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狼意缠缠:莫少,滚远点! [目录] > 第33章:33、犯错

《狼意缠缠:莫少,滚远点!》

第33章33、犯错

miss_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都怪漫天萤火太耀眼,她的眼睛都被光芒迷乱,当她发现不对劲儿向后使劲退开时,在万千萤火里心惊胆战地看见他灼热的眼。

“呸呸呸!”沫蝉使劲用手背擦着嘴唇,脸颊仿佛要燃烧起来,“刚刚是什么东西落到我嘴上!”

绝对不会是……,反正肯定不会是……!

莫邪在漫天萤火里背过身去,月白的衫子被风撩动,映着星火,竟然有说不清的曼妙翩然之姿,“当然是萤火虫啊。你是蝉,人家是萤火虫,同类相亲。”

“咳咳……”沫蝉被活活呛住,“你说,你说是萤火虫?”她发誓他就是瞪眼说瞎话呢,要是萤火虫——能有那种“口感”么!

他微微挥手,驱散了尽职当灯泡的萤火虫,走过来立在她眼前,“……那你觉得,刚刚是什么?”

“我!”

尴尬的热沿着骨头缝儿爬上来,沫蝉觉得自己的面颊也足够煎鸡蛋了。她懊恼转身,“算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她率先大踏步走去,莫邪立在将散未尽的萤火里,傲然扬起下颌,“你说,那个晚上江远枫的眼睛,像是天上最亮的星?你知道,天上最亮的星是什么吗?”

小P孩儿,又想挑战她身为补习老师的权威了是不?沫蝉跺脚转身,“这还能考住我?——天狼星!”

“哼,你知道就好。”

神马她知道就好?沫蝉没听懂他这没头没尾地说什么哪,却没忽略掉他唇角隐约勾起的一抹得色。

“诶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沫蝉伸手扯住他衣袖。

他挑眉望她,“月老的测字,你忘了?”

“神、神马?你说那白胡子老公公是谁?”

他一副“你继续装”的表情。

沫蝉心虚气短地垂下头去,“你又胡说八道你。啊我明白了,那老公公肯定姓月,所以简称月老。”

“嗯哼。”

他竟然又臭P地这么哼!沫蝉抬头瞪他,“夏莫邪,我想我今晚上跟你已经说得够多了。我跟江远枫的故事,这么多年连闺蜜都没说过,我都只告诉你了——所以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不会再说这些稀奇古怪的话。”

好吧好吧,也许这小P孩儿情窦初开,身居在这小山沟里又没怎么见过外头的女生,所以对她格外好奇了些。她不怪他,她好好引导他就是了。

“真可惜,你不是我。”他莫测高深地居高临下凝望她,嫣红薄唇再度靠近。

“诶你这小孩儿你怎么这么执迷不悟呢?”沫蝉哪儿想到还能惹出这样的麻烦来啊!

“若你不来,也许一切还有转圜。”他眯着眼望她,修长手指落下来抚住她面颊,细致轻抚,“可是既然你来了,我就不会再放过你。”

“你……”沫蝉还有万语千言,可是只说出一个字,就被他落下来的唇给封住。

漫天的星光都乱了套,千万星辰全都出轨往下掉。沫蝉只觉眼前金星直冒,被他贴着唇,耐心地撬开了牙关。他的舌尖儿修窄,带着不可思议的曼妙香气,缠绕住她的舌,逗哄着她与他缠磨。

唇舌勾缠起的香津,全被他细细啜入,他贪婪地噬着她唇内柔软与甜蜜;却也有几个按捺不住的刹那,喉结滚动着溢出饥饿的低吼,直至用牙尖啮住了她的唇,反复品尝过数次,才终于叹息着放开。

他捏紧她下颌,黑瞳如醉,“月老说,你是我的了。”

看到这一节,月花朝忍不住跳上来:“苏妈苏妈,小爷说的月老,是我变的吧?”

谢谢cathy、多一嘴的红包。

……本章完结,下一章“34、命定的伴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