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209章:你愿意让我成为你的亲人吗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209章你愿意让我成为你的亲人吗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个星期后,阮紫朱下葬。宁绒将她葬在宁万承的墓旁,她一生孤苦软弱,只有宁万承给过她真正的护佑,现在死后两人比邻,若真有另一个世界,也让她有宁万承陪伴,不致再受人欺侮。

那个星期几乎天天下雨,那天却突然放了晴,艳阳如炽,似乎冥冥之中,阮紫朱并不希望自己的离去带给人们阴郁。

宁游还是沉默,自那日在医院醒后就一滴泪也没再掉过,也基本没有开过口。宁绒心头无奈,暗暗嘱咐管家要仔细留意他。

阮紫朱葬礼后的第二日早上,才六点半,宁宅的管家就打来电|话吵醒宁绒,忧心如焚的报告说宁游不见了,他似乎带走了一个背囊,那情形像是离家出走。

宁绒火急火燎的驾车赶到宁游的学校,其实学校上个星期就考了期末试,他甚至没能参加考试。学校里果然没见着他。她又赶到墓园,还是没人。管家也打来电|话,告诉她,他找了几处也找不见人。

当时不过八点半,宁游站在父亲和阮紫朱的墓前,恐慌和愧疚像两条可怕的蛇,噬着她的心,泪水一下就飚了出来。

宁游一定是早存了心要离开了。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就没办法再若无其事的做他的宁家小少爷,如今母亲一下葬,他心事已了,所以要选择自动消失。

宁绒六神无主地就给邝云修拔了电|话。

“云修,宁游不见了!”宁绒着急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刚将车开出小区准备上班的邝云修,听到宁绒的话后脸色沉了沉,却也不是太过意外。

“你先别急,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在墓地。”宁绒抹了抹脸上的泪。

“你先回来,你是自己开车吧?先将车开回万屏,我去接你!”

1个小时后,宁绒回到万屏,那辆熟悉的黑色路虎已等在万屏大厦前。

宁绒刚坐上副驾位,就听邝云修说:“我已经找人带了宁绒的相片到各个汽车站、火车站还有飞机场守着。据刚才查到的情况,宁游应该还没有离开A市。只要他一出现,我们就会马上知道的。”

宁绒吸了吸鼻子,黑白分明却惶急的眼眸水光浮动,但看着邝云修冷峻而坚毅的下巴,心却是莫名定了定。

邝云修叹了口气,伸过手来拨了拨宁绒额前的几缕发,眼光柔和:“不要自己吓自己,我们会找到他的!”

说完手探到后座,拿过一个塑料袋搁在大腿上,边打开边说:“你先吃点东西。”

宁绒愣了愣,这才发觉鼻下钻入一阵食物的香味,原来他买了肯德基的葡挞和豆浆。

没料到这关头他还周到的顾及到要让她吃早餐,宁绒心头不禁一暖,头却是下意识的摇了摇。

邝云修却将那杯豆浆揭开盖子,不由分说的塞入她的手里,眉头微皱:“不吃东西哪有力气找人?”她最近都不照镜子吗?难道不知道自己究竟瘦了多少?

宁绒没再辩驳,默默抬起杯子放到了口边。喝了一小杯,想到不知去了哪里的宁游,如今该也还是空着肚子吧?今天他为了避人耳目,一定是天没亮就急急离开了。

心里一酸,一滴泪就落入了杯中。

在一旁一直看着她的邝云修眉一蹙,大手扯过车上的纸巾,微倾过身就去抹宁绒的脸。

宁绒放低杯子,婆挲着泪眼望过来,自责的哽咽:“都怪我!这一个星期我一直都没和他好好谈谈,他心里一定以为我嫌弃他,所以才想偷偷的走掉。如果他有什么事,我怎么对得起他妈妈?”

当年自己十五岁就开始一个人生活,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样年纪小小就孤身一人的凄凉。如今宁游比当年的她还小上两岁,所遭受的打击比起当日的她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的他,如果真的找不回来,宁绒简直无法想象,宁游将会变得怎样凄惨。

“你信不信我?”邝云修目光烨烨的凝着宁绒。

宁绒吸了吸鼻子,毫不犹豫的点头。

邝云修唇角微微一勾,收回拿着纸巾的手:“信我就别再胡思乱想!我向你保证,我们今天一定能找回宁游!找到他之后,你有什么想和他说的,就告诉他!现在乖乖的先吃东西,待会我们开车上街找找。”说着将那盒葡挞打开盒盖递过去,“你吃两个,剩下那两个等找到宁游留给他吃。”

他语气肯定,面上的表情不容置疑,宁绒本来揪紧成一团的心就慢慢舒松了。

宁绒吃完早餐,邝云修就开着车和她在城里兜圈子,两个小时后,宁绒又忍不住开始心浮气躁,邝云修却接了个电、话,有人见到宁游出现在火车南站了。

二十分钟后,邝云修飞车到了火车南站。

宁绒飞奔进候车大厅时,就见宁绒左手拎着个不大的黑色背囊正准备去检票口。

“宁游!”还差十几步,宁绒就心急的叫住了他。她的声音因为着急而显得有些大,将周围好几道目光都吸了过来。

宁游听到熟悉的叫唤,脚步一滞,人却没有转过身来。

宁绒急走几步绕到他跟前,微微有些气促,头上都沁着一层薄汗。

宁游微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

“你要去哪里?”宁绒眼眶发热,却尽力稳住自己的声音。

宁游没抬头,不语。他其实也不知该去哪里,只是随手买了一趟班次。他只拿了几套的衣服,以前和父母的一张全家福还有手边剩下的两千多元零花,就离开了那个家。

宁绒吸了口气。“我十五岁就开始一个人过,你相信我,一个人的生活真的是你想象不出的难受!”

宁游的脸上滑过一丝黯然,仍然不开口。他何尝不想有个家呢?可那个家他根本没有资格留下,甚至连自己的姓氏,都不配再保留。

“你这样一走了之,想过爷爷吗?爷爷现在虽然不能说话又半身不遂,但他心里很清醒,他已经怀疑你妈不知出了什么事,你如果再失踪,你想过他会怎么样吗?爷爷八十岁了,现在又病成这样,一年之内没了儿子和儿媳,如果连孙子也不见了,你想他还能撑得下去吗?”

宁游终于抬起头,却又飞快垂下,不过宁绒已看到他红了的眼眶。

“如果爷爷知道我是谁,他就不会难过了。”宁游的声音喑哑,有种说不出的悲伤。

宁游总算开了口,虽然声音消沉,可宁绒的心竟是丝丝欣慰,还有他红了的眼眶,这说明他还在乎、还难过,这样总比他像死一般的沉默着好。

“爷爷疼你吗?”

宁游立即点头。

“那你爱爷爷吗?”

这回宁游犹豫了两秒,却也还是点头。

宁绒唇边便有一丝笑意:“这样就行了!即使血缘是假的,但感情却可以是真的!”

宁游全身一震,猛地抬头看过去,大大的眼睛里已有重雾封锁。

宁绒看着一个星期下来就迅速瘦下的小脸,喉咙像梗着什么,她吸了口气:“对不起!你妈妈的事,都是我的错!”

宁游面上一僵,马上大力的摇头,小脸纠成一团,声音激动:“不关你的事!全是那个……人的错!”是那个人渣、那个恶魔的错!可恨的是自己身上偏偏流了他的血。

宁绒眸中泪光点点:“爸爸给我留了一封信,他说,你和你妈妈都是他的亲人,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你们的亲人!以前……是我不懂珍惜,我心里很后悔!如果,现在我请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成为你的亲人,行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相依为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