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246章:股东会上的风暴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246章股东会上的风暴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媒体对万屏偃旗息鼓大约十天后,万屏的股东会上掀起了另一场猛烈的风暴。

“你看,现在怎么办吧?有一半的客户都对万屏没有信心,很多都说要不是因为今年的合同一早已经定了,他们就不考虑再和我们合作了!”

“这样下去怎么得了,我们还要不要做生意了?”

“客户都要跑了,我们吃西北风啊?”

“宁董,你打算怎样应对这样的局面?”

……

那些随着口沫而出的汹汹话语像暴烈的风,一阵阵狠狠的扇向宁绒。宁绒两耳嗡嗡,紧蹙着眉,忍耐的眼光在那几个一脸苛责的董事面上调来调去。

深感坐立不安的还有列席会议的董芳意和聂红柳。

如今的状况着实有些不妙,这次万屏涉毒风波,虽说公众似乎已经对万屏的清白不疑,但意外的是不少重要客户却对万屏失去了信心,万屏这一年来接二连三的出现危机,以致大家都觉得万屏前途暗淡,不想再和万屏合作。

整个闹哄哄的会议室里,只有一个人好整以暇,她便是覃宝菱。她一直没有开口,只仿佛事不关已的环伺着各人面色,一双美眸似笑非笑。

“各位董事,大家稍安勿躁,请让我说两句!”宁绒抬了抬手做了个手势。

宁绒开声,其余声音总算不情愿的低了下去。

“现在客户对我们没有信心,对我们确实有影响,但事情还不致于那么悲观,我们可以在接下来的时间做好自己,争取取得他们的信任……”

“你以为现在的万屏还是当年的万屏?别说客户没有信心,不怕说实话,我都没信心!”宁绒的话犹未了,就被坐在左边的赵姓董事连讽带刺的抢过话头。

“就是!如果现在还是你父亲坐镇,或许会不同!”另一位董事凉凉又补了一句。

这样几乎是被人戳着鼻梁骂无能了!宁绒的脸色一下变了。

覃宝菱嘴角颤了颤,她忙抿紧了唇,将几乎出口的笑声封在口中。

眼看着那些倚老卖老的董事这样明目张胆的让宁绒难堪,董芳意实在怒了,她忍无可忍,语气有些生硬的开口:“各位董事,容我说句公道话!这一年多来,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宁董对万屏可以说是全心全意的在付出!万屏的确是发生了不少变故,可每一次宁董的应对,应该说是都是很得宜的!这次万屏被抹黑,极有可能是有人有意为之,这个时候,更需要我们同舟共济,大家是不是应该多给宁董一些支持,一起挽回客户的心呢?”

这做事情还真怕碰上猪一样的队友!每一回出事,这几位不帮忙也就算了,还总喜欢第一时间给宁绒添乱,有本事就一致对外嘛!

坐在董芳意斜对面的黄姓董事不以为然的嘿嘿一声:“做生意讲心意有什么用?要讲就得讲本事!”

话完他将眼光偏向正中位的宁绒,像是伤感的叹了口气,眯起精明的三角眼,口气软下了些:“宁董,我们和你父亲合作的时间也不短了,我们对万屏一样有感情!你也别怪我们,大家都是生意人,真金白银的投钱进来,谁不怕打水漂!这一年来,万屏状况百出,的确是大不如前,我们这些做股东没信心也是正常!唉!说到底就是老了,实在受不了这种整天担心受怕的日子,所以我决定,要将自己手头的股份全部卖出去!”

这无异像是天降炸弹,在场之人耳边轰的一声巨响,几乎人人面色大变。

会场一下鸦雀无声。

宁绒一惊之下身子往前一倾,两眼圆瞠,她稳了稳心神,才能开口:“黄董,这种玩笑可随便开不得!”

这个黄董事手上持有15%的万屏股份,一旦易主,虽不致对万屏的控股权发生影响,但新入股东的经营理念不知会否和万屏契合,很可能会对万屏的经营造成极大的冲击。

黄姓董事胖胖的脸严肃下来,“这些股份是我一辈子辛苦赚来的,我还要靠这些钱养老,我才不会拿自己的钱来开玩笑!我话已说出了口,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在座的股东对我的股份都有优先购买权,如果哪位有兴趣,可找我谈!宁董,万屏姓宁,所谓肥水不落别人田,如果你不想股权旁落,我可以优先考虑你的购买意愿!”

宁绒嘴微一张,却是一脸僵滞,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这可是价值15亿的一句话!

其余几位董事震惊相觑。

他们今天本意只是想来找宁绒泄愤的。之前万屏那个楼歪歪危机时,他们几个不是没想过要出手手中的股份,只是当时卖不出好价钱,后来覃氏入股,万屏渐渐恢复元气,形势慢慢变好,这次的涉毒风波虽然让人着急上火,但的确也不致悲观到马上要将手上股份脱手,所以黄董事的决定实在让人始料不及。

会场再次陷入死寂。

“这些股份,我全要了!”一把清亮的女声忽然响在一片静默中,像一记鞭子干脆着地。

众人面上一凛,齐齐将眼光投向了覃宝菱,脸色各异。

黄董事胖脸乐出了花。

覃宝菱也笑了,笑得仪态万状,笑得舍我其谁,笑得面若芙蓉。

她慢慢将一双潋滟笑眸向宁绒紧紧绷住的俏容睥睨过去。

散会之后,会议室只剩宁绒董芳意聂红柳三人。

房间悄静、空气固结,宁绒董芳意面上凝重,聂红柳则是忧虑。

“这覃宝菱想干什么呀?一口气就吞了15%的股份,她想争万屏的控股权吗?”率先开口的是聂红柳。

董芳意双眉紧锁,看了看紧抿着淡绯的唇,阴郁着眉眼,不发一声盯着落地玻璃的宁绒,沉声向聂红柳道:“恐怕覃宝菱还真是存了这么一份心思!”

聂红柳眸瞳一缩,惊惧望向宁绒。

宁绒目光沉暗,仍是不语,也不知在沉思什么。

董芳意稍犹疑了一下,还是不无忧心的对宁绒开了口:“宁董,我看你很有必要找邝总谈一谈了。”

目前宁绒手上只有45%的股权,其余几个股东手上加起来共计50%,还有宁缓如手上有5%。

覃氏财大气粗,而宁绒手上除了自己的股份外,却无多少现金,如若覃宝菱真铁了心要和宁绒争万屏的控股权,宁绒的赢面并不大,这万屏随时可能易姓。虽说覃氏现在只有15%的股权,但一旦加上黄董事手上的那15%,就有30%,而其余那几个董事,甚至宁缓如手上的股份,都有可能最终变成覃宝菱手上的砝码。因为宁缓如自从宁绒坚决追诉萧良行,致他要多服刑五年后,就已经公开和宁绒闹翻了脸。

这个控股权争夺战一旦打起来,不管最后谁胜谁输,万屏势必要昏天黑地,日夜无光。因此,最好能把这战争的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而这个能够居中调停的人,除了邝云修,就真的不作他想了。

董芳意的建议让宁绒的眸光动了动,半晌,她将眼光从玻璃上调回到董芳意面上,慎重的点点头:“我会去找他好好谈谈!”

事关万屏的前途,就算他怎样不待见自己,她也必须要去见他一面。

另一边聂红柳想起覃宝菱的可恶,越想心中越是气恼,没好气的嚷了起来:“这覃宝菱真是个大祸害!这女人一日不除,万屏就没有晴天!”

……本章完结,下一章“郞心如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