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267章:我愿穿着爱的铠甲面对这世上所有的明枪暗箭(终)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267章我愿穿着爱的铠甲面对这世上所有的明枪暗箭(终)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宁绒想摇头,却觉得颈上的脑袋重得像山,她根本无力摇动。不仅如此,心底的悲怆也不受控制的跃出眼底,她用力的咬唇,却还是阻止不住泪水漫出眼眶。

宁绒只觉她的手一紧,耳边听邝云修急急又出声问:“快……告诉我,孩子……孩子怎么了?”他一紧张,已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宁绒心头越发绞作一团,却再也忍受不住,呜呜的痛哭出声:“孩子没了!修,我们的孩子没了!”

邝云修眼眸剧烈一缩,然后定住,面上一片呆滞,握着宁绒的手颤了起来。心口处那刚刚缝好的伤口像是重新破裂,剧烈的疼痛从那空洞流出,弥漫全身。

他的孩子,没有了!

为了保住那孩子与他母亲的安全,他只能狠心的从一开始就否认他的身份,把他和他母亲远远的推开。

当时他以命换命时,也是一片坦然,就因为知道此生虽再不能陪伴宁绒,但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个小小的人儿降生在这世上,代替他来陪伴他心爱的女人,如果是个男孩,待到他长大后,也能像自己一样,保护他的母亲。

当他中枪命悬一线,一缕意识在鬼门关前徘徊时,他也是不断提醒自己,一定要撑住一口气,回到宁绒和他们的孩子身边,他想要亲眼看他的孩子在这世上降临,他自小无父无母,他不想自己的孩子一出生便没有父亲。

而现在,这个孩子竟然消失了!他还从来不曾和他亲近,不曾隔着她母亲的肚皮抚摸过他,和他说过话,他就永远失去了这种机会!

“对不起,修!对不起!我……我没有保住我们的孩子!”

宁绒痛楚而愧疚的声音像盐一样撒在邝云修的伤口上,将他痛得回过神来。

宁绒伤心欲绝的泪脸坠入他灼热的眼底,像刀尖滑过玻璃,留下一条深深的印痕。

他不记得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总像在不断流泪。他曾经允诺过这一辈子要爱护好她,不要她再受一点点的苦,可最终的结果,却是让她的眼泪越流越多。

这一切,都是他的过错!

痛疚排山倒海的向他袭来。

邝云修咬紧牙根,忍住体内的那钻心的痛意,眨了眨酸热的眼,又轻吸了口气,然后放开宁绒的手,伸手移到她的颊边,一边心疼的替她抹泪,一边沙哑开口:“不哭!不哭!”

………………

邝云修一醒过来,就接连受了两个沉重打击,但凭着他过硬的身体素质和坚韧的意志,他最终是挺住了。

只是,这次的伤非同小可,他醒后一直高烧不退,而且大多时候直接烧到意识模糊。

在他清醒的间隙,他断断续续和宁绒说了一些话,解了一些梗在她心头的迷惑。

“上官红乔当年为什么没有死?”

“她和堂弟被追捕时,上官嵘自知难逃一死,不想让堂姐跟着他一起死。于是有一次要转移时,悄悄将她打晕留在安全的地方,而他们却随手抓了一个和她身高体重差不多的替死鬼,而那么巧,那个被抓的女人竟然和她同一血型,所以后来,我们才会以为她被炸死了。”

“那她后来怎么会变成伍芯?”

“她逃脱后,因为曾被警方通辑过,所以很害怕别人会认出她。后来辗转逃到伍芯的那个小镇,相中了体型和她差不多的伍芯,那时伍芯结束了她的小生意,正想到大城市打工,她便乘机悄悄的将她杀了,然后毁尸灭迹,拿了她的全部证件,找人把她整成伍芯的模样,就这样顶替了伍芯的身份。

宁绒听得简直不寒而栗。

“上官红乔是怎样发现你的?”

“是那次我和你去参加慈善拍卖会时,她在网上无意中看到了我的相片。”

宁绒吸了一口冷气。

“那张相片只是一个侧面。但我们曾相处三年,她对我很熟悉,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但她不能确认我就是付云,毕竟,谁都知道,付云当年被警察打死了!后来,她找人查了我,从资料上看不出什么破绽。于是就混进覃氏,想要自己确定,究竟付云是不是还活着。

我第一次见到伍芯时,当时就感觉似曾相识。她见到我本人后也有同样迷惑,但也不能百分之百的确认。后来我生日那晚,曾经受到几个撞车党的袭击,那几个人的身手实在不像一般的撞车党,我当即起了疑心。而也是那次,伍芯从我的身手已经完全可以认定,我就是付云。因为相貌可以相似,名字和口音也可以改变,但打起架来不可能完全一个路数!”

宁绒这才知道,为什么邝云修自从生日后会疏远自己,原来那时他已灵敏的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于是藉着两人因池洛丞而起的冲突,再将这冲突扩大化,直接闹到分手。

他可谓用心良苦,可也足以让当时蒙在鼓里的她,肝肠寸断。

宁绒迟疑了很久,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不是还因为上官红乔的死而怪责自己?”

邝云修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他想起被伍芯劫持时,伍芯曾痛心的问过他,“那三年多,我们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在做戏吗?”

看着她又怨愤又隐隐闪烁着期望的眼眸,邝云修竟有一时的语噎。

当年,他对她的欣赏是真,他对她的喜欢也是真,就像现在,他对她的愧疚是真,他对她的怜惜也是真。当年他与她之间的一切,只用一字真或一字假来判定,未免失之简单。

于是沉吟了许久后,他只能回她一句:“对不起!”

这三个字的确是他的真心话。如果不是遇上他,她的人生真的会全然不同。

然而,这三个字却非伍芯心中想要的答案,绝望像水一样漫过她的丹凤眼。

她发狠的盯着他,哽着声开口又追问一句:“现在我们之间所有的阻碍都不存在了,如果,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肯不肯和我离开这里到英国去,你会怎么答?”

这个问题没让邝云修迟疑,他几乎是立即开口就答:“欠你的,我愿意以一命还你!但我若还有一生,我只能去陪另一个女人!”

伍芯听得浑身发颤,几乎失控的当场向他开枪。

从回忆中回神,邝云修定定看向宁绒,眼中有难言的苦涩,说:“我从不后悔当年执行过那件任务,但如果可以重来,我绝不会再像当年那样对上官红乔,那样对阿卡、对阿斯!”

………………

邝云修高烧的症状一直没有好转,他的神智大半也是不在清醒状态,这样过了两天,宁绒他们按捺不住心中的担忧,跑去找他的主治医生,而医生也正好有话要和他们说。

“医生,为什么他醒过来之后状态一直没有好转?”宁绒的声音都是忧心忡忡。

医生脸色肃然,他凝重的叹了口气,说:“他的问题在于腿上的刀伤,他的刀伤很严重,而且他被劫持时根本没有得到适当的治疗,造成了很严重的感染,他现在的状况,是脓血症,我们这两天已经想过很多办法,可还是控制不住,他的情况已经很危险了,一旦化脓性细菌侵入血流后,在其中大量繁殖,并通过血流扩散至其他组织或器官,到时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我们建议马上给他做截肢手术,再拖下去,就来不及了!”

截肢?

五雷轰顶!

宁绒、聂红柳、张蓦和段千岩,骇到面色大变。

宁绒眼前更是一阵阵发黑,几乎站不住脚,幸亏在旁的段千岩一把眼疾手快的搀住了她。

那样一个雄姿英发的邝云修,怎么可以失去一条腿?

“医生,你再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办法?你一定要保住他的腿!无论要花多少钱,我们都愿意!”张蓦急得都快哭了。

医生为难的摇了摇头。

………………

宁绒失了魂魄般地坐在邝云修病床前,心里压着一快巨石,令她呼吸都无法畅顺。

悲伤而绝望的泪眼睇着病床上那张又是昏迷过去的脸。

他的脸消瘦的厉害,面色惨白,下眼睑却是浮着明显的一圈青黑。

他的两只手背上全是针眼,黑青一片。一天要挂好多瓶药水,只好两只手轮着来扎。不管她怎样给他热敷,都消不掉那明显的痕迹。

宁绒颤着左手,轻轻抚上那张苍白的脸。另一只手,握住他的手。这两天,他的手时冷时热,像现在,就是一片温温的凉。

泪水滴滴答答,像坏了的水龙头。

老天为什么这么残忍?已经取走了他们的宝宝,现在还要拿走他的腿?

她实在无法想象,那样挺拔雄健的身体,怎能困在轮椅上去过一生?

她的手从邝云修的脸上缩回,搁在床头上,死命的拽着床单,头大力的摇,像是要把那些可怕的念头驱逐出境。

热烫的泪滴就随着她大幅度的动作而洒落,像伤绝凄迷的雨,有一些,就落到了邝云修的手背上。

像是被那泪滴烫着一般,他的手动了动。

宁绒伤心到不能自己,拚力的咬着唇,却是控制不住喉头那低低的呜咽。

宁绒下着滂沱大雨的眼没有注意,邝云修的眼已慢慢睁开了。

“怎么又哭了?”邝云修沙哑的声音把宁绒吓了一大跳。

宁绒仓惶的一下缩回两只手,慌乱的去擦自己的脸。

邝云修刚清醒过来的眼还带着迷蒙,他是凭手上的湿意和耳边的哭声知道她在哭。等他的视力完全清晰后,宁绒那双红通通的双眼就让他不由自主的皱了眉。

原来刚才她哭得那么伤心。邝云修的心尖上一阵阵的揪疼。

“别再哭了,好吗?你以前刚回国时,碰到什么事情都不愿掉眼泪,坚强的让人难受。可现在看你整天掉眼泪,也让人看得心疼。你还是多笑些的好!”邝云修话说的慢,语调却是轻松。

宁绒放下两只手,面上泪渍未干,她低眸,不敢看他,过了良久,才艰涩的吐了声音出来:“对不起!”

邝云修扯了扯唇,宁绒没有看到,那笑意极苦,他深幽的眼眸闪过一抹深刻的痛切。

房间里一时静下去,四周流淌的空气仿佛都缓滞下来。此时已近黄昏,阳光透过窗户照进病房,丝丝发黄,带着一股沉沉的暮气。

“宁绒,这两天我想了很久,我们,还是分手吧!”

宁绒两耳“嗡”的一声,头猛的一抬,一双兔子般的红眼惶恐的望向邝云修。

邝云修也正望向她,面色如镜,波澜不兴。

“你……你说什么?”宁绒眼底还泛着水光,脸上却是十足的惊吓,声音带着控制不住的颤意。

他刚醒来时,还说要和她永远在一起!

现在却又出尔反尔?

邝云修暗暗咽了一口口水,脸色不变,声音淡然:“我这条腿恐怕是保不住了,下辈子怕是只能在轮椅上渡过了!上官家的人虽然都死了,但那件案件牵连很广,还有很多人都在生,我能被认出一次,难免会有第二次,如果以后再有人向我寻仇,以我现在的情况,恐怕没有太多的能力自保,所以,我已经决定伤好以后要移民。”

宁绒浑身哆嗦,全身冰凉,本来就面有病色,气色不佳,现在更是一大片的灰沉。

屋里重又陷入沉寂。

“你是因为你的腿,才说要分手是吗?”宁绒咬得唇色发白,出口的声音极哑。

宁绒想不到,原来邝云修对自己的情况已是心里有数。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最主要的,是你离不开万屏,而我到了国外,再说在一起,就不现实了!”邝云修的声音仍是很平静,条分缕析,像是在讨论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为什么每次一有事情发生,你都要一把把我推开?”宁绒却觉得有股气在身上“嗖嗖”乱蹿,她的声音突然拔地而起,原来那惨无人色的脸上一片通红,秀气的眉目怒意跃动。

邝云修面上一窒,却很快恢复镇静:“宁绒,我们都有自己的不得已,考虑问题还是理智一些的好!”

宁绒恶狠狠的瞪着邝云修,面色倔强,硬声道:“我不管!我不怕!”

邝云修呼吸一滞,那平静的面色这回终于裂出了痛楚的豁口,过了好半晌,才带着些伤感哑声道:“可是我怕!”

怕拖累你,怕再让你伤心!更怕危险还会再一次重演,而我再没有能力保护你!

邝云修的示弱让宁绒的面色缓了下来,她本来因怒而灼亮的眼渐渐暗下,面上涌出一股哀恳,低低央求道:“修,不要再推开我!我们说好不分开的!”

宁绒说着,两手用力去抓邝云修的一只手臂,那手指的力度透露着她的决心。

疼痛又在邝云修的体内泛开,他都不晓得,是那些伤病在作怪,还是因为宁绒的话。

他只能闭上眼,不让宁绒看到他眼里一涌而上的悲凉与软弱。

宁绒泛着泪花的眼锁着那张心爱的面孔,柔声开口:“我不管你以后变成什么样,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从现在开始,不管是风一程还是雨一程,每一程,我都要挽着你,无怨无悔地走到世界的尽头!

邝云修在宁绒的手心里的手臂明显颤跳一下,他猛的睁开双眸,眼眶发红,眸心中暗焰烁动,像是随时能吐出噬人的火苗,他再也无法维持面上那一贯的淡静,也不管自己身上的伤,无法拔高的沙哑声音低低的吼,“我以后就是个废人!而且还是个会招惹危险的废人!我不仅没法保护你,可能连自保都做不到!你要是聪明,就该离我远远的!靠近我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上官红乔、阿卡、阿斯、还有娴姨和……我们的孩子,他们哪一个不是因为我而死的!”

宁绒抿着唇,静静听完,双眸如星烁亮,面上的表情温柔却坚决,唇边绽出轻浅的笑花,深情的声音已自唇间溢出:“我说了我不怕!你给我的爱,就是这世上最坚硬的铠甲,有了这件铠甲,我就不怕这世上所有的明枪和暗箭!”

邝云修胸口如受重重一撞,撞得他全身气血翻滚,他瞠着眼死死盯着宁绒,那俏脸上九死不悔的倔强一分不拉的映入他的眸底,他的呼吸粗重起来,火急攻心的启口:“你、你……”

待想说话,喉间却有一丝血腥涌出,全身的血液越奔越急,像势不可挡的奔涌,骨头里似是有千万只虫蚁一起噬咬着,他忽然间晕眩的厉害,世界在他眼前乱晃起来,宁绒慢慢融进一片刺目的白,他费力的想睁大眼,眼皮却是重重的垂了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番外:幸福有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