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狼意缠缠:莫少,滚远点! [目录] > 第27章:27、人有旦夕祸福

《狼意缠缠:莫少,滚远点!》

第27章27、人有旦夕祸福

miss_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嘶,这个么……”白胡子老爷爷递过来的竟然是一管毛笔,沫蝉拎过来不知怎么下笔。

“字都不会写,还好意思当老师么?”他伸手接过毛笔去,“看我的。”

沫蝉真想踹他一脚,“我又不是你书法老师!”

却见他悬起手腕,那蘸饱了墨的毛笔矫若游龙,在白纸上写就一个字。字体骨架清奇,笔锋尖峭如竹叶,秀丽若兰枝。

“哇,好厉害啊,”沫蝉崇拜地抱紧双拳。可是等看清了那个字,她就笑不出来了,“你,你写什么呢!”

阳光转过青布旗风洒落下来,照亮那个大大的“蠢”字。

“你找死啊你!”沫蝉面上可挂不住了,莫邪笑着躲闪她的拳头,伸手攥紧她手腕,促狭扭头冲那白胡子老爷爷喊,“您老就给测测这个字!”

白胡子老爷爷拢着胡子笑,伸手召唤他们俩,“来,我给你们破一破。”

沫蝉忙红着脸推开莫邪,不理他一脸得意的坏笑,扯着他袖子回到桌子边,“您老请说。”

老爷子用毛笔分别将“春”与两个“虫”给圈出来,“姑娘,别以为他写这个字是为了揶揄你。实则蠢之愿意是这样:春为春雷炸响,二虫惊醒——意为万物复苏。”

沫蝉还是瞪莫邪,“您老是替他说合。他叫我虫,于是才写这个字,是说我是笨虫子呢!“

“哈哈。”老爷子抚髯大笑,“非也非也。天下万物皆为虫:鸟为羽虫、蛇为鳞虫、虎威毛虫、龟为甲虫——而人么,乃是裸虫。”

“哦?原来还有这样的解释!谢谢您老人家,我又多学了知识。”沫蝉向老人家礼貌地躬身,底下还偷偷踢莫邪,扭头跟他暗暗说,“学着我点。这才叫尊师重道。”

老爷子继续解释,“当春乃发生,蠢蠢而欲动。嗯,姑娘,你跟这位小哥儿的红鸾星动了。”

这个字原本以为是他的恶作剧,却没想到被老人家给说出这么一番说辞来,沫蝉红了脸扯着莫邪赶紧朝前走,边走边用手掌给自己滚烫的脸颊扇风,“这老爷子,胡说八道什么啊。测字算命神马的,果然都是糊弄人的。”

“你凭什么不信?”他懒洋洋被她拽着走,含笑望着她满脸的红。

“还用说么!”沫蝉红着脸扭头瞪了他一眼,“他还说什么你跟我,红鸾星,什么的……我们是一家人,怎么可能嘛!”

沫蝉听选秀的民俗学老师说过,小地方的人是很在乎同姓不通婚这个规矩的,甚至有的村子里同喝一口井的井水的人也是不许通婚的,就是怕血缘会太近了。她跟他……这不是扯淡嘛!

况且——沫蝉黯然下来,况且远枫已经离开她;更何况,还有狂犬病这个巨大的阴影。

“你怎么了?”他看见她原本灿烂的一张小脸黯然下来,忍不住伸手捏住她下颌,“你在担心什么?”

“哎别闹。”沫蝉拍开他的手,“人有旦夕祸福,说不定哪天我就死了呢。”她说完便笑着跑向前去,指着前面一间酒吧,“诶,陪我去喝杯酒吧。我现在,忽然很想醉一下。”

……本章完结,下一章“28、绕着圈子来见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