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错爱:落跑王妃 [目录] > 第16章:国师府

《错爱:落跑王妃》

第16章国师府

夏梦彤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青如碧,天高可鉴,云隐林密,日照花妍,一路上风景极为宜人。浅斟和邵云飞却是少有闲暇去看那如画的湖光山色,因为他们已经被欢乐所环绕。

邵云飞和浅斟对于一路上的畅通无阻,并不是没有察觉,只是都选择了漠视,或者说是都珍惜这得来不易的片刻幸福和自由。对于他们来说,是冲动也好,任性也罢,只有把握住这分片刻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幸福总是短暂的,该来的事中都是要来的。

离西域越近,原本应该是离幸福越近才对。但事实却是,离西域越近他们的欢笑声越少也越小,心也越沉重。虽然邵云飞亦是不停的在说笑,浅斟也会配合的回以一笑,只是两人都知道彼此的心已是沉沉的了,轻松不起来了。末了,两人都开始默默无语地骑着马了。

终于到了西域,那浓厚的异国文化无时无刻的冲击着浅斟的视觉。西域的人个个都人高马大,想必这就是邵云飞为何可以将自己一拥入怀,让自己靠在他胸前时觉得厚实而安全的原由了。这又让浅斟不禁想起瑞,瑞的身体并没有他的外表看起来那般强壮,短暂的睡眠时间时时都在折磨着他那本就虚弱的身体,不知这六年来的他,还有没有服用当年自己留下的那张处方。

在一路上,浅斟也不时会想,自己到了国师府应该怎么样,会怎么样,往日的从容淡定亦是不知到哪儿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少女的羞涩和忧虑。

浅斟带着这样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到了国师府。一抹阳光照在国师府金碧辉煌的牌匾上,国师府的大门近在眼前,浅斟还来不及仔细看清门上的几个赤金大字,就被邵云飞拥入府门。

朱红色的大门向两旁敞开。自国师府内走出一对对人,共有三十二人,左右各一列,依次站好,齐齐望着邵云飞,眉宇间自有说不清的期盼和喜悦。

这些都不是浅斟所在意的,让她在意的是那两个纤纤身影,或者说是一个。一个为丫鬟扶着的美丽女子,如果仅仅只是她的美丽,或许不能吸引浅斟的目光。吸引着浅斟目光的是,那双原本应该美丽动人的双目被两个深深的空洞所取代,可怕的是,那双眼睛有着明显人为挖去的痕迹。

有人说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打碎给人看,然而却不知,如果将最丑陋的东西放入美丽的事物中亦是可怕的。

看着空洞洞的双目,浅斟心中不由地有些发毛,到底是谁硬生生地挖去了她的双目?作为医者,浅斟知道这双曾经美丽的眸子已是回天无术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浅斟不由抓紧了握着的手,邵云飞同样握紧了浅斟的手,但此时浅斟却不知道邵云飞到底是回应自己不要紧张,还是他也是因为本能的紧张而抓紧自己的手的。因为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那名女子,就是唐依依。

浅斟不知道为什么唐依依的双目会如此,其实本也可以不在意的,因为她此刻在意的只有邵云飞,但是她却明显的感觉到,此刻的邵云飞的心似乎很乱。这是怎么了?她为什么也会在国师府?是一直都在这儿还是才来的?既然她在这儿,那么邵云飞为什么又带自己来这儿呢?

浅斟的心中的疑问还没有的到应有的答案,那个紧握着自己的手却在突然间松开了。

邵云飞放开握紧浅斟的手,走上前一步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王有没有什么指示?府里没发生什么事吧?”

只见一名头发,胡须全白的老者上前一步,他的步伐稳健,完全不像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想必内功深厚,只是稍稍有些佝偻,他应声道:“回少主人的话,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发生,一切都安好,少主人放心。”

“云飞知道有泉叔在就可以放心的。”邵云飞笑道。

“是主人和少主人的信任。”老者不卑不亢地道。

“天气转凉了,泉叔可要保重身体。”邵云飞关心道。

“老奴的身体还是老样子,让少主人费心了。”老者不卑不亢地道。

“这样云飞就安心了,那么就有劳泉叔带这位小姐到西院暂作休息。”邵云飞吩咐老者道,并低声向浅斟解释,“我已离开国师府多日,虽说没什么大事,但还是有些琐事需要处理,你先随泉叔前往西院稍作休息。”

老者走向浅斟,道:“小姐,请随老奴这边请。”

闻言,浅斟连忙回了个揖,道:“有劳前辈了。”

一路上,两人没有交流,在泉叔的指引下来到了西院,那是邵云飞少时跟师傅习文习武的地方。

还未待浅斟细细打量一番,那老者就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浅斟道:“前面第二间房就是小姐的,请小姐好好休息,老奴告退了。”

浅斟连忙道:“有劳前辈了。”可是老者语毕后,看都没看浅斟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浅斟觉得很是奇怪,按理说自己和他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可是这位老者的眼神告诉自己,他好象认识自己一样,而且并不喜欢自己。可是浅斟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何时见过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特别的老人,如果自己见过那么一定会有印象才对啊。

浅斟目送着老者离去,却不想那老者走了几步却停了下来,转身道:“小姐初来乍道,许多事还不清楚,没事最好留在房中,不要乱走。唐家丫头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她住南院,如非必要,请小姐不要到南院去。”

闻此言,浅斟人有些僵硬了,没想到老者会这样直白的把话说出来,也可以确定那老者确实是不喜欢自己,只有应声道:“浅斟知道了,多谢前辈提点。”

泉叔又深深的看了浅斟,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却又未说,末了终于道:“请问小姐令堂是否姓柳?”

浅斟微微一愣道:“家母是姓柳,前辈认识家母?”

那老者好象只是想证实什么似的,或者说是已经得到了答案,所以也不在意浅斟的回答,只顾往前走着,将浅斟一人留在那儿。

浅斟母姓柳,闺名一个眉字。柳眉的双睛长的机灵活泼,秋水横波,别有神韵,人称“横波仙子。”,是当时武林盟主的独生女

浅斟越来越觉得老者甚是可疑,江湖上知道横波仙子的多,可是知道横波仙子姓柳的就少,而知道阿妈闺名的更是凤毛麟角。既然知道阿妈的闺名,想必私交不浅,那为什么自己却一点也没有印象呢,而且对自己这般的不客气或者说是厌恶?

浅斟摇了摇偷,算了,不了,其实这些都并不重要。

唐依依,只要想到她那双经脉尽毁的双眼,就不得不让浅斟放下其他的一切思绪。云飞从没有对浅斟说过唐依依已经双目失明,甚至对于他和唐依依之间的任何事情,云飞其实从来都是只字未提,就像是从没有事情发生过一样。

因为邵云飞一直都没有提,所以浅斟也没问。原本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用去想,可是,当唐依依活生生站在浅斟面前时候,浅斟就知道自己其实早已经是退无可退了,不能逃避那就只能面对现实。

看着她黑洞洞的双目,浅斟的心中除了发毛还有些什么别的,是害怕?是疼痛?或是惋惜?恐怕连浅斟自己是也不清楚。

唐依依究竟是个怎样的女人?邵云飞和她之间到底发生过怎样的故事?而泉叔的一席话又是何意?又是个三人游戏,逃离到这里的自己又再次陷入三人的战争中,一切的一切又开始复杂起来。

为什么处处都是复杂,为什么就没有只有两个人的地方?药王谷是这样,逃离到这儿也是,真的很累!累到继续想下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幸苦和茫然中煎熬,浅斟的目光为一扇没门的房间所吸引,将她从痛苦中拔离出来。浅斟知道那是邵云飞少时生活的房间。浅斟走了进去,看到他少时睡过的床,不由想起云飞在路上和自己讲过的少时趣事,忍不住笑了起来。

每个孩子都起不了早床的经历,而他的应该是最特别的吧!只要一说起与师傅生活的日子,邵云飞的嘴角就会不由得上扬,眼睛也会变得亮亮的。

少时,因为贪睡,清晨练功时邵云飞总会迟迟不到。就会引来师傅站到门外唤他起床,而他却像没事儿人般的继续他的美梦。过了许久见屋内还未有动静的师傅,则会感到自尊心受损,然后就想要“登堂入室”一探究竟,发现的是他还在呼呼大睡,上去就是一掌,而他则会一个鲤鱼跳龙门,立刻弹了起来,开始穿衣服。

师傅则会看在他难得这般的乖巧和听话的份上,摸着胡子满意的走出房门。可就待师傅前脚迈出房门,后脚他就合着衣服躺下继续睡了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记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