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219章:我们的感情究竟算什么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219章我们的感情究竟算什么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让护工在病房密切留意池洛丞,喻开兰和池教授锲而不舍的又去诊室找专家,想再看看有什么方法能救回儿子的眼睛。

宁绒则随严晋乘电梯下了住院大楼,两人心事沉沉的走到了院子里的一口池塘边。

太阳在西天下沉,刚要揭开昼夜交替的序幕。宁绒看一眼那轮残阳,又下意识的往住院大楼第十二层看上一眼,心中犹如一刀割过。池洛丞今天已错过了一天的日出日落,以后他的世界,真的永远都是太阳照不进的黑暗吗?

严晋燃了一支烟,锁着两道浓眉,沉暗的目光越过水面,远远投了出去,像是在看着什么,又像什么都没看进眼去。

宁绒在距他身后两步的距离站定,默默注视那道高大的背影。她能感受他压抑的沉痛。她和他并不太熟,却也熟悉了他冷峻表情下的沉稳从容,他一直都像是那种习惯掌控一切的人,但这一次,对自己向来爱护的表弟的绝境,他却是完完全全的束手无策。

“我实在没办法想象,洛丞现在所处的那个黑暗世界是怎么样的!”严晋吐了一口烟圈,消沉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们俩从小一块长大,感情一直都很好。我还有个妹妹,和洛丞一样大,可我妹妹从小就抱怨,说我和洛丞才是亲兄弟。其实,不是我想偏心,而是洛丞更让人心疼。”

宁绒眼眸稍稍一动,却没有出声。她不想打扰他,她感觉得出,一向寡言少语的他似乎正准备作一次长长的叙述。

“你昨晚也看到了,其实我小姨和姨夫一直都是这样针锋相对的,他们家永远鸡犬不宁,只不过他们一个好胜、一个好面子,所以人前总是做足了戏份,给人恩爱和谐的感觉。有这样的父母,洛丞虽然从小物质富足,但他一点都不快乐。也正因为这样,他的性格很内向,从小到大,除了来找我玩,他就只有画画。”

“大约是一年前吧,有一天他突然很兴奋的跑来告诉我,说他遇到一个懂他的女孩了,我问他那个女孩是谁,他却又马上沮丧起来,说他只是偶尔见到她,他也不知道她是谁。但那之后,我发现,每次在街上,他的眼光总是有意无意的会往那些年青女孩的脸上看,这很反常,我一直都纳闷。直到圣诞夜那天我们偶然在斋菜馆遇上你,我才知道,你就是洛丞说的那个女孩,原来他那些日子是希望能在街上再撞见你!”

宁绒震住。

池洛丞容貌超俗、才华横溢,更兼又是出生大富之家,本该是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子,却不想,他有那么多的不快乐。

她蓦地回想起他们第一次在艺术馆见面时,他问她在他那两幅画里看到什么,当时她据实以答,忧伤。就是这两个字,她还记得清楚,当时他脸上有多么的震惊。

其实那时,她不仅是以一个艺术鉴赏家的眼光发现了那两幅画的价值,更是一个忧伤灵魂对另一个忧伤灵魂的识认。正是这份懂得,让他引为知己。

“洛丞一直是个安静内向的人,不太善于与人交往,可他却一反常态的主动去接近你,但你那时心里应该已经有人了,所以对他温和而不亲近,他很难过,却又深知感情不可以强求。后来,慈善晚会那次,他亲眼看到你和邝云修在一起,心里万念俱灰。直到,我小姨找上你,他发现老天居然给他一个机会,让你们可以在一起。他一方面大喜若狂,一方面又知道这是强你所难,那时候,你也许因我小姨的提议而饱尝痛苦,我想,其实洛丞心中的挣扎半分也不会比你少!”

严晋轻轻叹了口气,将已烧到烟屁股的那截烟头扔在地上,然后,那双昂贵的手工皮鞋踏了上去,重重的辗。

“洛丞是真的很喜欢你。他从小到大对商场的事都没有半分兴趣,我小姨才不得不栽培我。但他之前竟然想去报读一个商科课程,说是你一个女孩子要支撑那么大盘生意,很辛苦,他想为你分担。对于你们的将来,他本来还有很多的设想,只是,老天却不肯给他实现的机会了!”说到这里,严晋的声音更加低沉下去,隐隐有些郁愤。

宁绒的眉目更是寂黯,心也越是沉重,有种难以喘息的感觉。池洛丞的深情太重,她的心真是难以负载。

“原本他到贵州的计划只是一个月,可是他不敢回A市,怕你会当面和他解除婚约,所以又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其实就算是远在贵州,他也不能安宁,电、话一响,他都心惊肉跳,以为是你打来的,要和他说解除婚约的事。他明知道,你和他不可能再走下去,却又不愿面对那样的结果!洛丞啊,真是傻到不可救药!”

严晋轻轻晒笑,声音里却透着一股难言的涩意。

心口那处像有什么硌得难受,闷闷的痛,宁绒的眼眶发红了。

“洛丞看不见了!失明对于他,不仅只是看不见东西而已,他从此都再不能画画,而画画对于洛丞来说,从小到大都是非常重要的寄托!他现在既看不见,又不能画,对他来说,简直是双重而致命的打击!我真不知道,他要怎样面对他以后的生活?”

严晋失控而显得怆恻的声音似给宁绒重重一锤。

严晋蓦地回转过身,一双含着痛意的眼眸迫切的盯实宁绒,哑声说:“宁绒,我知道你并不爱洛丞,你也不欠他任何东西!你们走到今天这种局面,你更加没有任何责任!可是,我能否请求你,看在洛丞那份真心上,不要在这个时候舍他而去!不要在这时候和他解除婚约!他已经失去了视力,经不起再失去你,那样,我怕他会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宁绒心中重重一震,抬眼怔怔看向严晋,心里乱成一堆的麻,什么也答不上来,眼底却一片潮湿。

“命运好幽默,让爱的人都沉默,一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回忆如困兽,寂寞太久而渐渐温柔,放开了拳头,反而更自由……”

耳边忽然充斥着梁静茹静婉的歌声,宁绒一惊,有些慌乱的伸手进肩袋里掏出手机。然而,像有重雾锁住的眼一触屏幕,那个跳跃的、稍稍被模糊的名字让她的眼神瞬间愣住。

严晋看着宁绒捧着手机一脸纠结,指头迟迟按不下接听键,他蓦然醒悟到那是谁的来电,脸上不由闪过一丝无奈。

爱情,固然需要两个对的人相遇,但时空同样也需恰到好处,不能早一步也不能晚一步。宁绒与池洛丞,也许是一双对的人,却在错误的时空里遇上,因而,他们的结局,最终也只能缘差一线。

严晋重重叹了口气,一言不发地迈步从宁绒身边擦过,大步离开。

脚步声渐渐再听不见,耳边只剩梁静茹执着的歌声,宁绒吸了吸气,手指终于向接听键按了下去。

“宁绒,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手机一接通,邝云修沉柔醇和的声音立即钻入耳膜之中。宁绒心中一酸,仍然丝丝湿润的眼眶又莫名的热了。

从昨天离开A市,她一直顾不上给他再打电、话,而他也没有来电,恐怕也是不想分她的心。

宁绒眸光毫无焦距的盯着粼粼水面,眼底滋味复杂,握住手机的手微微发凉。

自己究竟何德何能,竟能得邝云修和池洛丞两个那样出色的男人深情相付?池洛丞对她是温柔的小心翼翼,而邝云修则总是周到的将她护于自己的羽翼之下。两人的情明明都重的像山,却克制的像一场温润的雨,只是润物无声地向她洒落。

“修!”宁绒咬了咬唇,轻柔的唤,绻缱眷恋。

她没有答他的问题,因为不知该怎样去答。

突然就好想紧紧抱住他,让他的气息将自己全然包围。

不过只是一个字,邝云修那头却敏锐的捕捉到了异样,他顿了一顿,声音忽然有些绷:“声音怎么这样?你哭了?发生什么事了?”

这样轻易被识穿,心底的哀伤就一下弥漫进了眼底。

宁绒的声音哽咽:“他……很不好,受了伤,还……失明了!”

邝云修那头一下静默,似是意外池洛丞的伤情竟是如此严重。

过了好一会儿,邝云修微沉的声音才重新在话筒里传了过来:“那医生怎么说,有复明的可能吗?”

宁绒的头沉重的摇,并没有意识邝云修看不见她的动作:“他的情况比较麻烦,医生说做手术也可能没有用,虽然说以前也见过一些特例复明,但有可能就一辈子都看不见了!”

邝云修又是沉默。

这就是人生!不管你是富是穷,不管你是贵是贱,生活总有本事将你打到毫无还手之力。

有些念头,似纷乱的马蹄在心头踏过,宁绒的心,揪扯的难受,她面上迟疑,半晌之后,终究还是决定开口。“修,现在这个时候,他不能再受刺激,我现在……恐怕不能离开他!”

话筒里的沉默如汪洋,宁绒抓着手机的手无意识的紧了,就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宁绒才听到邝云修说:“宁绒,你究竟把感情当作什么?而我和你,在你心里,又算什么?”

那是一种宁绒从来没有自邝云修口中听过的语气。他的声音微微的冷,带着一股隐隐的怒气和失望。

宁绒的心,一下直坠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对不起!我爱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