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目录] > 第31章:有一种痛,说不出道不明!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第31章有一种痛,说不出道不明!

云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国宴握手,她的手指很冰凉。

她不会知道,当第二天冬日正午,耀眼的阳光穿过落地玻璃窗时,他站在那里所感受到的温暖,远不及她手心片刻冰凉。

对于他来说,她是他永远都无法摆脱的过往和记忆。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她是一个理性而淡漠的女人,太过聪慧过人,但也太过敏感绝情。

七年前,他给她打电话:“有关于你我的婚事,你可以拒绝。”他承认自己很卑鄙,一方面对她心存渴求,另一方面却又不耻自己的口是心非。

没有人知道那一刻,他有多紧张。

电话里,她短暂沉默,然后她说:“就这样吧!”那天她挂断电话,似乎不容许自己迟疑变卦,利落中却又带着莫名的悲壮。

他握着电话,听着里面空洞的回音,失神良久。

四年前,似乎是一场无言的终结,不过这次先打电话的那个人是她。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字,剩下的你看着办吧!”她挂断电话的声音很利落,没有丝毫留恋和不舍。

那天,他拉开窗帘,寒风吹散房间内的阴霾,流露出淡淡的白光。他这才意识到下雪了。

两年前,她脸庞苍白冷漠,决绝的拉开门,瘦削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没有话语,她和他甚至没有说上一声“再见”。

后来,各种法医报告证实她已经死亡。

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疼痛在他身体里蔓延游走。

徐泽问他哪里痛,他说不出来,他觉得自己全身都在痛,但在他身上却看不到任何的伤口。有人说他的痛在心里。

他一遍遍的拨打着她的电话号码,回应他的只有寥寥数音。

“您好,我是白素,我现在接电话不方便,有事请留言。”

他轻轻的笑。你看,她只是有事不方便接听罢了,自始至终都从未离开过。

焦躁消除,他忽然间觉得内心很寂静,他每天西装革履,用大量的工作来麻痹自己,到了晚上开始彻夜的失眠。

乔梁对他说:“阁下,我们去看心理医生,好不好?”

那般小心翼翼,令他忍不住笑了起来。但无声笑过之后,他却说:“好。”

虽是心理治疗,但那里却是他难得放松的休息室,只因在那里,他梦见最多的那个人是她。

梦里面,她身处素园淡淡含笑,踮起脚尖,伸手想要触摸栀子花瓣。

“素园的栀子花树似乎都很高。”够不到,她干脆转身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走过去抱起她,抬眸看着她清冷的眉眼,含笑问她:“现在不是触摸到了吗?”

“你是故意的?”她低头看他,眉眼清亮。

他笑,他是故意的吗?也许……

……本章完结,下一章“初恋和丈夫,她的20岁和25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