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错爱:落跑王妃 [目录] > 第6章:瑞王府的时光

《错爱:落跑王妃》

第6章瑞王府的时光

夏梦彤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瑞王府的日子是单纯而惬意的。

瑞在处理公文或是看书时,浅斟就会在一旁静静的抚琴,借助静心诀用琴声来安抚他浮躁的心,让他静下心去做所有的事。

有时也会偷偷的在旁铺张宣纸,用毛笔细细的为他画像,先是浓浓的剑眉,然后是双英气逼人的眼睛,而那双眼睛则会泛出坚韧而温柔的目光。挺挺的鼻梁是浅斟最喜欢的地方,再是坚毅的嘴角,最后是乌黑而飘逸的长发。

有时瑞也会从繁忙中抬起头,发现浅斟在画自己,就要看,而浅斟则会用移花接木移开,在信手画个猪头塞给他看,继而两人笑成一团。

最难过的时间对浅斟来说,也许就是瑞每日必须上朝面圣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就只剩浅斟一人待在瑞王府里,

此时的浅斟也会再次拿起早己荒废的医书,制些简单的药材。偶有兴致也会亲自下厨弄两下,只是对于厨艺,浅斟并没有医术那样有天赋。多次因厨艺不精而烫伤自己,几度被瑞下令不得入厨房。

可是俗话说:要拴住男人的心必须先拴住他的胃。

浅斟还是很想让瑞吃上自己亲手为他做的饭菜,面对浅斟那些色香味尚欠的菜肴时,瑞都会开心的狼吞虎咽吃光光,边吃边夸手艺好,却不让浅斟吃一口,说是太好吃了要一个人吃光。其实是太难吃,不愿让浅斟伤心罢了。

在浅斟记忆中最快乐的日子就是,瑞出门办事的时候。

两人就会离开瑞王府,虽说瑞总是很忙,可是还是会抽出时间,是和浅斟两个人的时间,去过那些只有在民间才有的,自在而简单的幸福快乐。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都相安无事。

一日,浅斟半夜醒来,转头看看身边的人,却发现瑞不见了,就穿好衣服。来到那日和瑞相遇的花园,还看到远处的凉亭有人,定眼一看,是瑞。

浅斟偷偷地溜了过去想要吓他一跳。可走到近处,却感觉到了他无助的心情,浅斟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了,就傻傻得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好一会儿,瑞转身发现了身后的浅斟,朝她一笑,用手揽着她的腰,将她拥入怀中。

半会两人也没说话,瑞也只是紧紧地抱着她。

瑞开口了,道:“黄河一带又有疫情了。”

看着瑞紧缩的眉头,浅斟抬起手想要抹去他的担忧。可就要触到他的额头时,却被瑞抓住了手,放在唇上吻了一下,道:“珍儿,你真像个孩子。”

看着瑞对自己的笑容,浅斟发现自己是那样没用,什么也为瑞做不了。

治病对神医门来说是强项,而作为嫡传弟子的自己更是如此。只是现在面对的是瘟疫,不仅是自己从未接触过,而且也只是听大师兄大师姐们说是下等人得的病,肮脏是瘟疫的病源。多年以来能入药王谷求医的无不是当世骄子,得的不是疑难杂症,就是身中奇毒。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下等人。

虽说药王谷也常会对外赠医施药,但是自己却一次都没有去过,对于瘟疫的了解也仅仅是医书中的记载。可是自己总是被瑞保护,也是时候要为瑞做些什么。

瑞在处理公文或是看书时,浅斟就会在一旁静静的抚琴,借助静心诀用琴声来安抚他浮躁的心,让他静下心去做所有的事。

有时也会偷偷的在旁铺张宣纸,用毛笔细细的为他画像,先是浓浓的剑眉,然后是双英气逼人的眼睛,而那双眼睛则会泛出坚韧而温柔的目光。挺挺的鼻梁是浅斟最喜欢的地方,再是坚毅的嘴角,最后是乌黑而飘逸的长发。

有时瑞也会从繁忙中抬起头,发现浅斟在画自己,就要看,而浅斟则会用移花接木移开,在信手画个猪头塞给他看,继而两人笑成一团。

最难过的时间对浅斟来说,也许就是瑞每日必须上朝面圣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就只剩浅斟一人待在瑞王府里,

此时的浅斟也会再次拿起早己荒废的医书,制些简单的药材。偶有兴致也会亲自下厨弄两下,只是对于厨艺,浅斟并没有医术那样有天赋。多次因厨艺不精而烫伤自己,几度被瑞下令不得入厨房。

可是俗话说:要拴住男人的心必须先拴住他的胃。

浅斟还是很想让瑞吃上自己亲手为他做的饭菜,面对浅斟那些色香味尚欠的菜肴时,瑞都会开心的狼吞虎咽吃光光,边吃边夸手艺好,却不让浅斟吃一口,说是太好吃了要一个人吃光。其实是太难吃,不愿让浅斟伤心罢了。

在浅斟记忆中最快乐的日子就是,瑞出门办事的时候。

两人就会离开瑞王府,虽说瑞总是很忙,可是还是会抽出时间,是和浅斟两个人的时间,去过那些只有在民间才有的,自在而简单的幸福快乐。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都相安无事。

一日,浅斟半夜醒来,转头看看身边的人,却发现瑞不见了,就穿好衣服。来到那日和瑞相遇的花园,还看到远处的凉亭有人,定眼一看,是瑞。

浅斟偷偷地溜了过去想要吓他一跳。可走到近处,却感觉到了他无助的心情,浅斟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了,就傻傻得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好一会儿,瑞转身发现了身后的浅斟,朝她一笑,用手揽着她的腰,将她拥入怀中。

半会两人也没说话,瑞也只是紧紧地抱着她。

瑞开口了,道:“黄河一带又有疫情了。”

看着瑞紧缩的眉头,浅斟抬起手想要抹去他的担忧。可就要触到他的额头时,却被瑞抓住了手,放在唇上吻了一下,道:“珍儿,你真像个孩子。”

看着瑞对自己的笑容,浅斟发现自己是那样没用,什么也为瑞做不了。

治病对神医门来说是强项,而作为嫡传弟子的自己更是如此。只是现在面对的是瘟疫,不仅是自己从未接触过,而且也只是听大师兄大师姐们说是下等人得的病,肮脏是瘟疫的病源。多年以来能入药王谷求医的无不是当世骄子,得的不是疑难杂症,就是身中奇毒。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下等人。

虽说药王谷也常会对外赠医施药,但是自己却一次都没有去过,对于瘟疫的了解也仅仅是医书中的记载。可是自己总是被瑞保护,也是时候要为瑞做些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瘟疫之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