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妃狠绝色 [目录] > 第7章:捉的就是你(三)

《毒妃狠绝色》

第7章捉的就是你(三)

一溪明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杜蘅身姿笔挺,双手搁在膝上,端坐在桌子旁。

紫荆毕竟年轻,没经过什么阵仗,立刻便腿软了:“小,小,小姐。”

“睡不着,”杜蘅含着笑,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你再斟杯茶给我。”

紫荆眼里闪过疑惑,莫不是药下得少了?

也不敢多问,依言倒了一杯茶过去。

“坐~”杜蘅接过茶,却不急着喝,示意她坐下,不疾不徐地道:“你伺候我,多少年了?”

紫荆勾着头挨着她坐了,局促地捏着衣角,期期艾艾地答:“五,五年?”

“这五年,我可曾把你当下人看?”杜蘅问。

紫荆略感诧异,抬起头飞快地睃她一眼,触到她灼人的目光,吃了一惊,立刻又垂下头去。

一颗心在胸腔里怦怦乱跳。

小姐性子温和,待下极宽,莫说训斥打骂,连大声喝斥都少。

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从不藏私,很大方地分给身边的丫头。

甚至连自己的绸缎,首饰都任这些丫头随意取用。

“可曾,亏欠过你?”杜蘅再问。

紫荆沉默了。

小姐待她再好,也只得些小恩小慧,如今夫人又殁了,更是连自身都难保了。

比不得柳姨娘当家,手里掌着她的生杀大权!

“我待你不薄,为何要伙同张妈设计害我?”杜蘅满怀怨愤,冷不丁出言质问。

紫荆霍地抬起头,惊惶失措地望着她,张着嘴,一声惊呼正要出口,忽觉腰间一麻,身子便软软地趴在了桌上。

杜蘅缓缓收回手,白嫩的掌心上躺着一枝银簪,簪尖上还滴着血。

她镇定地把簪子插回发间,伸手把茶取过来,在鼻端闻了闻,缓缓灌进了紫荆的嘴里,笑道:“蔓陀罗不易得,可别浪费。”

紫荆拼命地挣扎,无奈竟使不出半点力气。

被她捏住了下巴,将整杯茶涓滴不剩尽数咽了下去!

眼里不禁浮起绝望的泪光。

杜蘅伸手叉到她腋下,将她拖回床上,俯身望着她,柔声道:“既是张妈亲自挑的,想必人品是不错的。”

说罢,便径自爬上了床,推开窗户。

眼前横着一道丈许高的砖墙,窗下是条排水沟,中间是条数尺宽的窄巷,黑漆漆直通到佛堂。

她骑在窗框上,忽地回过头,笑道:“啊,突然想起,你今年二十了,也该要放出去了吧?明儿好好求求柳姨娘,说不定就成全了你。”

紫荆惊恐地瞪大了眸子,嘴里不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杜蘅却不再理她,纵身跳了下去。

这等轻浮孟浪之事,在前世,莫说是做,连想都不敢想!

如今,她却再没了任何顾忌。

只要能生存,给对手有力一击,莫说只是爬窗,便是荆棘遍地,她也义无反顾!

……本章完结,下一章“捉的就是你(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