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264章:拨开往事的迷雾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264章拨开往事的迷雾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背后响起几道有力而稳重的脚步声,站在ICU外的四个人和医生,除了宁绒仍全神贯注的盯着房内的邝云修外,其余几人都下意识的掉过头去。

几道身着警服的身影正朝他们这边快步走来,他们壮实的身材和逼人的气势,一下就把走廊过道弄得逼仄了。刚才接应张蓦的科长恭敬引着居中一位五十出头的中年人,瞧那几人的来头,应当不小,该是当地警界的权重。

几人转眼就到了他们跟前。

那为首的中年人锁着眉头看了几眼玻璃窗内的情形,眼里有一抹焦急,问向医生:“病人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便将刚才对宁绒他们说的话又向他复述了一遍。

医生说话的间隙,张蓦看向来人的肩膀,暗暗有些咋舌。居中那人肩上竟是缀钉三枚四角星花,居然是个一级警监。其余那几人,警衔也都不低。

他之前听宁绒说起过邝云修做卧底的事,虽然详情还不清楚,但想来老大与警界肯定有不少牵联,可万万也没想到竟会惊动这样一位大人物。

那中年人听完医生的话,面色凝重,一把开口:“你们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他救回来!”随后微转头向那几个陪同发话:“如果这医院的技术力量和药品有所不足,你们就出面去找省里要!”

他的声音并不高,却透着一股不可违逆的气势,想来平时就是个惯常发号施令的人。

那几位陪同和医生都不敢怠慢,肃然应道:“是!”

那领导的面色便稍松了些,他将眼光转向一直置身事外的宁绒的背影,温和出声:“你就是宁绒吗?”

宁绒整个心思都扑在邝云修的身上,并未注意到有人和她说话,站在她身旁的聂红柳忙扯了扯她的手臂,她才有些茫然的转过身来。

“这位是公安部的吕局,这次营救行动就是由他负责指挥的!”一直负责和张蓦联系的科长恭谨的向宁绒他们介绍那位领导。

张蓦和段千岩听了暗地里又是吃了一惊,想不到公安部竟然来人直接坐镇指挥营救邝云修。他们虽和邝云修交好,但仅从田穗的口中知道邝云修从警官学院里肄业,有三年多不知所终,她们母女都不太清楚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而邝云修本人更是从来都守口如瓶,所以这次邝云修被伍芯寻仇,他们几个都是万二分的震惊。

凭着宁绒在现场听来的一鳞半爪和上官雄的名字,他们很容易就挖到一些资料,因为当年上官雄一案,举国轰动。那一案中,上官雄一家四口全部毙命,被判死刑的多达十九人,还有死缓无期有期的更是一大串。

照伍芯所言,是邝云修一手谋划,覆灭了他们上官一族。张蓦他们心中都是一百二十个好奇,当年邝云修究竟是怎样以一人之力无间有道,掀起了这样一场翻天覆地的腥风血雨?

张蓦和段千岩暗自转着心思,而宁绒只是接过聂红柳递过的手帕,抹向自己泪渍纵横的脸。

宁绒收拾自己面上的狼狈时,张蓦和段千岩分别和那吕局握手,寒喧了两句,待宁绒收拾停当,才红着一双眼,向那吕局伸出手去。

“别太过担心!云修的身体素质非常好,他一定会醒过来的!”或许是宁绒瘦削面上的苍白实在太过扎眼,那吕局忍不住安抚地拍了拍宁绒的手背,出口劝慰了一下。

宁绒不知这吕局何以会一开口就叫出自己的名字,而且好像对自己与邝云修的感情也了然于心。

但她现在满心都是忧虑,实在没有功夫去考究个中原因,她只是抽了抽鼻子,默默点了点头。

吕局再次看向那医生,“你们这里能不能找个房间,我想和他们几位单独说说话。”

“有的!有的!”医生忙答道,赶紧去张罗了。

五六分钟后,宁绒四人与那吕局就被安置在一间小会议室里。

“这次发生这件事,恐怕你们应该对云修的过去有一些了解了。当年他去做卧底时,就是向我直线汇报的。那时我还是这个市里的公安局长,后来是扳倒了上官一家后,我才调进北京!”

早在这吕局说要与他们单独谈话时,大家都猜到他要说的会与邝云修有关,不过大家都没有想到,原来他与邝云修的渊源竟是这样的深。怪不得他刚才会表现的那样关切。

“当年云修还在警察学院读大三时,我们就在全国的警察院校物色人选,预备让他们打进上官家的犯罪集团。上官雄是当年云南与缅甸边界最大的毒枭,他是公安部乃至缅甸方面都想敲掉的一颗毒牙。但上官一家在这地方经营多年,势力盘根错节,和缅甸那边的一些毒贩勾结的也很深。而且这十几年来他的不法生意做得十分隐蔽,而他的正当生意却做得非常成功,他本人也是当时一颗耀眼的商界明星,因此很多时候,我们抓来抓去也只能抓到几个爪牙,始终对他无可奈何!”

吕局面色严谨,声音低沉,眼光幽深,完全沉侵在久远的回忆当中。

而宁绒他们几个,只听了这一个开头,心中就生了十二分的好奇,全都竖起耳朵,屏息静气。

“经过慎重的考察,我们最后决定选用云修。之所以选他,不仅因为他的能力非常突出,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是一个孤儿。因为之前我们也曾安插了几批卧底混进去,结果不幸都被识破,不仅他们本人死得很惨,就连家里人也受到残酷的报复!”

说至此处,吕局沉沉叹了口气。

宁绒几人却是背上一阵发寒。

“就这样,云修用一年的时间来为这个秘密任务做准备。在他毕业前夕,根据我们的安排,他故意在一个酒吧里出重手教训一个想耍**的恶少,结果导致那恶少重伤,而云修也将面临刑事起诉,后来学校出面为他做保,免了他的官司,却将他开除出校。而这时,我们就精心给他伪造好了一个付云的身份,让付云远赴云南。”

“付云来了云南后,很顺利就投到为上官氏效命的一个hēi社会分子门下。一开始,付云并没任何进展。可当年七月底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意外。付云的那个大哥不知怎的认识了上官雄的侄女上官红乔,他一方面垂涎上官红乔的美貌,一方面也希望通过攀上上官红乔获得上官雄的赏识。结果他想了一条自以为很妙的‘妙计’,让付云和另外一个混混假扮坏人去抢劫和欺负上官红乔,自己则在关键时候挺身而出‘英雄救美’,他们这出戏倒也唱得中规中矩,那个老大,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进一步和上官红乔接触的机会。”

张蓦、段千岩以及聂红柳本来都是一脸认真,但听到那出“英雄救美”时,面上禁不住的莞尔。想不到邝云修当年那么敬业,竟然放下他高贵冷艳的身段,去扮一个色|狼和劫匪。

而这邝云修扮起色|狼和劫匪,竟还能中规中矩?这就极不科学了!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邝云修这种角色扮演分明就不具备生活基础,因此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邝云修是个长着典型偶像派面孔的非典型演技派!

而宁绒却体会不到他们三人的这种欢脱,她注意到的只是上官红乔的出场,心神只是更为会聚。

“这个上官红乔是上官雄的孪生弟弟上官鹰的独生女儿,上官兄弟以贩毒起家,在上官红乔五岁时,有一次警方扫荡,上官鹰为了救哥哥而被打死,而在她八岁时,她的妈妈又因吸食过量毒品身亡。因此从小就被上官雄抚养长大,上官雄很疼这个侄女,但上官红乔却因为父母的死,非常痛恨她伯父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因此她在12岁小学毕业后就独自到了英国留学。当时她正在剑桥读大学,而付云在云南出现后不久,正好碰上她放暑假回国探亲。”

“付云的那个大哥开心了不到两个星期,因为一个机缘巧合,上官红乔碰到了付云,付云那出挑的身高引起了她的怀疑,她很快就识破了这几个男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戏,那个大哥自然是吃了一鼻子的灰,但她对付云却没有深究,两人甚至阴错阳差的结交了。”

张蓦和邝云修对视一眼,两人都瞧出对方眼中的促狭,实在是对邝云修秒杀女人的魅力大起高山仰止之感。

就连聂红柳都略为怪异的看了宁绒一眼。

“付云这天降的青眼,不仅惹了那个大哥一肚子的嫉恨,最重要的,是引来了上官雄的注意。上官雄一来出于对弟弟舍身相护的感激,二来也因为上官红乔本身长得好,又品学兼优,上官雄对这个侄女实在是非常宝贝的。他知道侄女对一个小混混大有好感后,开始很意外,因为他知道侄女一向对那种混黑的人都是天然反感的,可后来,看上官红乔和付云好像走得越来越近,他就紧张了,先是好言好语的劝,再后是大张旗鼓的反对。但上官红乔一心认定付云不是那些作奸犯科的人,始终把伯父的劝告当作耳边风。”

“但很快,上官红乔还是要回英国继续学业。上官雄松了口气,决定要除掉付云这个祸害,不能让他耽误了自己的宝贝侄女。于是他先后派了三批人想杀付云,谁知每一次都让付云成功逃脱,而且还每一次都将来杀他的人打个半死。这一下,付云高超的身手终于引起了上官雄的高度重视,他决定要亲自见一见这个身手奇高、又将自己侄女迷得神魂颠倒的小混混。”

“第一次见面,付云意外的就得到了上官雄的赏识,不久后,居然还把他调到了自己的身边。当时,这真是让我们喜出望外!因为,我们之前的几批卧底,还没有一个能够这样和上官雄近距离接触的。付云不负众望,在上官雄身边表现的十分出色,越来越得上官雄的欢心。”

“很快又到了春节,本来多年来回国并不是很勤的上官红乔居然又一次回国了。当她看到付云留在自己伯父身边做事后,十分意外并且难过,那时她已对付云动了情,她要求付云离开她伯父,和她一起去英国,但付云没有答应。上官红乔虽然十分失望和伤心,却舍不得放下付云。”

话完,吕局似是有意无意的看了宁绒一眼,尔后才接着开口。

“上官红乔从来都不是我们的目标,她和上官家那些违法的勾当也没有半点联系,所以云修并不想伤害她。但当时付云虽然已到了上官雄的身边,却不能让这老狐狸完全的放心,对他还是处处防范,他仍然没有办法掌握他们的犯罪证据。我和云修都意识到,要想真正走近那个犯罪集团的核心,上官红乔是唯一有效的途径,只有让上官雄觉得付云是自己人时,才会完全放下对他的戒心。”

“于是,云修虽然不情愿,却还是违心的应付起了上官红乔。就想给上官雄造成一个错觉,付云迟早会成为他们上官家的女婿。当时付云其实已经很得上官雄的青眼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虽然付云始终不是他心目中理想的侄女婿,但他至少也不会再对两人的交往横加阻拦了,反而对付云有了越来越多的信任。当年的夏天,上官红乔大学毕业,原本一直远离伯父一家的她,居然决定回国定居。不过,她并没有在自己家族的集团公司任职,而是隐瞒身份一个人在外打拼。”

宁绒他们都已知道现在的伍芯就是当年的上官红乔,大家对她杀人不眨眼的狠辣都是悚然心惊,却想不到当年的她,曾是那样洁身自好的一个女孩。

尤其是宁绒,心头更是滋味杂陈。她刚才听那个和她们联系的科长说,邝云修中的那一枪,就是上官红乔打的。

上官红乔对付云,如今有多少的恨之切,当年就该有多少的爱之深吧?

那天上官红乔问邝云修,是不是因为卧底的身份才一直将她推开。邝云修最终没有回答,却不知想到什么,只是温柔的将眼光投向了宁绒,令上官红乔几乎崩溃。

作为女人,宁绒当然希望邝云修的心里从来没有上官红乔的存在。

她没有见过上官红乔的真容,不知道她的美貌是否真的让人怦然心动,可遥想那样一个聪慧明朗、是非分明的女孩,一定很招人喜爱吧?

宁绒清楚的记得,那天邝云修面对伍芯时,面上是有着真切的愧疚和怜惜的。

也许,对于邝云修,那一千个日子里的假假真真,一千个日子里的若即若离,未必都全全然然戏一场吧?

如果,那天邝云修回答了伍芯的问题,肯定了上官红乔曾经在付云心中的一席之地,那么,宁绒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伍芯是决下不了手去取邝云修性命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拔开往事的迷雾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