|话,说是宁游今天下午没有上课。他问过小游的同学,都说今天中午他吃完饭后出学校门口买圆规,然后就一直没有回宿舍,下午上课也没回来!”

宁绒的心一下悬到嗓眼上,犹豫了一下,才说:“他会不会贪玩,逃课了?”

“他绝不会逃课的!”阮紫朱想也不想的一口否决,一顿之后又颤声开口:“宁绒,我怕……我怕小游是被人绑架了!”

宁绒的面色倏地沉下,其实这个念头刚才就在她脑海里一滑而过,只不过她不愿往那方向去想。

宁游不是无心向学的小混混,不会无故逃学,他莫名其妙的失踪了那么久,极有可能是出了什么意外,而最大的可能,的确是被人绑架了。

宁绒霍地立起身,只觉心口处已塞了一团焦灼,面上浮出了惊惶之色,一只手撑着办公桌边缘,无措地看向玻璃窗外烁眼的阳光,眼眸下意识地闭了一下,伸手抚了抚额,提醒自己必须冷静下来。

“你先别急,我马上回去!你先不要惊动其他人!”宁绒沉声说道。爷爷还在医院,哪里受得住这样的惊吓。

半个小时后,宁绒一进宁宅就见到在大厅里忧心如焚、团团乱转的阮紫朱。

“还是联系不到他吗?”宁绒竭力稳着自己的声音。

阮紫朱已是红了眼眶,心烦意乱的摇头:“管家和司机已经到了学校,小游中午出校门口没带手机,根本没办法和他联系!”

宁游中午在学校借宿,早出晚归。自从宁绒炒了天影后,宁游上学、下课都是由家中司机负责接送。

“有没有什么人往家里打过电|话?”

阮紫朱又摇头。

宁绒神色凝重地来回踱了几步,看向阮紫朱:“报警吧!”

阮紫朱似是吓了一跳,脸色大变,双手乱晃,一叠声说:“不行!不行!不行!”

宁绒一怔,蹙眉道:“我们自己这样找不是办法,这个时候找警方帮忙是最好的!”

阮紫朱眼神慌乱的闪了闪,垂眸,咽了一口唾沫后,有些艰难的启口:“如果小游真是被人绑架了,那些人图得就是咱们家的钱,若是报警会激怒那些绑匪的,小游说不定会有危险的!”

宁绒眉头蹙得更紧了些,不知为何,阮紫朱的反应让她心里生了一丝惑意。现在情况未明,阮紫朱却似乎百分之百的认定儿子是被绑架了,她何以那么肯定?

宁绒紧抿着唇,盯着阮紫朱的眸微眯了眯。而阮紫朱,不知是不是宁绒多心了,她觉得阮紫朱好像……不敢与自己对视。

“现在情况还不清楚,咱们也不是让警方大张旗鼓的找。通过他们,起码可以调出学校附近的监控录像,这样或许可以找到蛛丝蚂迹!”

阮紫朱依然垂睫,半晌,才低低道:“再等等!再等等看看!”

宁绒拧眉,心中那股怪异的感觉更加明显,她怎么觉得阮紫朱好像极力不想公开此事,这一点实在很难解释。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座机铃响打破了一屋的沉闷。

阮紫朱直扑过去,抓起话筒,气息不稳的“喂”了一声。

几秒之后,一直目注阮紫朱的宁绒看到她本来就很不好看的面色刷地惨白一片。

宁绒心一提,忙走了过来。

阮紫朱颤着手将话筒递了过来,哆嗦着唇:“他……他要你接电|话!”

宁绒的心咚咚的急跳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她绕过另一边的长沙发坐下,接过话筒,想想又马上摁了免提,然后放下话筒,沉着道:“我是宁绒!”

“你弟弟现在在我手里,你要是不想你弟弟出事,明天早上十点前就给我备好六千万现金!”一把阴恻恻的男声。

一盆冷水兜头而下。宁绒下意识看向阮紫朱,只见她白着一张脸,慌乱不见了,眼眸中却有一种入髓的恐惧,像是一只小兽碰到庞然大物时无路可逃的绝望。

“我弟弟人呢?”阮紫朱的表情让宁绒有些不解,但这时她也顾不上这些了,收回眼光,又吸了口气,竭力不想让对方觉察出她的惶意,“你让他听电|话!”

“他好得很!你赶紧准备钱去!”

宁绒咬牙:“你让他来听电|话,我要确保他现在平安无事!”

“Ma的!”对方冲口愤愤咒骂一句,然后没了声息,几秒之后,电|话那头有些脚步声。

“妈、姐,是你们吗?快点救我!”宁游脆亮的声音忽然在那头急嚷起来。

“小游!”阮紫朱整个身子往前倾,几乎扑在电|话上,嘶声大喊了一声。

“宁游,他有没有对你怎样?”宁绒手心里全都是汗。

“姐,他绑着我!我们在……唔……唔!”宁游的话还没说完,好像就被人强行封了口。

“呜呜……你快放了我儿子,不要伤害他!呜……不要伤害他!”阮紫朱双手死死抓着话机,泪水一颗接一颗地跳了出来。

“宁游,宁游!”宁绒的声音也是控制不住的拔尖,又急又怒。

两把女声却像是泥牛入海,估计是那绑匪在重新安置宁游。

一会之后,那把该死的声音又重新扬起,“你们已经和他通过话了,该放心了,赶快给我准备钱去!”

“我们给!我们给!你不要为难我儿子,你不准伤害他!”阮紫朱已完全六神无主,手在脸上乱抹。

“你们按我说的去做,我自然就不动他!否则,哼!”

“你要钱我可以给你,但不是明天早上,而是三天以后!”宁绒铁青着脸,突然厉声说了一句。

她话音一落,空气一时凝住,似乎那绑匪和阮紫朱都有点措手不及!

“宁绒,你……”阮紫朱骇然看向宁绒,剩下的话却被宁绒断然抬手制止。

“别想跟我讨价还价,钱必需明天就给我准备好!”绑匪一呆之后,就不耐烦了,透着一股恶狠狠的霸道。

宁绒却是稳定了下来,“我没办法在那么短的时间筹到钱!”

男人冷笑一声,阴狠开口:“你是想和我玩花招是吧?你们宁家那么有钱,要拿个六千万有什么难的!”

“你既然盯上宁家,就该知道,今时不同往日,我们刚刚闹了一场经济危机,我的确没办法一下子调出那么多现金!”宁绒的声音很沉,眉目料峭。

男人似是愣了一下,忽然怪笑一声,轻飘飘来了一句:“我不管,反正你必须照我说的去做,否则,你等着为你弟弟收尸吧!”

“不要!不要!你别伤害我儿子!他是无辜的!宁绒,我求求你!你答应他的要求吧!”阮紫朱心惊胆裂的哭喊起来,看向宁绒的脸都是凄绝哀恳。

宁绒眸心剧烈一缩,马上躲过阮紫朱的眼,面上紧绷:“你可想清楚了,你绑人无非就是为了钱,你要是伤了人,我一个子儿都不会给你!你不仅白忙活一场,从此以后还要成为通缉犯,东藏西躲不知什么时候被公安捉到!你要么接受我的条件,我三天后给钱!要么拒绝接受,我马上报警!”

“你敢威胁我?”男人的语气陡地变冷,危险四伏。

宁绒深吸了口气,毫不示弱:“我只是让你看清形势!”

“你信不信我马上杀了你弟弟?”男人一直低沉的声音陡的拔高,似是也怒了。

阮紫朱的心几乎就要跳出喉咙口,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头只是不停的摇。

宁绒暗地又是一咬牙:“你要真不打算要钱了你就试试!”

那头突然没了声响,然后听着脚步离开的声音,显然他也开了免提,不知要干什么,宁绒的心忽然揪住,耳边只剩阮紫朱绝望的啜泣声。

一会儿之后,两人的耳边突然传来撕心裂肺“啊啊啊……”的几声,在紧张的寂静中像一把突然刺出的匕首,精准的刺向了电|话旁的两个女人。然后,只剩一阵模糊痛楚的呜咽。

宁绒面上血色尽褪,她听得分明,那是宁游痛苦的叫喊。

……本章完结,下一章“意外的发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