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狼意缠缠:莫少,滚远点! [目录] > 第47章:47、傩舞

《狼意缠缠:莫少,滚远点!》

第47章47、傩舞

miss_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是傩舞。”

“傩舞?”沫蝉好奇,“小邪我们去看看吧!”便不由分说拉着莫邪的手钻进人群,汇入那一片声浪的热烈里。这样便可以略去心底的惆怅了吧,是不是?

以为只是看戏,沫蝉却被那些面具给吓着。日光黯淡,城中灯火尚未穿透夜色,那些傩舞者的面具便在跳跃的火光中显得格外狰狞:犄角、獠牙、火眉、金面,身上又都穿戴着红头巾、绿鞲衣……仿佛百鬼借着幽冥闯入人间来!

忘了是哪个神话故事里说过,这样的日冥时分正是一天中阴气最重之时,天地之间人鬼并行。

“啊!”沫蝉吓得几乎向后跌去,手不由自主又抓住莫邪的手。

他在她头顶隐然一笑,转到她身后去张开双臂,她便自己扑进他怀抱中去了。前后左右都是摩肩接踵的人,她无路可逃。沫蝉瞪他,用指甲偷偷掐他,却都不济事,沫蝉气得咬牙,“你看过《超生游击队》,还是《爱情公寓》啊?你怎么跟黄宏和吕子乔似的,就知道用鬼故事吓唬女生啊?”

呸呸呸,沫蝉说到这儿就后悔了。黄宏和吕子乔用鬼故事吓唬女生的目的,都是把女生搂到被窝里去——她怎么说这个呢她!

“别怕。”他只是淡淡地笑,“忘了我名字里有‘邪’么,它们哪敢惹我,你在我怀里才最安稳。”

沫蝉一怔。她听说过天地为正邪二气所生,所有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凡是不属于正气的,便都可统属于邪门歪道。他说的便是这个意思,而不是说他个人吧?

他的体温柔柔环绕着她,沫蝉果然感觉舒服了许多,便笑起来,“说得跟真事儿似的。什么邪啊、怪啊的,他们不过都是演戏的罢了,难道还真的是百鬼不成?”

他抿唇不答,只映着明灭不定的火光静静望她。

沫蝉心跳一乱,“nuó舞是哪个nuó?什么意思?”

他扳了她的手,摊开掌心,用指尖在她掌心写字。刺刺痒痒,仿佛被电流击中,沫蝉红了面颊闪躲。却还是聪明地记住了那个字的笔画,“这个字,是什么意思?青岩人又为什么要跳这傩舞?”

他答:“傩,人+难,‘难’原意是‘哀鸣之鸟’、‘就擒之鸟’,引申为被妖魔控制住了的人;傩的意思便是能驱魔除鬼的人。”他双瞳看似宁静,却染满了夜色的幽深,望向场中的青面獠牙,“而他们,戴上面具的那一瞬间,便是鬼了。”

“啊!”沫蝉惊得又是一声低呼,“你又故意吓我吧!”

场中的戏码沫蝉也渐渐看出了几分意思,仿佛是一个女子驱鬼,百鬼不甘几欲反扑,却终邪不胜正,最后皆大欢喜。沫蝉便也笑了,傩舞既然是驱鬼之舞,结局原本就应遵从人意才是。

夜色渐浓,灯光也更亮起来,演员们摘下面具,观众们也渐渐散去。个个走到莫邪面前都恭敬躬身,莫邪只是淡然受了。沫蝉伸手拍他,“唉,你这小孩儿太没礼貌吧,那么多叔伯甚至是老人,你竟然就这么昂着脖子——就算你是村长的孙子,也不能这么着啊!”

沫蝉努力忽略,那些村人防备地落在她面上的目光——是绿蚁给了她答案,绿蚁说她也是面目颇似那肉身像的,想来村人们正是因此才这样看她吧?

他竟也顺从点头,“好,我还礼。”

人如川流,从他们面前走过,他便也每个都回以一礼。只是这回礼倒让村人们更诚惶诚恐。沫蝉叹了口气,“我们走吧。”

一路上沫蝉都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故意寻个话题:“诶,傩舞里那个驱鬼的女子是谁呀?那么年轻,却那么厉害!她后来,又怎么样了呢?”

【谢谢蓝的大花、小鹿狂奔的红包。】

……本章完结,下一章“48、虫,对不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