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目录] > 第7章:爱慕者,此恨绵绵无绝期!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第7章爱慕者,此恨绵绵无绝期!

云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养成的习惯,清晨六点准时惊醒,连城的天亮的很早,有阳光把树影倒影在墙壁上,光影斑驳,深深浅浅。

她摸了摸枕头,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眼泪。右手残废初期,她白天浅淡的笑,但是到了寂静无人的晚上往往蜷缩着入睡,噩梦纠缠,翌日醒来,她摸自己的脸,满手都是潮湿冰冷的眼泪。

起身拉开窗帘,阳光正浓,她笑了笑,如此平淡的生活是最安全的,没有伤害,没有痛苦……很好。

做好早餐,白墨已经洗漱完毕来到了餐厅。

“别忘了喝牛奶。”她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分心叮嘱白墨。

“好。”白墨吃了几口早餐,端着一杯牛奶走到她身旁坐下,斟酌了片刻,这才开口:“昨天唐锐叔叔来家里找你,但你不在,他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临走时他说他今天会再过来。”

“我昨天一整天都在家。”白素意味不明的看着白墨。

白墨吐吐舌,闷笑道:“你在睡觉,我故意找借口打发了他。”

“可以跟我说说原因吗?”

“你拒绝的爱慕者明天就要结婚了,我担心你面对他会觉得尴尬。”白墨把牛奶喝完,拍了拍白素的肩起身离开。

白素看着白墨的背影,摇头失笑。

唐锐是白素的邻居,一个笑起来很干净的男人,不喜欢说话,但却会每次制造巧合帮白素提东西到家门口。

白素说:“唐锐,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你是个好男人,我不想误了你的人生。”

唐锐有些伤感的看着她:“我知道我配不上你。”

她的心忽然痛了一下,有一种液体在眼眶里迅速膨胀,再次抬头时笑容依旧:“唐锐,不是你配不上我,而是我……配不上你。”

如今的她早已丧失了爱上一个人的能力,但千疮百孔的白素褪去所有的光环,残缺的身体,死寂的灵魂,依然有男人愿意爱她,就是这份情足以让她心存感动了。

她走到阳台上给唐锐打电话,那个明天即将成为别人新郎的男人接通电话后一直在沉默,然后他说:“我要结婚了。”他试图让语气轻松起来,但听来多少有些忧郁。

“幸福。”她淡淡开口。

“……你也是。”

结束通话前,唐锐说新娘信基~督教,明天的婚礼会在教堂举行,他迟疑的问白素明天会不会参加婚宴?

楼下有人在打羽毛球,他们是一对步入迟暮之年的夫妻,不久前他们在小区里刚刚举行了一场金婚庆典,那样的喜悦感染了在场每一个人。

“是哪个教堂?”白素是这样问唐锐的。

挂断电话,有片段在脑海中闪现,遥远的总统府国务卿办公室里,俊雅冷峻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知道你对这桩婚事有着诸多不满,但……忍忍吧!几十年很快就过去了……”

她缓缓闭上双眸,抬起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右手臂,那里不再有疼痛,但上穷碧落下黄泉,此恨绵绵无绝期!

……本章完结,下一章“栀子花香,可曾想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