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231章:你还要为那个男人和我说多少次的对不起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231章你还要为那个男人和我说多少次的对不起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簇光亮镶在整幢大厦大半已漆黑了的墙幕中,显得特别亮眼。

邝云修的脚步停滞了。

在楼下抬头看窗台的习惯,是他自与宁绒在一起后才形成的。曾经多少个夜晚,外出归来的邝云修仰头看向自家窗台,那一方的明亮,总让他心头暖意涌动,因为,他知道,有个女人正心心念念的盼他归来,他想,心头的温暖,就叫幸福吧。

今夜,再一次抬头,看到窗台明亮,邝云修的心却没有涌起那股熟悉的暖意,反而像是塞了一团的窒闷。

——————

坐在大厅一直竖着耳朵的宁绒,一听到门上有锁匙转动的声音传来,整个人立即像弹簧似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急急冲向门口。

邝云修打开门时,一脸急切的宁绒正好冲到了玄关处。

“修……”宁绒盯紧邝云修的俊容,又惭愧又忐忑的才唤了一声,喉咙上就似被鱼骨哽住一般。

邝云修淡淡的递了一眼过来,就别开眼,稍进一步,反身关上了门。

“对不起!”邝云修的冷淡让宁绒又是难过又是害怕,眸中已有水光烁动。

她知道,今天自己所犯的是难辞之罪。因而十点哄睡了池洛丞后,她就十万火急的飞奔西餐厅,邝云修却已离开。她取了蛋糕,心急火燎驱车又往邝云修的公寓赶,结果一路上冲了几个红灯。

到了公寓已快十一点,但奇怪的是邝云修居然还没有回家。她马上用座机拨了邝云修的手机,他却没有接听。她不死心的再试了几次,邝云修依然是拒不接听。

她惶恐的放下电、话,只能坐等他归来。

宁绒的眼光慌乱的动,忽然发现他外罩的西服好像有异,略一定睛,见那衣服上竟然像是被人一刀割过似的,她的面上遽然一惊。

他这是被人动刀子了吗?

宁绒心一提,跨前一步,一手攥着他的西服,眼光紧张的往他身上上上下下的探,看他身上有没有血迹:“你的衣服怎么回事?你和人动手了吗?你有没有受伤?”

“没事!”邝云修眉头微皱,无甚表情的简短回了两个字。稍稍推开宁绒一些,侧身就想换鞋。

宁绒见邝云修虽然衣服破了,但身上并没受伤,就连那模样,也丝毫没有狼狈,多少松了口气,可同时心上更觉内疚。

今晚邝云修原本应该开开心心做个寿星公,可他先是被她扔下,又不知和谁因为什么事干了一架,这样的一晚,实在是糟糕透顶了!

宁绒一下红了眼眶:“我知道今晚不该扔下你一个人,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说着,一双手可怜兮兮就想去抓他的一边手肘。

谁知手刚沾到他的西服,邝云修突然像是忍无可忍的将手大力一拂。猛的拉直了身子,旋过身,一双怒意浮动的黑眸逼视着宁绒,咄咄开口:“够了!你究竟还要为那个男人和我说多少次的对不起?”

宁绒猝不及防的手难堪的在空气中僵住,一会儿之后,失了魂的放下,头也垂了下来。

邝云修隐忍的咬了咬牙根,侧过身继续去换他的鞋。然后随手除了身上那件破西服,经过客厅时将它扔在了沙发的扶手上。

待邝云修入厨房洗过手,端了杯暖水出来,宁绒重新踱回了客厅中央。

邝云修抑郁的黑眸扫了她一眼,径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原本只打算去医院看看他就赶回西餐厅,可他今天被热水烫伤了双脚,伤得不轻,情绪也很不好,我只好留在那边安抚他。我的手机没电了,所以一直没能给你打电、话。”

宁绒绞着双手,盯着自己的衣角,声音很轻。

邝云修瞥了一眼茶几上的蛋糕盒,抬手,咕噜咕噜,有半杯的水就入了腹。他将杯子往茶几上一放,有些烦乱的伸出两指捏了捏眉。

“宁绒,你不觉得,两个人的世界却要塞上三个人,太拥挤了吗?”邝云修的声音像疲倦也像极端的不满。

宁绒凝噎,抬首,发红的眼圈无措又无奈的望向邝云修。

“对……”她下意识又想道歉,却猛地记起他对她说这三个字时的深恶痛绝,余下的两个字便咽回了腹中。

“你和他立即解除婚约!”

宁绒两耳一凛,面上惊住。有些反应不及的眼光在邝云修俊容上打转,却见他面色冷肃,认真异常。

脑海里蓦然闪过今晚池洛丞的颓丧,心中的话就不觉出了口:“他的情绪还没完全稳定,现在我要和他解除婚约,他肯定接受不了!……”

一丝烦躁蹿过邝云修的眼底,“那他的情绪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算稳定?”

宁绒张了张口,又闭下,过了一会儿才苦恼的说:“再等些时候吧!”

邝云修面色更沉,一贯低醇的声音被怒意一下拔高:“等?等到什么时候?如果他一辈子都没办法复明,他一辈子都情绪不好,你难道要在他身边待一辈子吗?”

宁绒无语。瞧着邝云修的怒容,心里方寸更乱。

印象中,他一直能很好的驾驶自己的情绪,既使怒,也从来不会这样形动于色的怒,这一回,他那滚烫的怒气终于冲破了理智的壳,勃然而发了。

“再给我些时间,不要逼我!好吗?”宁绒内心挣扎,小脸都纠成了一团。

一边是情,一边是义,难道说自古真是情义两难全吗?

邝云修像是被她这句话狠狠刺了一下,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冷,夹着一股子无可言喻的失望。

他霍地立起身,一言不发地进了睡房,“砰”的一下甩了房门。

立于客厅宁绒被那震天的一响惊的全身抖了抖。

两人相恋至今,也吵过,也闹过,但从来没有一次,他对自己发那么大的火。

她的心,难受到了极点,也委屈到了极点。在眼底一直打着转的泪,不声不响就跌碎在了地上。

很想追上去,推开那扇门,抱着他,说,我们不要吵架了好不好。可那紧闭着的大门,像他的怒气,拒人千里。

宁绒虚软的站了良久,睡房的那扇门始终顽固的紧紧闭着。终于,她伸手抹了抹脸,拿过手袋,迈开沉重的步子,踏着暗淡的灯光,向大门口缓缓走去。

很久之后,邝云修那扇睡房的门,才开了。穿着一袭黑色睡袍的他,顶着一头的湿发,步出了客厅。

厅里灯光依旧,却没有了宁绒,也没有了刚才的浓浓火药味,陡剩一室的空冷。

邝云修踱至窗边,黑沉的眸光从那扇开启的窗户探向楼下,路灯很亮,楼下一片沉寂。刚才停在花坛边宁绒的车,已经不见踪影。

“噹!”沉沉的寂夜中,不知是哪套房间的大钟传来的报时声,提醒着他现在已是午夜一点。

邝云修疲倦的揉了揉额,心头就像此刻的天际,黑压压的。

重新踱回客厅中央,一眼又看到茶几上的那个精致却又凄凉的蛋糕盒,他的眼光驻留了好几秒,移至沙发上那个系着绸带的长方形礼盒。

他慢慢在沙发上坐下,拿过那个礼盒,这是宁绒为他准备的礼物吧。

一手揭开盖子,邝云修的眸光蓦地一愣。

十二个姿势和颜色各异的陶瓷小人一字排开,再凝眸仔细一看,那陶瓷小人俨然是他。十二个不一样的邝云修!

一身运动服,挥汗如雨的邝云修,身披围裙、大展厨艺的邝云修,神态认真、工作中的邝云修,伸拳踢腿的邝云修,睡梦中的邝云修……每一个都惟妙惟肖,一看就知道是精制细作出来的作品。

邝云修心中实在是说不出的讶然,与自己这样不期然的相面,他都有种说不出的陌生感。直到那一刻才知道,原来自己脸上也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丰富表情。可见,宁绒平时是怎样对他观察入微的。

心里忽然紧紧揪了一下。

耳边响起宁绒亮着小酒窝,信心满满的一句:“这个生日你一定会终生难忘的!”

连礼物都那么大显心思,今天,她想给他的惊喜,应该是一环接着一环吧?

本来一个美好的夜晚,就这样生生的毁了!

邝云修沉沉叹了口气。他的眼光在那一排小陶瓷人人扫来扫去,看了良久,才爱不释手的将盒子重新盖上。

眼光重新又落在那个蛋糕盒上,腹中很应景的“咕”了一声。一个晚上除了酒就是水,又是生气又是打架,肚子还真是饿了。立起身,想到厨房去拿刀和碟子,来享用这个生日蛋糕。

转身前,眼光无意触到对面沙发扶手上挂着的西服,他的脚一滞,眉头慢慢皱起。忽然改变主意的走向对面,拿起那条西服,一只手心不在焉的抚了抚那条刀痕,双眸已是凝起,闪出一丝莫测的幽光。

他盯着西服沉吟半晌,忽然伸手进那西服摸出手机,然后将西服随手一扔,打开手机上的联络人,手指微动,找出了一个沉睡多年的号码,也不管现在几点,手指决然的点了上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感情就像一樽漂亮的瓷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