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目录] > 第32章:初恋和丈夫,她的20岁和25岁!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第32章初恋和丈夫,她的20岁和25岁!

云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素做了一场梦,梦里面她回到了首都,正值春季,她置身其中,城市里的花全都开了,开的姹紫嫣红,开的那般热闹,以至于忘记了季节变迁,忘记了时空迁徙,忘记了生与死,于是就那么决绝的开成了一片被世人遗忘,废弃的花海。

她总是会想起她的20岁和25岁。

20岁,她失去了她的初恋。

他叫慕少卿,一个很英俊的少年。

她喜欢称呼他是少年,而不是男人。她对他的记忆定格在少年和少女时期,那是一段很容易就发生爱情的青葱岁月,以至于后来再见,她一直觉得恍然若梦……

慕少卿看人的时候眼神锐利而明亮,当他盯着她看时,她会觉得那双眼睛太过肆无忌惮,反而让人无所适从。

他喜欢将她抱起来往上抛,然后在她的尖叫声里,把她牢牢接在怀里。

他说:“傻瓜,我会牢牢接住你,下次不要再害怕了。”

可是下一次他故技重施的时候,她还是会觉得害怕,这种害怕来源于一种天生的不信任感,哪怕在他身旁,都无法给予她足够多的信任。

她性情冷漠,记忆中很少掉泪,有人说她这种女人很绝情。

父亲说:“素素,女人心狠一点没什么不好,至少不容易受伤。”

她将父亲的话记在心里。爱和受伤素来成正比,它们是平等的,所以当她20岁那年,慕少卿忽然从她人生里悄无声息的消失时,她只是沉默的坐在花园秋千上,一遍又一遍的荡秋千。

“想哭吗?”父亲跟她一起坐在秋千上,搂着她轻声低问。

“哭不出来。”她淡淡的笑,她笑的那么云淡风轻,只因她不想让父亲看到她的伤口。

“那就不要哭,因为……”父亲拍了拍她的肩,起身离开:“这时候哭泣,眼泪只会变得越发廉价,而且毫无意义。”

她看着父亲的背影,父亲不知道的是,就在那么一瞬间,她的眼睛里忽然涌出了眼泪……

25岁,她失去了她的丈夫。

他是楚衍,不同于慕少卿看人时的锐利和肆无忌惮;也许身处权利顶端的男人大都如此,他看人的时候,通常不动声色却又淡漠疏离。

他从未将她高高抛起,然后再牢牢接在怀里。他会在她没有察觉间就握着她的手,直到她略显冰凉的手指在他掌心里一点点放松温暖,方才松开。

那么低调冷淡、漫不经心,好像适才手与手之间的缠绵和暧昧,只是一场梦。

那天,她站在素园,抬眸望着头顶上的栀子花树,他不知何时走到了她面前,然后在她清冷的目光下,沉默的将她抱高,方便她伸手触摸栀子花。

那一夜,栀子花香气在梦中经久不散。

如今,她再次闻到了熟悉的栀子花香气,好像近在咫尺,又好像很遥远。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那么艰难,好像她之前睡了很久,很久……

……本章完结,下一章“重回素园,现实倒计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