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错爱:落跑王妃 [目录] > 第15章:什么才是爱?

《错爱:落跑王妃》

第15章什么才是爱?

夏梦彤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邵云飞摸摸脑袋,傻笑道:“原来你还记在心上了。”

“怎么,是这句话啊?那么既然说完了,公子请回吧。”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了。”邵云飞急忙辩解道,然后咬了咬下唇,终于下定决心道,“浅浅,和我一起离开这儿吧!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守护你的,会给你带来幸福和快乐的。”

浅斟不禁又想到了瑞,想到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轻率而认真的和自己说了这样的话,但也只有那一次而已。现在的瑞,大概就不会这样说,没有十足的把握,瑞是不会这样随意许诺的,因为他看到的是将来。云飞就似当年的瑞,看到和感到的只有现在,没有将来。

听着邵云飞一改往日吊儿郎当的样子,而是难得的认真而执着。看到这样的邵云飞,浅斟的心亦随之怦然一动,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对于今日这样的情景,浅斟也曾假想过许多次了,也想过许多的话来回答这样的邵云飞。可是此时此刻的自己,却又是这样的无言以对,也许事事都是如此,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去设想这些好那些,因为真正发生时,又是另一回事了。此时的浅斟能够的,也只是淡淡地道:“你想清楚了?”

邵云飞闻言微微一愣,想必并未想过浅斟会这样回答自己,连嘴角上那往日顽皮的弧度也变的平缓起来了,僵硬而仔细地道:“我,邵云飞想清楚了。”

看到邵云飞这般小心和认真,浅斟心突然的松了口气,浅浅一笑,抬起手,轻轻地放在邵云飞的手心中。

邵云飞开心地对之一笑,用力地握住了她的手,一双大大的手里紧紧地握着一双小小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白云青草间,邵云飞和浅斟两人在其中尽情纵马奔驰。高高地扬起马鞭,马儿随之飞奔而驰,耳边也伴随着风儿的轻声细语,一切的一起都是何等的逍遥和自在。

白云青草间,都洋溢着两人的欢声笑语。邵云飞时不时地讲些自己少时与老头在西域的日子,和这些年闯荡江湖听说的奇闻轶事,逗的浅斟笑的合不笼嘴;浅斟亦是向邵云飞描述着自己儿时在谷中的无忧生活,还会和邵云飞讲述一些只有神医门才真的的珍奇异兽,让邵云飞拍手称奇。

那些遥远而快乐的日子,两人都许久没有回忆过了,可是当真正打开记忆的封印时却毅然发现,原来它们还像从前般鲜活生动。原来这些年,自己仍然没有忘记它们的一分一毫,而它们带给自己的同样还是幸福和快乐。

药王谷里则是宁静、宁静、再宁静,继而是死寂。

得知浅斟的伤势已经痊愈的瑞,在京城处理好公务,就快马加鞭地赶到了药王谷,可是得到的却是斟儿和邵云飞一起消失的消息。

其实自那日第一次在药王谷看到斟儿和邵云飞时,瑞其实就发觉他们之间好像已经发生过些什么,而那些是自己不知道的。但是自己认为那些都不重要,因为他坚信自己和斟儿之间的感情,所以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做。

斟儿,你知道吗?现在你这样做是在背叛你和我之间的爱情!

瑞脸色苍白的坐在浅斟空空的闺房中,一动也不动已经三个时辰了。没有人敢靠近,因为谁也不敢也不想靠近这样的王。而此时的王身边只有一个在远远地站着,并没有走开的意思,他就是王的贴身护卫——鬼影。

鬼影,没有人知道他姓谁名谁,只知道他是这世上和王在一起最久的活人。作为王的贴身护卫的他,和王日夜相伴、朝夕相处,他自认为是这世间最了解王的人。

鬼影说自己此刻是最了解王的人,不仅是因为他是这世界上和王待在一起时间最多的人,和王一起经历了他的成长,而是因为他和王有过同样的经历。

自十四岁学艺归来就成了王的影子,从此开始了日夜相伴的日子。只是像王今日如此无助的样子,却是鬼影从未见过的。

所谓帝王之术,首先就是喜怒不形于色。

在王还是瑞王的时候,那是六年前。先帝的身体突然不适,胡王后突然发生政变,垂帘听政,朝野震动,人人自危。另一方面,福王作为胡王后的亲生子,更是作威作福,排除异己,甚至一度将瑞王关入地牢。就是那个时候,王也从未有一丝的惧怕和退让,更谈不上什么无助了。那段日子真的很长很长,直到一个月后,得到胡丞相的多番周旋和鼎立支持,才得以脱身。

让鬼影同样清楚的记得,还有浅斟小姐在瑞王府和王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只是女人啊女人,这是女人心海底针,变得比什么都快!从前她和王是那样的相爱,而今却和那个什么所谓的蛮族男子私奔了,这是何等的荒唐啊!放着高高在上的王,而选择这低等的贱民。

呆呆坐在那儿的瑞,苍白的脸颊亦渐渐有了血色,鬼影知道王已有了决定,而这个决定会是个痛苦而英明的决定。因为今日的一切与六年前的那日有着惊人的相似。那日王就是好似今日般,终于做出了迎娶胡皇后的侄女,也就是胡丞相的女儿为妻,那是个痛苦而英明的决定。

对于任何人来说,让自己最深爱的女人从这个世界消失的确是件艰难的事,但是却是明智的。自己也是知道的,那是因为自己有过同样的经历。

时光如梭,媚儿是自己这一生最爱的,也是唯一爱的女人。自己是师傅养大的,而她是师傅唯一的女儿,可谓是青梅竹马。

当自己十四岁奉师傅之命下山,成为瑞王的侍卫,以为那就是幸福生活的开端,却不知其实那是一切不幸的开始。

入宫,追随瑞王,这是何等的荣耀。只是有得必有失,男人入宫也是要失去一些东西的,从此自己也就失去了作为男人应有的快乐。

好在最后媚儿还是决定和自己还是成亲了。当时的自己真的很开心很开心,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也很感激她,发誓一定要给她全世界最美好的一切。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人既然选择了,就应该知道选择之后的生活是什么,意味着什么,如若不然那就不是幸福而是伤害。

在自己和媚儿成亲还没有三年的时候,就让自己发现了她的背叛。自己给她穿最好的,吃最好的,用最好的,可是她却选择背叛自己,真的是太可恶了!作为一个人,一个男人,最大的耻辱和伤害就是被心爱的人背叛。

当日,自己将那奸夫一剑穿喉,用剑指着她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什么都给你最好的,难道你还不知足吗?”

她却用忧怨的眼神望着自己,那种眼神直至今日自己都不能忘却。她用哀怨语气对自己道:“其实你不爱我。”,语毕,纵身扑向剑尖。

其实当时自己是可以让媚儿避开那剑的,可是却没有,因为自己知道自己是想她死的。

就在鬼影沉醉在往日的记忆中时,王却站了起来,打断了鬼影的思绪,道:“来人啊!传令下去,朕要修书西域王。”

闻言,鬼影的心中不由地生出一股莫明的激动。要决定了,要决定了,英明的王终于要决定了。

瑞王顿了顿,继续道:“书函的内容就写:‘我中原神医即日由西域国师护送前往西域,以求采取我国所需药本,望西域王全力助之得以早日归国。’就这些了,具体的你们在润色润色就可以了。”这样的修书内容是鬼影万万没有想到的。

待侍卫们退下,瑞的眸子微微发亮,自言自语般继续道:“斟儿,朕会等你回家的。”

鬼影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当日媚儿那双哀怨的眼神,也似乎又回到了儿时与她快乐的时光。

鬼影忽然明白了些什么,或者说是王让鬼影明白了些什么。原来自己就如媚儿说的那样,自己根本就不爱她,一直以来爱的只有自己。当初因为一己私欲而执意要和媚儿成亲,却不知其实是害了她。

爱一个人就要包容她所做的一切,爱她就要让她去选择她的幸福。

当日倒在剑下的她好象还想说些什么,当时的自己根本不想知道,也不去理会。现在鬼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媚儿当日想说的一定是,“谢谢你杀了我。”

是啊,媚儿她得到了解脱,她自由了。可是自己呢?要将永远禁锢在地狱里,永世不得超生!原本所坚信的在顷刻间轰然倒下,鬼影的口中也有了淡淡的咸味,一股血水从鬼影的嘴角流下。

鬼影知道自己这些年苦练的铁布衫崩溃了,可是鬼影并不觉得难过,反而是那久违的开心,因为他知道其实媚儿她是爱自己的,因为只有还爱着自己才会想要解脱。

……本章完结,下一章“国师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