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69章:煎熬与狼狈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69章煎熬与狼狈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于是,邝云修穿戴整齐地躺进客房的浴缸里,头枕着浴缸边沿。而宁绒用胶桶装水,蹲在他的身边。

宁绒一手用塑料杯往桶里舀了一杯水,另一只手就要触上那一头黑发。与此同时,眼睛投向了那舒舒服服轻合双眼的男人。

两人认识以后,她还从来不曾这么近距离地注视过这张能让女人方寸大乱的面孔,嗯……应该说在清醒时。

柔和的灯光下,他蜜色的皮肤平滑而有光泽,剑眉有型,睫毛长而浓密,鼻梁又挺又直,淡绯的薄唇性感好看,他闭着眼睛蕴着淡淡笑意的神情柔和了面上冷硬的线条。

这样的一张面孔,实足撩人心扉;这样的一张面孔,真能轻易让明星形愧;也许,这就是大美隐于市吧。

看着看着,宁绒神思荡漾起来,这样俊帅的一张脸,贴在掌心上,会是怎样的感觉?这样想着,她突然有种伸手摸摸那张脸的冲动。

她应该是和这张脸曾有过很亲密的接触吧?她忽然想起那一夜两人交缠,她清醒后发觉自己身上满布红印,想是他唇齿在她身上烙下的一个又一个的印记。

宁绒全身猛地一阵躁热,拿水的手抖了抖,杯中的水几乎泼了出来,晃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她的耳根全红透了。

她猛然晃头,像是要使劲摇掉什么。她一直是避免去想那一夜的,恨不能将那夜在自己的人生中完全卸载的,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还不动手?你该不会以为是在做雕塑,在为作品构思发型吧?”

邝云修见宁绒迟迟没有动静,有些奇怪,睁开双眼,微仰了仰脖,促狭问道。

而落入眼中竟是宁绒面上两片可疑的红霞。他这下真是奇了,不知她好端端的脸红什么。

宁绒被那骤起的声音吓得让杯中的水面再次泛了涟漪。

她急忙将那只空出的手摊开轻轻遮住邝云修的眼,声音假装凶巴巴的响起:“不准睁眼!不准说话!你会影响我的!”

邝云修喉咙里滚过一阵低笑,却是依言不再出声。

宁绒轻呼口气,这才慢慢将手拿开。邝云修果然听话地重新将眼睛闭上了,嘴角却微微地往上翘。

小心翼翼将热水淋下,宁绒左手轻轻揉搓那一手的黑发,他的发质软硬适中,搔过手心,痒痒的,让她的手,连同那与十指相连的心,不由自主地一阵一阵发软。

头上已是湿淋淋的一头白色泡沫,鼻下全是芦荟洗发液清新的香味,那只温温软软的手细致地摩挲着他的头皮,揉搓着他的头发,让邝云修的头皮有种奇异的麻意绵绵而生。

着魔般地,让他想起某夜,也是这双柔若无骨的小手,贪恋地抚着自己的身体,那一夜,也是这样的酥麻。这样心猿意马时,全身便像通电一样,小腹随之一紧,某处好像有些蠢蠢欲动了。

邝云修有些气恼的紧了紧拳,心底暗骂了句“该死”。不知为何,这个女人总是能让自己轻而易举地失控,多年来引以为傲的自控在她面前好像全然无效。

他开始后悔答应让宁绒帮他洗头,起初他是想享享福,谁知现在倒变成了一种煎熬。

二十分钟后,各自都是一番天人交战的邝云修和宁绒终于松了一口气。

邝云修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压下身上的那股躁动,以免让自己的热望在宁绒面前一目了然。

而手艺和经验都有所欠奉的宁绒却是把自己弄得一身湿漉漉的,让她好不狼狈。

——————

明天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应该懂我的心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