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56章:你不管我了吗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56章你不管我了吗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邝云修吃过从田穗家送来的营养加餐,就过了隔壁病房。

宁绒的病房只有她一人。

邝云修放轻手脚走到床边,见宁绒闭着双眼,一头铺泄在病床上的如绸黑发益发显得那一张小脸虚弱苍白,嘴唇干得显出了纹路,却呈出一种因高烧而显妖异的红。她呼吸清浅,神态安静,两道弯弯的长睫小梳子一般卷着,惹人怜爱,整个人瞧上去像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

邝云修站在床头,幽黑的眼珠凝着自己昨天拼死拼活救下的人儿,心头有些复杂。眼见有几绺发丝粘着她的下额,微俯身,伸手想将那几绺发丝拔开。

一双神色暗淡的大眼却突然张开,顿住了邝云修半伸的手。

“吵醒你了吗?”邝云修拉直身子,柔和着声音问。

宁绒摇了摇头,唇角一弯,恰似一朵柔弱的白莲冉冉绽放:“我没睡。”

“怎么就你一个人,你爷爷他们呢?”邝云修在床边的凳子坐下。

宁绒伸出纤白的手指拿掉下颌的几缕发丝:“我姑姑刚陪他回家了。”她的鼻音很重,神情娇慵。

“吃过东西了吗?”

“吃了一点,没胃口。”沙哑的声音恹恹的。

“很难受?”

宁绒忽然叹了口气,慢慢支起身子,嘴角扯出一丝略显自嘲的笑意:“我可不敢抱怨!躺在这里再难受,总比被打成蜂窝强太多吧?”

所谓幸福,就是来自比较之中吧。

邝云修想不到她会拿昨晚的事来调侃,心中倒是有几分赞赏,嘴角也弯了弯。

“昨天是够运气,咱们居然还能脱身,我听说,车子都爆炸了!”宁绒瞳仁微微收缩,倦怠的病容里留有一丝劫后余生的余悸,被撞的起了一个大包的头顶就应景的钝痛起来。

邝云修面色肃然地点点头:“咱们昨天的运气确实不错!”如果不是那辆车适时出现,再拼下去,结果肯定凶险,他不一定有机会将宁绒安全带回来。

宁绒忽然盯住他的额头,对着那块覆在其上、破坏他脸部和谐的白色小方块皱眉,忧心地说:“姑姑说你额头撞破了,还缝了几针,严重吗?”

“小伤,不要紧!”邝云修不以为意。

“要留下疤痕怎么办?”宁绒语气幽幽。

邝云修愣了一下,似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下意识地以手轻触额上包扎的纱布,“留就留吧,反正我们男人也不像你们女人,有点小疤痕没那么要紧!”

宁绒听后郁闷地瞪了邝云修一眼,略略发急的眼光在他额头上打了向转,不满地嘟哝道:“你以为每一个人的缺陷都像维纳斯的断臂那样能成为缺陷美吗?”

想想那样俊帅无俦的一张脸,蜈蚣一样爬着一条疤痕,简直就是对造物主杰作的一种亵渎。

邝云修听她说得有趣,看她那真心着急的样子更是有趣,心情忽然就很好,脸上浮了笑意,眼中光华烨烨:“没那么严重,昨天缝针时好像缝的就是那种不留疤痕的美容针,而且如果以后真是有碍观瞻的话,也还有激光手术可以补救。”

宁绒轻呼口气,面上的急色才稍稍散去。

“说起来真要谢谢你,邝云修,你又救了我一次!”宁绒目光柔和看向邝云修。

邝云修微倾倾嘴,当作回应。

随后开口:“宁绒,昨天那两人袭击你的动机不明,又逃脱了,你往后恐怕是不安全了,包括你的家人也可能有危险。我们已经加派人手拿出相应措施,今后你身边假如还是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很容易受到攻击,所以我想让张蓦和路樵跟回你身边。”

宁绒起初听得心头发沉,最后却是面上愣住,心里一慌,口一张:“你不管我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放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