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265章:拔开往事的迷雾2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265章拔开往事的迷雾2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容宁绒再多想,停下喝几口水润了润喉的吕局就又继续讲述了。

“上官红乔一回国,无形中让上官雄对付云更是看重了几分,他开始在那些正当公司里对付云委以重任。不得不说,云修的资质真是奇佳,他之前从没接触过商业,却在短时间内就展示出了非凡的经商才华,这一下,更是让他在上官雄的心目中加了分。于是,上官雄自然对他更为倚重,他一下成了上官雄面前的大红人。

而上官红乔眼看伯父对付云一天天器重起来,心情应该是非常复杂的,有喜也有忧,她始终怕她伯父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会毁了付云,因此时不时还是会向付云提出离开她伯父的要求,而云修因为怕无辜的她最后会受伤害,也刻意与她保持距离,于是两人就那么半冷不热的相处着。

但上官雄并不清楚这两个小年青的心思,他是越看付云越满意,越看两人越觉得是天生一对,他开始刻意栽培付云。

而那时的我,说句实在话,心里面就开始打鼓了,真的害怕云修会把持不住自己。他当年不过二十出头,涉世未深,一下子荣华富贵就堆到面前,只要稍一动心,恐怕真的会一脚陷进那个充满诱惑的世界中去,到时不仅毁了他自己,也会毁了我们的一盘大计。”

吕局叹了口气,顿了顿,面上转瞬有欣慰的笑容溢出。

“不过,好在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云修始终非常清醒,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

而付云的得宠,渐渐让有个人坐不住了。这个人就是上官雄的大儿子,上官峥。这上官峥也是个无恶不作的角色,狠是真狠,但他性格十分冲动,远没有他父亲的聪明狡猾,有好几次,他都差点被我们逮住,所以,他一直让上官雄很头痛。

上官雄其实还有一个小儿子,当年才十五六岁,在读高中。

上官雄的生意越做越大,身边又没有一个很得力的帮手,上了年纪的他一个人撑得也是辛苦,而能力出众的付云的出现,仿佛让他看到了一线希望,更何况,付云还是他侄女喜欢的人,若是两人结婚,付云便会正式成为上官家的人,而付云的能力对家族事业也将会有极大的帮助,因此,他对付云是寄托了厚望的。

上官峥非常妒嫉付云的受宠,他开始和付云作对,处处为难他,但付云一直秉持小不忍则乱大谋的想法,不和他计较,但上官雄知道儿子的小动作后,对这个儿子更是失望,反而越加偏向了付云,这就让上官峥更是怒火冲天。

也就是这时候,付云有一次偶尔从上官峥的一个手下手里救下一个被欺侮的很惨的按摩女。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叫阿斯的女孩子有一段很悲惨的往事。”

宁绒听到这里,心中微微一动。她记得那天邝云修提到一个叫阿卡和一个叫阿斯的人,情绪非常激动,这个按摩女阿斯莫非就是那个让邝云修失去冷静的人?

“这个阿斯其实是个缅甸华人,六年前她是缅甸一家赌场的侍应,当时她才只得十八岁,那时她有一个要好的男朋友,阿卡。阿卡比阿斯大三岁,也是缅甸华人,是同一家赌场的荷官。阿卡和阿斯都是孤儿。

有一次上官峥带了手下到赌场去玩,偶尔见到阿斯,对她起了色心,当即就强占了她。事后,阿斯痛苦的想自杀,结果被阿卡发现,阿卡才知道自己的女友被上官峥欺侮,血气方刚的阿卡不管不顾的冲去找上官峥报仇,结果却被上官峥的手下暴打一顿,将他活活打死。

后来上官峥强行把阿斯带到云南,这期间,他还强迫阿斯染上毒瘾,而一年后,他便对阿斯厌倦了,就把她当垃圾一般扔了,由她自生自灭。那时的阿斯身心都备受摧残,又有毒瘾,只得到那些娱乐场所里营生,勉强活了下来。”

宁绒四人听到这里,禁不住怒由心生,这上官峥简直令人发指。

“云修自从打入上官家后,可以说是步步为营,不敢有丝毫大意,但那一次,他却是第一次失控了。也许是因为阿斯的遭遇太过可怜,也许是因为都是孤儿所以同病相怜,他明知这个时候不该多管闲事,可他还是硬管了这件事。他将阿斯送进了戒毒所。

而那个在付云手里吃了亏的上官峥的手下,回去找上官峥添油加醋的告了一状。上官峥一听火冒三丈,他再一查,发现那个阿斯还是他以前丢开的一个女人,这下更认为付云是在挑衅他,于是气势汹汹找付云要人、要公道。付云第一次和他强硬的针锋相对,不肯交人,两人公然撕破了脸。

上官峥一怒之下,给付云设了个套,当时就让他受了伤。付云一受伤,上官雄和上官红乔自然是紧张万分,一查,就查出是上官峥做的好事。这一闹,就知道了上官峥当年做的那些滥事。上官雄大为震怒,上官雄的生意虽然是五毒俱全,但他本人却是五毒不沾的,所以对这个五毒俱沾的儿子很是怒其不争,为这事大大罚了儿子一顿。

而因为这件事,上官雄对儿子的荒唐真是失望透了顶,开始让付云参与了他那些见不得人的生意。而为了怕付云再被堂哥欺压算计,上官红乔也开始回归家族,到上官家那些可以上得了台面的公司任职。

当时,我真是捏了好一把汗,云修那样的举动实在是鲁莽,很有可能暴露了他的身份,但却阴差阳错的将他送进了那个黑暗帝国的核心,这可算是错打正着了。我和他当时都很兴奋,努力了那么多年,牺牲了那么多同志,我们终于看到成功的一线曙光了。”

“邝云修真是了不起!”聂红柳突然冷不丁痛快的蹦出一句,眉目跳动,面颊通红如霞。

难得邝云修在危险之地还能这样义迫云天,看来邝云修冷的只是个脸,但心里却是从来都不缺少温度的!

聂红柳想起之前邝云修和宁绒闹分手时自己不分青红皂白的骂他,心中立即有万蚁攒动。

吕局微笑,赞同的点头,“不错!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年不是把云修送进去,上官雄没那么容易被扳倒!而后来发生的事,更证明了云修的睿智!”

“付云在关照阿斯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有个人也躲在暗处默默守护着她。付云感到很奇怪,像阿斯那样凄凉的人,怎么会还有人这样关注她?而且那个人还搞得很神秘,并不愿让人知道他的存在。付云便开始留了心,后来他终于发现了那个神秘人的真面目,紧接着就更是吃惊了,那人竟是上官雄新聘的投资顾问。

云修敏感的认为这个人有古怪,于是建议我彻查此人。经过一番严查后,我发现这个投资顾问现在的身份是六年前凭空钻出来的,云修想起阿斯和他说起的故事,综合各方面大胆臆测,这人可能就是当年被‘打死’的那个阿卡。后来我又通过缅甸方面经过一番细查,结果发现,阿卡当年被打得奄奄一息,但并没有死,这个人,的确就是那个‘死而复生’的阿卡。而经过六年的蛰伏,他成为了一名无往而不胜的投资高手。

他现在改头换脸、改名换姓的出现在上官峥身边,并且对阿斯刻意隐瞒他还在生的消息,无疑表明,他重新出现的目的,是为了向上官峥复仇。”

宁绒面上微微一凛,慢慢眯起了眼。想起她第一次到天影去的时候,那时她刚从张蓦他们那儿知道邝云修竟还是个投资高手,于是十分好奇的问了他好些问题。邝云修当时回答她,他曾得过高手指点,而这个高手已经过世,其时他的表情非常难过,看来,他口中的高手,应该就是这个阿卡了。

“识穿了阿卡的身份后,付云意识到他会是自己在上官家的盟友,于是不动声色的去接近他。因为他对阿斯的关照,阿卡对他自然会有先入为主的好感,两人结交了一阵之后,倒是真正惺惺相惜起来了。但为了自己的计划,也为了保证阿卡他们俩的安全,付云从未揭穿阿卡的真实身份,更没有将阿卡的身份透露给阿斯。

而上官家那边,因为上官红乔的回归,出现了一些状况。上官红乔始终十分反感上官家那些非法生意,她回归后,开始游说上官雄退出江湖,将家族生意完全洗白。也许是赚够了,也许是年纪大了不想再过那些刀尖上的生活,也许是为后辈的将来打算,上官雄对侄女的建议有所动心。但上官峥却是激烈反对堂妹的这个想法,但他自从堂妹回归后,在父亲的心中更是每况愈下,对父亲根本没有说服力,导致他和上官红乔还有付云的矛盾越来越深。

其实很早以前我和云修就仔细分析过,要攻克上官家,上官峥是最好的缺口。到了那时候,可以说机会是越来越成熟了。

恰好这时,因为阿卡高超的投资手段,他在金融市场上帮上官雄狠赚了一笔。

付云于是利用这个契机,买通了好些人,常向那时已是明显郁郁不得志的上官峥吹风,说资本市场上的钱如何如何好赚,当时打破头都想向父亲证明自己的上官峥果然中计,他头脑一热,居然偷偷挪出了三亿美金,交给一些操盘手,也想大赚一笔。

上官峥上钩后,付云又将这个消息假装不经意的泄露给了阿卡。阿卡果然是为复仇而来,他马上联系了一些金融大鳄,亲自操盘,对上官峥的投资进行绞杀,结果,上官峥输得一分不剩。

输红了眼的上官峥简直疯了,捅了那么大的篓子他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为了尽可能筹到一些钱来填补那天大的窟窿,挽回一点损失,他铤而走险,绕过父亲,和缅甸的一些毒贩直接进行巨量交易。而付云早就暗暗盯住了他,我们根据他提供的情报,早早布下了天罗地网,成功的在他们交易时进行拦截,上官峥当场就被击毙,那些海量的毒品也尽数被我们收获。”

宁绒四人听到这里,心中早已澎湃,本来憋住的一口气都一把畅快呼出,几乎都忍不住要出声叫好了。这上官峥实在是个万人斩,死多几次也难赎其罪!

“上官峥一死,不仅给上官一家带来极大打击,更让他们苦心经营的假象一举破灭,他们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已是藏无可藏,一时上官一家岌岌可危。

上官红乔很聪明,她觉得自己的堂哥之死好像没那么简单,细查之下,居然查出了上官峥在资本市场上曾遭阿卡的设计,然后顺藤摸瓜又查出了阿卡的真实身份。上官父子大为惊怒,认为是阿卡把上官峥推向了死路。

当时才十七岁的上官嵘怒火蒙心,居然提了枪就去找阿卡要为自己的哥哥报仇。而那天大仇得报的阿卡正好去找阿斯,他刚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向阿斯坦白。之前他们在云修的刻意安排下,也有过接触,但阿斯始终不知道当年的男友就在自己的身边。两人还来不及为这劫后余生庆贺,上官嵘就到了。

当云修接到消息心急火燎赶去要救他们时,两人都已中枪。阿斯当场就死了,阿卡当时还有一口气,他临终前,将那笔从上官峥那里设计过来的钱的所在告诉了云修。

云修心中悲愤,又自责,认为是自己害死了他们。后来云修将两人合葬在一起,更将那笔钱以阿卡和阿斯的名义,捐给了全世界多家慈善机构。

这时,已到了全面收网的时候,云修不忍上官红乔受到牵联,给她在英国一个待她极好的师长制造了一些意外,逼她回英国,而当时,上官雄也知道大势不妙,坚持要侄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所以,上官红乔无奈只能选择离开。她本来要求付云和她一起离开,但付云以要帮上官雄收拾残局为借口推托了,最终上官红乔一个人回了英国。

后来实行抓捕时,又是一番激战,为了消除付云的嫌疑,我们假装当场打死了他。而上官雄夫妇被抓,他的小儿子上官嵘却侥幸逃脱了。

风光多年的上官一家就这样被扳倒了。

但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在逃的上官嵘后来联系上了上官红乔,两人居然胆大包天的想救上官雄夫妇。在一次送审途中,悄悄回国的上官红乔和堂弟带着一些余兵剩勇,竟然想劫囚车。当然,最后他们没能成功。

后来,我们出动了大量警力,追捕他们,他们最终被我们逼到无路可逃,在一家破厂房里埋了大量的炸药,想和我们同归于尽,我们牺牲了好几名警员,他们九个人也全部毙命。

由于现场极其惨烈,我们无法一一鉴别死者身份,现场有一具无头女尸,我们根据相同的血型判定死者就是上官红乔。

上官红乔最终会如此疯狂,一度让云修不可思议。但后来细想想,实在也不难理解。她虽然不认可伯父的生意,但自小被伯父扶养长大,与伯父一家其实感情相当深厚。伯父伯母被捕后必死无疑,而付云又已不在人世,在这样的双重打击之下,她早已极度绝望,也造成了她最后的疯狂。

云修一直认为是自己害了上官红乔,对她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件案件最终告一段落。而阿卡、阿斯和上官红乔,却成为云修心头沉重的山。”

云南初春的阳光,已有了夏日的温度,可在那个厚厚铺了一地灿亮阳光的小会议室里,每个人却是出了一头的冷汗。

每个人心中,都有各自的一番惊心动魄。

就连吕局本若悬河的口,也骤然停了下来。似乎他的情绪,需要一点时间来沉淀。

唏嘘无声。

像山一样压在邝云修心头上的上官红乔的激变,阿卡和阿斯的悲惨,此时也压住了每一个人的呼吸,让他们的呼吸变得有些微的重。

房间里有一刹的静默,连空气都有些凝滞。

吕局默默举起面前的白瓷杯,慢慢抿了几口水,才长长叹了口气,重又开声。

“后来,为了云修的安全着想,我们没让他继续留在公安系统,而是让他恢复原来的身份,离开云南。不久后,我也调进了公安部。我们就再没有联络。

“直到去年11月底的一个深夜,我突然接到云修的一个电话。他说,他感觉当年那件案件的人回来找他了。”

宁绒的心一揪。11月底?不就是邝云修生日那时候吗?

“我大吃一惊,那些年云修一直隐藏的很好,没有人知道他是卧底,而且众所周知,付云早就被警察打死了。这些年这世上只有一个邝云修,但如果真是不幸被当年那件案子的余孽认出了现在这个邝云修就是当年的付云,那后果将是不堪设想。

云修怀疑的人就是伍芯,他觉得她就是上官红乔。当年那具女尸我和云修都亲眼目睹,我们也做过一些鉴定,但并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证那死的就是上官红乔。

我当即派人去查这个伍芯。很可惜,没有任何线索。资料显示,伍芯出生在一个小乡镇,父母早亡,只和一个哥哥相依为命,后来他哥哥不知遇到了什么打击,疯了,再后来就失踪了。而这伍芯本来在镇里开了个小店维生,有一天,小店关了门,说是要到城市去打工,然后就到了A市。

我查来查去,始终找不出什么破绽,只能叮嘱云修自己多加小心。后来,万屏涉毒,我们再次盘查那个制毒集团,意外发现伍芯曾和他们有过接触,而不久后,那个制毒集团就找上了万屏。那时,我们还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伍芯就是上官红乔,但不知为何,我的心也感到非常不安,为了云修的安全,我劝他,不如再消失一次吧!

云修当时和我说,我不能再消失,我有要保护的人!”

吕局说完,眼光探向宁绒。

宁绒面上一震,心中酸楚。当时,邝云修已经和她分了手,甚至不肯承认她腹中的孩子,摆出一切无情的姿态,却不料,他的远离,只是一种保护。

“我们又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络,但我一直都在不停的追查伍芯。就在八天前,云修忽然又给我来电,那次他说,我已经可以确定伍芯就是上官红乔。她已经向我出手,抓了两个我最在乎的人。她既然找到了我,这一回,绝不可能会放过我,也许,我们只能同归于尽了!吕局,我要拜托您一件事,如果这次我死她不死,日后天涯海角,您一定要替我斩草除根,别让宁绒和我的孩子被她所伤!”

吕局的声音越说越低沉,像是闷哑下去的琴弦,仿佛带着当日邝云修的沉重,每个人的心都像骤然落了一块铅石,聂红柳眼眶都红了。

宁绒的泪,怔怔的就跳了出来,她的手无意识的抓住了自己的胸口,铺天盖地的疼。

“我当时真是急坏了!我知道云修其实一直对上官红乔深感歉疚,如果是她回来寻仇,云修说不准真会以命相偿。第二天,我就从北京飞到A市,当时云修和上官红乔他们都失踪了。我认为上官红乔最有可能把云修带回云南,于是立即又飞来云南。这几天,我们在全省大范围的搜,上官红乔很狡猾,直到昨天下午,我们才最终确定了他们的行踪,今天零晨四点,我们实施了突袭,那几个匪徒很强悍,负隅顽抗,不肯投降,最后死剩上官红乔一个,她自知今日必有一死,最终向云修开了一枪,跟着自尽身亡。”

……本章完结,下一章“劫后余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