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目录] > 第54章:白素,我要定了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第54章白素,我要定了

云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寂静中,慕少卿眼神血红,话语尖锐却带着蚀骨的疼痛:“有些话我不得不说,因为它憋在心里太久,憋得我都快喘不过来气了。她离开S国,前往非洲之前,我连挽留她都不敢,因为她看起来很累,我连勉强她受累都舍不得,可是你呢?你把她从非洲带回来。回国后的她因为你,脸上开始有了笑容,我看着你和她甜蜜恩爱站在一起,我在笑,但我的心却在滴血。我有说什么吗?我有试图拆散你们吗?但我的一味成全换来的却是对素素的毁灭。你把她带回来,却不好好待她,反而因为唐天瑜让她受尽了委屈。你对唐天瑜有责任,我相信,只不过你把责任尽数挥霍到了床上。”

慕少卿直勾勾的盯着楚衍惨白的脸,寂静开口:“你应该很清楚,素素出事以后,在她的通话记录清单里,她出事前最后拨打电话的那个人是你……那个电话很有可能是求救电话,但你却没有接,你为什么没有接?因为唐天瑜在医院里快生了……”

“不是——”楚衍心思剧痛,这种剧烈的痛楚,需要他拼尽全身力气才能保持清醒,他艰涩开口:“苏安在极地遇难时,她就一直在跟我提离婚的事情,后来苏安脱险回国,我和她每次都因为离婚的事情不欢而散,我以为那个电话,我以为……”他以为那个电话又是离婚来电,所以才会挂断没有接听,如果知道……

没有如果了。楚衍整颗心,仿佛被人狠狠捏在手里攥玩,眼里一片迷蒙缠绕。

慕少卿声音很轻:“你知不知道,秦川给我打电话说她还活着,我有多高兴,但我上飞机之后却在害怕,我怕见到她之后,我会忍不住流泪。我想问她右手臂还疼不疼,但我不敢,我甚至不敢把目光落在她的手臂上。她那么脆弱,那么敏感,如果我对她的伤残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悲悯和怜惜,她都会痛不欲生。你跟我们不一样,你不是特种兵出身,所以你永远都不会明白那条右手臂对她来讲究竟意味着什么?她的骄傲、她的自信、她的荣誉和辉煌,都被那条残废的右手臂给毁了……”

“毁了——”

这一声,悲恸入骨。

慕少卿抬眸,眼眶中有泪水汹涌滑落,瞪着楚衍的目光恨意难消。

楚衍身形摇摇欲坠,慕少卿说的对,他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慕少卿转身离去前,他说:“所有人都知道我和你不合,我也没打算藏着掖着,从今天开始我要清清楚楚的告诉你:白素,我要定了。”

慕少卿走了,楚衍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

真的无动于衷吗?活了三十年,楚衍的心有好几次像现如今这么疼通过,但这样的绝望,他共经历过两次,一次是白素遇难,一次就是现在。

寒气吸入肺腑,脸上的疼痛早已麻木,但眼泪却再也无法抑制地缓缓滑落。

……本章完结,下一章“没有人了解他,他是孤单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