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狼意缠缠:莫少,滚远点! [目录] > 第57章:57、惘然一梦

《狼意缠缠:莫少,滚远点!》

第57章57、惘然一梦

miss_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沫蝉是在午后醒来的,房间里静静的,白墙四壁,上头轻黛浅墨地映着窗外的树影。耳畔依旧只有无尽蝉鸣,不知疲倦地潋滟成海。

她知道这是在哪里了——江宁医院的病房。也就是江远枫家的医院。

虽然这世上的医院的病房没有太大的差别,可是江宁医院的病房却有自己的特色:白色墙壁之外,桌椅板凳都是清爽的果绿色,雅致而宁静。

对江宁医院,她真是再熟悉不过。小时候她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悄悄地潜进江宁医院,走过每一间科室和病房的门口,想从那些桌椅门窗里找见江远枫的影子。后来与江远枫在一起,她以为所有的用心良苦,都终于梦想成真。

沫蝉又阖上眼,将昏倒前的记忆重新推演了一遍。不知道是不是隔着这一睡,便只觉之前的一切都只是黄粱一梦:青岩的一切、火车的脱轨,生死擦肩而过的刹那,白狼随着沉重车厢一同坠落山崖……全都烟气袅袅地不真实了。

怎么会有一头狼救了她,而它自己却掉下了悬崖……定然都是错了,都只是一场梦罢。

“沫蝉,你醒了?”

门口响起母亲秦雅惊喜的呼声,母亲已经来一把攥住她的手,泣不成声,“孩子你终于醒了,吓死妈了。早知道铁路会出这意外,我就不让你去了。”

沫蝉却哭不出眼泪来,只望着母亲问,“我被送来医院,他们怎么说?”

“自然是铁路意外,否则还有什么原因?”秦雅只当女儿刚刚醒来,也许神智还未恢复全,“那一车的人都受了惊吓,也有不少一同入院的,不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唯独你昏厥,情况最严重。”

“呃。妈看您说的,我不过是睡了一大觉,没什么大不了的,您别担心。”

白狼的出现说起来太诡异,她还是不告诉妈了,省得妈也跟着担心。

又休养了两天便可出院。吊了两天水,出院的时候就又是活蹦乱跳的她。办理出院的时候,她转弯抹角打听过小红,只可惜“小红”根本就是她自己给人家取的名字,所以院方没能给出答案。

她又搜肠刮肚,发现她唯一知道名姓的只有叶树森一人。她只能安心等着出院之后去拜访叶树森,也好知道她昏倒之后究竟又发生些什么事。

其实本心里,她不想去找叶树森。也许因为他最后的坚持拍照,让沫蝉不快。

回到家沫蝉磨蹭到吃晚饭,还是给莫愁打了个电话。莫愁该知道小红姓甚名谁,还有——她想知道莫邪的情形。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莫名为莫邪悬心起来。也许都是被那白狼闹的,她便想确定身边每个人都会安好。

莫愁的电话接通,沫蝉直问小红,莫愁闪烁其词。沫蝉就笑了,“师太,你再当我不知道,那就只能说明你是白痴。”

莫愁便说不出话了,半晌才讷讷,“那就叫他小红吧,我今儿就给他改名。”

“这是什么话?”沫蝉怎么听怎么别扭。

莫愁嗫嚅了声,“他叫红禾。他又喜红,叫小红正好合适。他辈分小,你给取个小名儿也不为过。”

莫愁都这样说了,沫蝉便也没多问。她打电话给莫愁,原本重点就不是小红,而是莫邪。

“……小邪他,还好吧?”她小心地问,“身子倍儿棒,吃嘛嘛香?”

莫愁又迟疑了半晌,才强打精神般地笑,“是。”

“那好吧,我挂了。替我跟三叔公、莫言和小邪问好。”

仿佛还有千言万语,却都不知该从何问起了。莫愁一向是跟莫邪在一处,莫愁接她的电话,莫邪应当也能听见,可是却没有半点动静——那便算了吧,算了。

【谢谢1017552876亲的鲜花。】

……本章完结,下一章“58、难画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