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狼魅:凤惑天下 [目录] > 第123章:番外二:继续抽风YY

《狼魅:凤惑天下》

第123章番外二:继续抽风YY

秦嬴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PS:这章不是作品内容,审稿编辑请解禁哈。

秦某人:咳,咳!某先声明一下哈,两位。今天的问题,有那么一部分是读者提的(不好意思啊,大大们,我先推卸一下责任)。

欣然,回头看看清逸:嗯。

清逸,侧目看看欣然:好。

秦某人:抹汗中……

问题一:

秦某人左看看,右看看:这个问题真的不是我想问的哈。

欣然挑了下眉:嗯。

清逸则颇有深意的看了某一眼……

秦某人:那个,你们对天狼有什么看法?难道就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三番四次的要……呃?

欣然脸色惨白,紧咬着嘴唇。清逸看起来还算正常,但看着某滴眼光也冰冷的些。偶滴神呐……

秦某人:其实,呵呵,也没什么好说的不是?谁知道呢。这个问题是政儿提的,有什么不满可以去找他。不用给我面子!那咱下一题,呵、呵呵。

问题二:

秦某人:忘了第一个问题吧,下面咱来个简单点儿的。嗯,我问了。你们的名字。

欣然:……沈欣然。

清逸:眼角余光扫了某一眼。

秦某人:玩笑,呵呵,这不是想着缓和气氛么?(我容易么我?)

问题三:

这个问题是我想知道的,那就是清逸你为何要把婚期放在二个月之后?欣然看看清逸,又看看某。

清逸皱起眉头:有什么问题么?

秦某人:问题倒是还没发现什么。你难道不明白有句话叫啥来着——夜长梦多?(我不是好心怕你急么?!)

清逸:我倒是希望,有梦就不要醒。

秦某人:笑~是啊,梦里我就是老大,想欺负谁就欺负谁。做梦的时候,海儿那个臭丫头也不会总是偷拿我的冰淇淋!还有政儿他儿子,那个嬴棋……我真是……呃,不好意思。忘情了。。。

问题三……不好意思,数错了,问题四:

秦某人:清逸本不是一个喜爱权利的人吧?而且也不像是个会被仇恨所左右的人,那么为什么还要弄忆然山庄呢?今天一天就陪掉了那么多的金砖!我看的时候,可是都肉疼(不好意思啊,暂时冷落咱家欣然了)!

清逸浅笑:我是喜欢的。

秦某人:啊?喜欢什么?

清逸唇角的弧度更明显:权利。

欣然回头看了看他,似乎和聪明睿智天下无敌的秦某人一样,对清逸这句话~完全无视!

问题五:

呃……秦某人坏笑中……

秦某人:这个问题也不是我提的哈,我这么含蓄的人儿~嗯,说问题。就是,你们成亲之后,打算要几个娃娃呀?你们都那么漂亮,娃娃一定是美人~而且还一定有气质,长大后一准是万人迷(为了生命安全,某先拍拍PP……)。

欣然:睁大眼睛看着我,一副被调戏了的表情(汗,这个表情可能是我YY了)。

清逸却做认真思考状……

某几乎是竖着耳朵仔细滴听……等到脖子都酸了,却还是沉默。切~小样~脑子里早YY到孙子辈了吧?不说?!不说拉倒!

问题六:

秦某人离开位置,站的远一些:欣然啊,那个琴抚伤你有无觉得很奇怪(说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瞥着清逸,时刻准备脚底抹油。其实,我也算冒着生命危险,是吧~)?

欣然沉思一会儿:是有些。

秦某人:那么,你真的就以为他是,认错人了?

欣然:难道不是么?

这时,清逸冲某笑了笑。其实,笑的挺好看的,我发誓没有起鸡皮疙瘩:呵,那就是认错了吧。其实我想说的是,他长得挺美的。我和他不是很熟,你能不能介绍我认识,合个影啥的?

欣然看看清逸:我也不熟悉的。

秦某人:哦~~~~~~~~~~~~(无线长音)

问题七:

你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梅山对吧?

欣然:嗯。

清逸:是的。

秦某人:那时的场景我也是略知一二,清逸还受伤了呢。那么好的皮肤,有伤疤总是不好的。现在好了没?

欣然挑了挑眉:我亲自诊治的,自然是好了。

秦某人:哦~~~~(有限长音)清逸啊,我指的可不仅仅是手臂上的,我是说当时的“相思”完全好了没?

清逸:这个问题是你问的?

秦某人蓦地悟到了什么:我问问题了么?我正要问第八题!

问题八:

秦某人:据说清逸的父亲杨枫在十八年前可是天下第一的美人,那是出门都要带面具的,不然会被骚扰~但母亲很神秘呀,清逸~你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点儿?

清逸:父母亲的事情,我所知甚少。

秦某人:嗯。

清逸:……

秦某人:完了?

清逸:嗯。

问题九:

秦某人:据说当初清逸你去找沈毅是因为通国宝藏。但自从沈毅死,无缺宫上下却对此毫不关心。难道是已经找到了?所以才有了那些金砖?

清逸:没有。后来才知道,通国宝藏只不过是一个传说罢了。

秦某人颇为失望的瞪了他一眼:是么?其实我力气好小的,你就算是告诉我了,我也般不了多少东西的。(哼~!小气~)

问题十:

秦某人:这次是最后一题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有下一次的机会。所以,我要问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清逸欣然,如果时间能够静止,你们希望把一生都定格在这一刻么?当然不是面对我的这一刻啦,而是在忆然山庄这几天的日子。

欣然噗嗤一笑:时间怎么可能定格?

秦某人:我是说如果。

欣然:哪天不都是一样的?

秦某人:……,清逸的看法呢?

清逸:……我不知道。

秦某人: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

清逸:知道的越多,背负的也就越多。

秦某人:……嗯。哲学思想……有前途。

欣然:何为哲学?

秦某人:谁知道呢。

秦某人:好了,今天的访问就到这里了。你俩都是太极宗师啊~就会打太极。几乎是什么重点问题都没回答。

清逸:那我们可以走了么?

秦某人:干吗急着走?公事办完了,咱不还有私事?我跟你们说啊,慕逍遥那个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海贼头头,海儿偷拿我冰淇淋,竟然还护短儿!南风北一向通情达理的,这次竟然也不管!你看……你们是不是管管?单挑的话……一定……嗯(某在心里YY着某个很邪恶的画面)。

欣然朝某脑后看了一下:那个孩子……

秦某人:孩子?(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啊!同志们!)一回头,果然!那张和他老爸一样俊美的脸出现在某的面前……

秦某人:嬴棋啊,你这是有什么事儿?

嬴棋:不是说早晨去找娘亲的么?她已经等了三十七分四十八秒。现在是五十秒了。

秦某人:啊!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那个,你父王他不在吧?

嬴棋:在的。在看钟表。

秦某人:汗流如住,我的天哪!

好吧……

这次的访问就在某的惨叫声中结束……

落幕。

……本章完结,下一章“ 祭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