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239章:又痛又慌的泪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239章又痛又慌的泪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窗户上的窗帘拉得密实,一屋子只有日光灯死白死白的光线,宁绒不知现在是几点,窗外是否已经天明。她的心一阵阵的寒,像是堕进了永远等不到天色放亮的长夜。

聂红柳看宁绒那满是汗水和泪水的小脸上先是掠过一丝失望,继而涟渏一般越扩越大,漾出了满面心痛的绝望,一双大睁着的眼瞳也随之一点一点缩小,一张瘦弱的脸苍白异常。

聂红柳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就是一酸。

刚才眼光急切的四处乱转的宁绒,一定在找邝云修吧?这两天,宁绒一醒来,总会有相同的动作,只是从她眼底落入她心底的,一直都只有失望。

聂红柳挤到护工前边,微微俯下身,伸手探了探宁绒的额头,触手微温,像是没有再烧了。她松了口气,然后拿过床头边的干毛巾,轻轻为好友抹去那一脸的水珠淋漓。

宁绒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才重新打开眼,唇边极力扯出一个感激的微笑。

随后她的头微微转向另一边,看到肩上随意披着一条黑色外套、头发因刚睡醒而微显散乱的池洛丞,他看上去好像是和衣而眠、刚从被窝里出来。

“洛丞,你怎么还在这里?”宁绒面上吃惊不小,出口的声音嘶哑。

宁绒这次病中雇了两个护工,一个白天一个晚上。这两天聂红柳不放心她,夜里都在医院里陪护。池洛丞却是白天寸步不离,但晚上还是会回家。不知怎地这一晚上却连随身服侍他的帮佣都在这病房留宿。

池洛丞拢了拢肩上的外套,刚才因忧心而紧起的眉心舒缓下来,他弯了弯嘴角,简单回了句:“你昨天烧得厉害,我不放心!”

宁绒窒了窒,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眼色有些复杂。

此时聂红柳已替宁绒抹干了脸和颈。宁绒道了声谢,慢慢坐起了身。

宁绒瞧了瞧池洛丞虽然未经收拾,却依然不失清逸的面容,还有那双好看却显得空茫的双眼,心底有些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柔声开口:“你不必担心我,这里是医院,有护工,还有Niki,我不会有事的。反倒是你,现在天气冷了,更要注意些。天亮了没有,天亮了就赶紧回家补补觉。”

池洛丞的密睫眨了眨,神色微微一动,上半身几不可察地向前倾一下,像是想说什么,却又有些迟疑。

正将手心摊在宁绒背后的聂红枊忽地有些着急的开口:“你背上全湿了,要赶紧换件衣服才行,免得着凉了又烧回去!”

说完,她抬头飞快地扫了其余三人一眼,说:“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帮她换衣服。”

在床边杵着的三人一听,知趣的先后转身。

差不多出到门口时,走在最前边的护工打开了门,立时有股冷风钻了进来。

池洛丞的面上一下凉冷,他脚步微微一顿,稍稍转身,凭感觉望向病床的位置,眉间掠过一丝苦涩。

很想一生都对她好,照顾她,爱护她,可事实上,他只是一个多余的人,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

他从来就是她生命中多余的一个人,更是她感情世界的绊脚石。

心中忽然像被许多支针一并扎下。

这样显而易见的事实,他为什么就一直不肯、不敢去面对呢?

而宁绒也够仁慈,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打破他这个完全不可能有任何结果的美梦。

“少爷,这边!”

帮佣见池洛丞忽然不动,以为他找不到方向,赶紧扯了扯他的衣袖。

池洛丞低睫垂眸,收了自己满心的哀凉,抬脚,向着那冷冷的风口迈步。

关上|门后,聂红柳为宁绒另外换了一套干净的病服。也许是出了一身汗的原因,宁绒竟然觉得身子好像没有那么沉,头脑也清爽了许多。

聂红柳做完一切,在床边的椅子上落坐。她伸出两只手,握住靠坐在床头上宁绒的一只手。

“Lesy,你现在感觉怎样了?”聂红柳望着好友的眼光都是关切。

宁绒虚白的脸微微绽开一朵清丽的笑:“出了一身汗,好像舒服多了!”

话完,她稍一偏头,去看墙上的钟,六点二十了。再过一会儿,天就该亮了。

聂红柳眼珠左右旋动:“你不能再烧回去了!医生说,如果今天你的高烧再反复的话,他们……就要用药,到时,你肚子里的Baby就保不住了!”

宁绒眸瞳骤然剧烈的一缩。

聂红柳神色深长,又说:“为了宝宝,你必须勇敢起来!现在,这个宝宝只有你可以依靠,用你的意志帮助自己度过这个难关,以后……总会好的!”

聂红柳话音一落,发觉掌心中那只本来微温的手一下变凉,并且还轻抖了抖,她两只手不由用力紧了紧,似是想渡一些力量给自己受惊的好友。

宁绒的眼底渐渐有凄切漫上。

屋里寂静了好一会儿。

“Niki,我是自作自受,是不是?”宁绒的声音沙哑,她像是想自嘲,最后却变作挖地三尺而幡然的悔悟。

聂红柳有半晌的哑然,竟然不知该如何答她。

虽然昨晚出于一时激愤,她跑去大骂了邝云修一顿。但是,平心而论,宁绒邝云修两人会分手,宁绒的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先把身体养好,也许……你们先分开一段,以后他会想通呢?”

聂红柳有意让自己的语调轻松,却最终有些心虚,她想起昨晚邝云修绝情的模样。

宁绒很快摇头,她嘴角一扯,像是想笑,却偏偏扯出个比哭更难看的表情,而她的眼底,也有一片水光浮动。

“他真的不要我了!我把他的爱都挥霍完了!他再也不会让我透支他的感情了!”

宁绒本来就沙哑的声音像是被大石压过般沉黯,似痛悔、似绝望,听着让人心生恻然。

宁绒等了两天两夜,始终等不到邝云修来看望自己。她便知道,这一回,他和她真的走到了尽头!

他不再在乎她,甚至她肚里的孩子,他都不予承认!

他爱她的时候,他的爱山缠水绕,她的世界丰美绝伦,他不爱了,她的世界便飞沙走石,四处蛮荒。

直到此时此刻,宁绒仍不敢置信,以前待她如珠如宝的邝云修,竟真的会离她而去。为什么,曾互相相许的他和她,竟会闹到这样的田地?

宁绒很想怨。那样睿智的邝云修怎会被怒火烧毁理智,竟然怀疑她的感情,甚至怀疑她对他的忠诚?

可她竟是无法理直气壮。毕竟,邝云修曾一再给过她机会,并且明确告诉过她,他只是个男人,会怒会妒,会心痛会疲倦。是她一直不顾他的感受,一再让他失望,一再让他寒心,终致让他到了恋无可恋的地步。

谁的爱情都不是固若金汤,而是一件易碎物品,从来需要双方的细心呵护,否则,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摔个支离破碎。

可惜,当宁绒明白的时候,却失去了最心爱的人。

宁绒的心像是被不知哪里捅过来的刀狠狠绞了一下,一张虚白的脸痛苦的皱成一堆,她蓦地抽回被聂红柳合住的小手,两手一起捂住自己还是平坦的小腹。

她知道邝云修曾经有多深情,如今就会有多绝情,而自己,是再留不住他的心了。两人曾经如火炙热的浓情眼看只能化作一堆冷灰,如今还剩下的,就只是肚子里这个才六周大的孩子,这个不被他承认的孩子!

以后,她不仅是这个孩子唯一的依靠,这个孩子,更会是她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依撑。

难道,她和邝云修竟真的缘浅至此,就连这最后的一点牵联,老天也要切断吗?

不!她已经失去邝云修了,她绝不能再失去他们的孩子!

又痛又慌的泪,从宁绒发红的眼,井喷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愿你幸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