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目录] > 第20章: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第20章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云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雨磅礴,密集而下。

冰冷的雨水流过白素的眼睛,她仿佛回到了被她压抑在时光废墟里的黑色雨夜,她忽然间感到很害怕,她用幻觉来麻醉自己,但是如今,她痛了,连带额头上的疤痕都在痛……

曾经,国务卿白素在国内外有着极深的影响力,被誉为“S国的脸”。

如今,S国的脸毁了,在她的额头上有一道被缝了八针的伤疤,因为是在偏僻的乡村诊所缝的,医生没有缝针经验,迟迟不敢动手,最后见她高烧昏迷,无奈之下看着书现学现缝。

他真的没有经验,麻醉剂份量不够,她从高烧中痛醒,痛苦的抓着床棱,紧咬的唇齿间尽是血腥味。

医生吓坏了:“我这就给你再打一针麻醉剂。”

他在擦汗,白素看着手足无措的医生,虚弱的笑了笑,“还有六针,我受得住。”

对他,她心存感激,平时只能医治小病小痛的他,把濒临死亡,已经一脚迈进鬼门关的她一点点的救了回来,所以即便后来拆线,她看着镜子里额头上的“蜈蚣疤痕”,她的心也是温暖的。

但是如今,有小孩目睹她额头上的伤疤,缩在他母亲怀抱里惊恐大哭时,她忽然间觉得很冷。

雨水砸落在她的眼睛里,然后滑落下来,流到她的嘴里,原来就连雨水也是咸的……

“你是怎么走路的,横冲直撞,没长眼睛啊!”小男孩母亲护着儿子恶狠狠的瞪着白素,眼睛里尽是嫌恶和后怕。

之所以怕,是因为对白素的伤疤余惊未了。

原来,就连大人也害怕……

“素素——”

无尽的寒冷中,有人蹲下身体,紧紧的攥住了她的手,声音焦急:“有没有摔伤?”

她身体一僵,听到徐泽在跟被撞母子交涉,垂落的视线里,她只能看到有零零散散的行人围在一旁看热闹。

她成了笑话吗?

多么狼狈的她,丢人吗?不丢人,因为她在笑,她慢吞吞的抬起头,她在等,她的狼狈应该让他看到的。

瞧瞧楚衍,这就是当年的国务卿白素,她如今三分像人,七分像鬼。你应该还没有见过鬼吧?

震惊。依然是如昔俊雅脸庞,不同的是缺少墨镜遮挡,冷漠眉眼间夹杂着难以掩饰的震惊!的确该震惊,现如今的白素是不是跟你预期设想的不一样?

手被抓的越来越紧,有些发疼,他不再言语,良久良久之后,眼神深痛,艰涩道:“怎么会这样?”

可能是秋风吹袭,他的声音竟有些颤抖。

其实,发抖的那个人是她,她之所以发抖,不是因为冷。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最深处的痛恨,除了恨还是恨。

“别碰我。”她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她说,你别碰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