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76章:你今晚患了精神分析症吗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76章你今晚患了精神分析症吗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邝云修的心微微一紧,看她已洗澡换了一身宽松的银灰圆领棉质运动服,外披一件连帽昵外套,也不知在冷风中站了多久。

“不冷吗?”原本想斥责的话到了嘴边,成了担心的询问。

宁绒的双肩惊动了一下,似乎根本没察觉到背后有人。她慢慢转过了身。

“你回来啦?”口一张,就是一团白汽。连着她眉间似有若无的轻愁,整个人恍若披了一层薄纱似的缥缈。

邝云修不答又问:“要想什么,非要脑袋冷静到这样的低温才能想得清楚?”

宁绒窒了窒,面上表情渐渐幽渺,眼睫慢慢垂下。

邝云修黑眸凝着她,叹了口气:“宁绒,现在永远比过去重要,过多的陷进过去,只会让自己永远都不好过!”他说得隐晦,但他想她听得明白。

就像他虽没听过宁绒与继母母子的恩怨,却也知道这是她心里的一道死结。所以她才会对阮紫朱疾言厉色,才会对宁游一边是不由自主的喜欢,一边又是奋力的抗拒。

宁绒心中一震,眉宇纠结。她的确很苦恼,与宁游的接近,好像是对母亲的背叛,这个现实和过去,是一对不可协调的存在。

半晌,宁绒敛了面上的情绪,抬睫微微的笑:“怎么,你今晚患了精神分析症吗?”

邝云修长眉微一挑,嘴边噙笑,子夜般的黑眸光灼亮逼人:“那今晚专门给你开一条知心热线要不要?”

宁绒轻轻哼笑:“你知不知道了解太多秘密的人下场会怎样?”

“噢?”邝云修嘴角不由邪魅一倾,“我给你个机会,咱们来喝酒怎么样?你把我喝倒了,明天酒醒后自然我什么都忘了!”

既然不是一夜之间能够厘清的事,那干脆不如先一醉糊涂,酒醒以后再细细想。再说,她吹了那么久的冷风,不用酒暖暖身子驱驱寒,恐怕又要被医生下手荼毒了。

“怕你不成!”宁绒尖巧的下巴好胜的微微扬起,抬脚走向客厅,随手拉上了玻璃门。

宁绒的家里有两瓶BOSWELL1993Shiraz葡萄酒,本是用来充充场面的,今晚倒是有了用武之地。

宁绒在邝云修去换居家服时,打开了音响,莎拉布莱曼的天籁之音立时像空气一样飘浮在屋子里。

夜深如海,柔黄的灯光像贝壳一样将两人裹住,两人手上各执一大肚玻璃杯,慢慢的品,浅浅的笑,兴之所致的聊,渐渐宁绒双颊的红晕越来越重,水汪汪的眸越来越迷离,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模糊,直至最后歪倒在沙发上,什么声息都消失了。

邝云修倾过身来拿掉她虚握在手空空的酒杯,转眼去看那两瓶酒,一瓶已然空了,另一瓶还剩了一半的酒。

宁绒约摸喝了半瓶的量。

耳边莎拉布莱曼的声音温柔低迵,像是深海中海妖勾魂的鸣唱,仔细一听,竟是那首曲已终人要散的“Timetosaygoodbye”。

邝云修不觉轻柔一笑,在无边静夜中尤如乍开的昙。他小心翼翼地将宁绒抱起,走向她的房间。

藉着厅外透进的若有若无的光线,邝云修顺利摸到床边,将宁绒轻手轻脚地置于床上,顺手打开了床头灯。

后背一沾上\床垫,宁绒便有所意识似的,微扭了扭身子,双眼却没有睁开,呼吸依然平缓匀细。

邝云修俯身,拉过一边叠成长条的天蓝丝被,小心地盖在她的身上。

灯光下,露在被外的俏脸娇小红酣,睡相甜美,嘴角微微上翘,似是两片沾着露珠的玫红花瓣拼成的一个吻,实在说不出的诱人。

邝云修保持着俯身的姿势,细细看那熟睡的人儿,漆黑的眉眼上,渐渐泛上一片自己也不曾察觉的温柔。

“生日快乐!”他低喃一声。随后,手缓缓伸向床头灯的开关,微微一摁,室内暗下。他便想拉直身子离开。

就在此时,床上好像有些窸窣的轻响,紧接着两只手胡乱的沾到他的身上,然后颈上一紧,两条纤细的手臂已然摸索着围上了他修长的颈项。

邝云修一呆,第一个念头就是宁绒醒了。

他维持不动,低声问:“怎么了?”

回答他的是富有韵律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邝云修才知道宁绒并未醒来。

他正要拿下那两只手,谁知那两只手却反而加了些劲,想将他拉向自己。

邝云修由始自终都保持低低俯身的姿势,既不太好用力,又不敢太大动作,以免吵醒那只小醉猫。这样一来,他的身姿不免有些别扭。

这时,宁绒又用劲扯他,口中竟还含含糊糊出声:“……抱枕……过……来……”

邝云修面上别扭一僵,简直有些哭笑不得,原来自己被当成了抱枕。

醉着睡着一直不能如愿将“抱枕”抱入怀中的宁绒,开始不安稳的扭着身子,喉咙里滚过一两声不满的哼哼。

邝云修知道,再这样下去,恐怕她就要醒了。

昏暗中,他有些头疼的轻叹了口气,有些认命的主动向宁绒靠了靠,再迟疑一下,臀bu轻轻挨上\床垫,脱了鞋,慢慢侧躺下去。

从很早的时候起,邝云修就习惯了将纪律一条一条缚在身上,镣链一般地锁着他的行为举止。可以前他并不以这些束缚为苦,因为他深知,严苛的镣链在关键时可能就是救命的绳索。

所以,他也早就学会与这些束缚和平共处。可是,自从遇到了宁绒,他忽然发觉身上的束缚实在过于沉重,他居然开始悄悄地将四肢伸出镣链外,以享取些自由。

他人生中从没有像这一刻那样,渴望将一切的顾虑统统甩掉……

可是,最后的一丝理智提醒着他,任性的代价,可能会让他追悔莫及。

一丝黯然在心头悄然潜滋,邝云修在暗夜中扯了扯嘴角,扯出无人能见的一丝苦涩。

——————

明天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同床而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