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错爱:落跑王妃 [目录] > 第17章:记忆

《错爱:落跑王妃》

第17章记忆

夏梦彤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芷儿在昔日浅斟的房中,为浅斟清理房间和点上龙延香,时不时地还会发上一会儿呆。站在窗外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的浅斟,心中微微地有些泛酸了,芷儿她还在等着自己回家吗?自己就这样不管不顾的离开谷,虽说自己知道瑞既然对自己还未忘情,就必然不会为难他们,可是看到这样的芷儿,心中还是有些不忍。

有人来了,浅斟跃上屋顶,是管家。

时光匆匆,那个曾经背着自己到处玩的大叔也老了,他佝偻着背,敲了敲门,道:“芷儿姑娘,你表哥来看你了。”

芷儿的表哥,浅斟也是见过几面的,只是不知怎样形容。在浅斟的印象中,他只是个极其普通的人,家中有几亩薄田,读过几年书,仅此而已。在浅斟看来,他和聪明又乖巧可人的芷儿并不相配。所以这么多年来对他一直都是冷冰冰的,也没有正眼看过。

可是今天,浅斟却从芷儿的眼中看到了女子特有的羞涩和喜悦。

是了,世间的事儿真的是说不清,在爱情上,也许并没有什么所谓的配与不配,有的只是——爱与不爱。

“芷儿,祝你幸福。”浅斟在心中默默地道,转身离开了。

雨突然就‘哗哗’地下了起来,可是不一会儿又停了下来,好像是在梳洗干净好迎接他们的主人。

雨后的山谷更加秀丽了,那原本的翠绿也更发清新了,溪水也涨了,都向岸边流淌着,岸边的野草也弯腰没入水中,享受着溪水特有的温柔。水草也随着水波惬意地荡漾着,鱼儿、虾儿在其中自由的穿梭着。一切都是那么的自在和悠闲。

这条小溪有着一个美丽的名字——心斟溪。

心斟溪是阿妈生下自己,阿爹为了纪念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结晶,他们的生命将得到延续而兴奋下亲自挖掘的。“心心”是阿妈的乳名,而“斟”则是取自自己的名字。这个溪承载着阿妈和自己的名字,也承载着阿爹对阿妈和自己的爱。溪水就是代表着阿爹阿妈的爱没有干涸的一天,将永远流淌着,只是爱真的可以这样永远流淌吗?

这条小溪有浅斟和阿爹,阿妈共同的回忆,有着她最无忧和快乐的时光。

对浅斟来说,童年是最快乐的时光,而那最快乐的时光大多就在这心斟溪旁。在溪水边,有自己和阿爹嬉戏的欢声笑语,还有阿妈坐在竹椅上的轻笑声,还有阿爹抱着自己搂着阿妈的身影,那里有着一切快乐的记忆。

看着在水中游窜的鱼儿,是那样的自在和惬意。可是自己呢?自己何时才可以这般地自在和惬意?

难道这一切真的都是上天注定的?自己命中注定是个要长伴古佛青灯的人,是属于道教?这就是自己的命,自己是不应该再挣扎,挣扎也只是伤了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

记忆如潮水般涌入思绪,那是二十年前,那时的自己五岁。

那日,天微蒙蒙地亮,看不清天空的云彩,天压的沉沉地,让人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药王谷来了个怪道士,身上穿的十分褴楼,还背着一个装酒的红漆大葫芦。他不像其他来看病的人,倒是像来做客的,疯癫的很。

小小的自己抓着奶娘的手,歪着脑袋在一旁偷偷地打量着他,却不小心被他发现了。他一把抓住自己的肩膀,由上至下地打量了自己,道:“这是那里来的小娃儿,邪得很,快跟着贫道离开这里,留在这里也是一场空。”说了就要把自己抱起来,吓的奶娘呼来了爹爹和娘亲。

那道人也并不惧怕爹爹和娘亲,直言不讳地道:“浅君天,贫道这也是为你们夫妻两好,你就不要再执着了。这女娃是属于道教的,你们养了也是白养,倒头还是一场空,不如现在让贫道带走的好。”

阿爹当即大发雷霆,道:“梦觉,休要胡言乱语。”并且立即就令人将他赶出谷外,而一旁的阿妈则像被点了穴般的,立在那里,脸色发白。

那道士长笑了几声,谷里的仆人围在一旁,却怎么也近不了那道士的身。道士取下背上的红漆大葫芦,打开,仰头喝了一口,续而道:“贫道念着你我相交一场,既然君天你执迷不悟,梦觉何谓执着,就此别过。”随后转身,就看不见了。

阿爹唤来奶妈将自己带回房间,阿爹则低声安慰着阿妈,远远地,自己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阿妈在低声哭泣着道:“君天,这都是我的错,这是命运,是老天夜对我的惩罚。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再待到这儿,更不应该生下斟儿。让斟儿延续我的命运,再承受这样的苦。”

原本以为淡忘的记忆又回到了眼前,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太多的迷团一直困绕着浅斟,让她都看不清前进的路。

为什么阿妈会说这一切都是命运?命运,到底指的是什么呢?那么就让自己从这个问题开始,理清思绪,先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到底要如何才能弄清楚这一切呢?浅斟不由又有些迷惑了,一切的一切都是这样的没有头绪。

突然,浅斟好象想起什么似的,站了起来。深深的望了北方一眼,自己想要弄清楚这些,去那个地方大概又会让自己想到些什么吧。

是的,是平心观。那里是阿妈带自己去的,也可以说是阿妈唯一次出谷带自己去过的地方。在通往平心观的道路会经过一个凉亭,还仿佛记得在那里遇到了一个一脸正气的叔叔。

还记得当日,阿妈带着自己在从平心观回药王谷的路上,曾在一个凉亭小憩,原本阿妈还在给自己擦拭额头的汗水,却不想一个叔叔走了过来。那个叔叔的样子,记不大清楚,只觉得他是一脸正气,看到叔叔来了,阿妈就让自己在一旁玩。

而正当自己在一边玩的正高兴时,却听见阿妈和那个叔叔大声的争吵。浅斟从未见过如此激动地阿妈,而经过几年对医书的学习和对阿妈身体状况的了解,浅斟清楚地知道阿妈的身体是不能动气的。

果然,本来就苍白的阿妈此刻显得更加苍白了,连那淡淡的唇色也变成浅白色了,然后开始喘不过气来了。那个叔叔也连忙停止了争吵,扶着阿妈,强行输入真气,可是丝毫没有好转,而且喘得更加厉害了。

浅斟急忙跑了过去,从怀中取出一个瓶子,那是临出门时,阿爹偷偷塞给自己的,取出一粒珠丸,送入阿妈的口中。这是阿爹专门为阿妈所制的药丸,服侍阿妈吃下后,阿妈的脸色也渐渐有了好转。

阿妈拉起自己的手,轻轻拍拍自己的手背,柔声道:“斟儿,阿妈没事的,别担心。”。然后阿妈和叔叔都开始沉默,过了好一会儿,阿妈才继续道:“斟儿,咱们回去吧!出来久了,你阿爹会担心的。”说着就要拉着自己想要离开。

那个叔叔起身挡住了去路,生气地道:“心心,你——”,语音刚落。反手就是一掌,把身旁的石头就震得粉碎。

浅斟看到刚刚还是完整的,也和自己玩了好一会儿的石块就这样粉碎了。自己当即就吓得“哇哇”大哭。阿妈一边温柔的安慰着自己,一边急急地埋怨地对他道:“师哥,你看你,还是老样子,吓坏孩子了。”说着就拉着自己的手,用飞鸟术离开了。

其实这么多年来,浅斟的心中一直有一个迷惑,就是自己的武功大多是阿妈所教授的,却几乎从未看过阿爹动武。按理说,武术一向都有强身健体的功效,可是阿妈的武功高强,但是身体却是那样的不好,而且怎么治疗都没有起色。虽然阿妈曾经说过那是从娘胎带的热毒,可是无端端的怎么会中毒呢?而且自己并没有此症状,按医理来讲,这类毒是遗传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浅斟许久都没有向如今这般,回忆和阿爹阿妈在一起的往事。不是不想回忆,而是害怕回忆,因为过去的点点滴滴就算是受伤也都是幸福的,而现在那怕是瞬间的幸福也都带着苦涩。

在不知不觉中,浅斟已经走了很远的路了,来到了少时来过的亭子,那日被一脸正气的叔叔所打碎的石块早已被人清理干净了。一切都是如从前一般,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浅斟坐在阿妈当年坐过的地方,闭上双眼,似乎是想感受阿妈当年的感受,却什么也没有。当年阿妈也是今日这般坐在这儿,物还是当年物,人却非当年人了。浅斟回忆起这些往事,突然睁开了双眼。因为浅斟觉得那位叔叔有点面熟,好像在哪见过,可是却又觉得和自己见过的那个好象有些不同。

到底是谁呢?浅斟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前不久才见到的人,因为这种感觉是刚刚才有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邪云帝之死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