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251章:欲断难断的母子之情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251章欲断难断的母子之情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刚结束会议,邝云修正想从座位上站起,他搁在会议桌上的手机又响了,拿起一看,又是那个陌生的号码,今天一个下午,这个号码就死心不息的给他来了四次电,第一次他没打算接,后面两次正在开会不方便接。

其余高层纷纷从座椅上起身,向门口走去,偌大的办公室一片响动。

手机仍在锲而不舍的震动。邝云修眉头轻皱,这次似乎不接是不行了。

邝云修手指一摁,“云修哥!”一把睽违半年却又熟悉无比的声音就焦灼万分的冲进了他的耳膜。

竟是已回了F市的田穗。邝云修微感一怔。

“你终于接电话了!”田穗再开口时,声音哽咽起来。

邝云修眉目微微一沉,抿着唇。他没想到她会突然来电,她们母女这半年已彻底退出了他的生活。

“云修哥,你别挂电、话,是我妈!我妈有事!”田穗的声音急促,似乎意料到自己这通来电的不受欢迎,赶紧解释,就怕邝云修一个不耐烦把电话摁了。

邝云修目中一凛,长睫一掩,又立即抬起,盯着白墙启口:“娴姨怎么了?”

那边田穗听着邝云修不自觉流露出的关心,轻舒了口气,然后深吸一口气再开口:“是她的病!我们回来后,她的情况就一直不好,晕了好几次,医生说是越来越严重了,现在她的鼻子都肿起来了,医生建议要马上做心脏瓣膜置换手术,可我妈就是不肯。”

田穗说到此处,呜咽起来,邝云修的眉头紧皱。

“我妈说这个手术风险太大,花费也大,还不知术后会怎样,她……她不想再负累我了!我怎么劝她都不肯听。”

邝云修黑眸闪动,面色严肃。

话筒里抽泣的声音持续不断,说不出的惶怕和无助。

“云修哥,你回来劝劝我妈好不好?你的话,她会听的!”田穗的哭腔里都是哀恳。

邝云修头疼的以手按着额头,欧亚娴的脾气和病情,他自然是一清二楚。

田穗见邝云修只是不出声,哭得更是厉害,“云修哥,我知道……你生我们的气,可千错万错都是、都是我的错,我妈、我妈心里早就后悔了,你生日那天,她下厨给你做了一桌你爱吃的菜,想给你打电、话,又怕你还生气,其实她心里……一直都在想着你!”说到最后,简直是泣不成声。

邝云修心弦不自觉的扯紧,深幽的眸光投向前方,沉思中,眼前仿佛又浮出那张亲和温暖的面容。

欧亚娴是在他七岁那年到他所在福利院工作的,她一见他便很喜欢,那时,田穗还跟在远方的爷爷奶奶身边,她便把一腔的母爱都倾注在小小的邝云修身上。而邝云修也是从那时开始,才体会到温暖的感觉。三年后,田穗回到父母身边入读小学,而很快他也被同城一对不孕不育夫妇收养,但其间一直没有断掉和欧亚娴一家的联系。他十七岁那年,收养他的夫妇不幸遇了车祸,两人当场死亡,当时邝云修正读高三,又是欧亚娴到他身边照顾他安抚他,让他顺利参加高考,一直以来,在他心中,欧亚娴甚至比他的养母还要亲。

那么多年的母子之情,如若不是最后田穗危及宁绒性命,邝云修绝不会狠下心肠要与她母女一刀两断。

无可否认,欧亚娴后来的表现,让邝云修十分失望,可是她毕竟是疼了他二十几年的人,也许她后来对他的好是夹了私心,但两人的母子之情却从来不假,况且在开始的开始,她的确是第一个温暖了邝云修人生的人。

而现在,她危在旦夕。

“别哭了,我会尽快过去劝她做手术!”邝云修叹了口气,终是开了口。

田穗大喜过望,却一下痛哭失声。

邝云修上到20楼,没进自己的办公室,而是进了隔壁路樵的办公室。

站在门口,他对从椅子上站起的路樵说:“给我想办法找一张明天去F市的机票,我要过去一趟!”还有不满一周就是春节,临时临急的机票难买。

路樵一愣。他知道邝云修是F市人,但那个地方除了田穗母女之外,好像就和他没什么关系了,何况,现在就连田穗母女似乎也与他没有关系了,那为什么老大会突然要回F市?

“发生什么事了吗,修哥?”路樵绕出办公桌,一脸疑问。

邝云修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娴姨的病情恶化,要立即做手术,但她不肯,田穗要我回去劝她!”

路樵的脚步一下滞住,黑眸缩了缩。

田穗?那个既飒爽又温婉却偏偏内心藏奸的女子!

路樵的脸上不期然的划过一丝涩然。

邝云修轻瞥他一眼,似是不经意的又说:“你如果没什么事,看看明天要不要一起过去?”

路樵整个儿愣住。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时,F市人头涌涌的机场,夹在人、流中有两道身着黑色大衣的高大身影,鹤立鸡群。

邝云修边走边掏出手机想给田穗打电话,问她现在欧亚娴在哪家医院。

耳边忽然听得路樵唤了一声:“修哥!”

邝云修微抬首,就见身边面色复杂的路樵向前方扬了扬下巴,他顺着那方向一看,看到十步开外俏立着一道纤细的身影,田穗正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噙了万言千语似的看向他们。

半年不见,身着一身厚厚羽绒的田穗,仍是让人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清减,她的下巴尖细,益发使得那双明眸又圆又大。见到邝云修二人,她长睫不住眨动,似喜不自禁又急不可待。

邝云修微怔。他没料到田穗会来机杨接他们。

双方各向对方走近了几步。

“云修哥!”田穗扯了扯唇,似是想笑,但她出口的声音却是在抖。招呼了这一句之后,像是都无法再和路樵打招呼了。

邝云修皱眉,眼前熟悉的俏容过于苍白,不仅如此,那双大眼里的焦灼和恐惧更是一目了然。

母亲病了,女儿担心在所难免,但田穗的表情……像是有些反应过激了。

脑海中仿佛有什么电光一闪,邝云修心头一动,他眸光一凝,目光审视的盯紧田穗。

不过几秒,田穗就被那锋锐的眸光盯得低下了头去。

邝云修面上倏地一寒,冷声开口:“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娴姨人现在在哪儿?”

一边的路樵看得不明所以,但却嗅到了一股让人不安的气息。

田穗慢慢抬起头,眼眶已聚满泪水,面上一片绝望。

“我……”

她刚出口的话被邝云修手中手机的震动压了下去,邝云修抬手低眸,一看那号码,眸心似是跳了跳,立马将手机放在耳边。

电、话一通,对方不知说了一句什么,邝云修握着手机的手突然青筋直绽,面色大变。

路樵心惊,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能让一向深沉如海的老大这样惶措失态。

“怎么了修哥?”路樵问得忐忑。

邝云修收了电、话,咬着牙关,深呼吸了两口气,才将胸口中烈焰一般的情绪硬是镇、压了下去,但即使这样,他猛抬起向着田穗的眸,仍像一排骤然发出的箭弩,散着一股令人发怵的狠。他薄唇一启,厉声问道:“谁让你把我骗来这里的?”

邝云修不同寻常的凌厉先是看得路樵心中一震,尔后那句责问,更是让他的心一下吊了起来。

骗来这里?

……本章完结,下一章“谁绑了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