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枭王 [目录] > 第1章:001、锁狼监狱的邵东

《枭王》

第1章001、锁狼监狱的邵东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邵东这个人有点狠。

初三的时候他和班上最漂亮的女人打赌,女人说只要他敢从三楼跳下去,她就让邵东打一炮。

结果剑邵东真的跳下去了,那女的两眼发直浑身僵硬差点口吐白沫,只得兑现了承诺。

高三的时候,邵东的姐姐被学校混混刀哥非礼。邵东在厕所里窝藏一夜,次日刀哥上厕所的时候被邵东连砍五刀,震惊整个校园。

刀哥恢复自后找邵东报复,打断邵东一条腿,在邵东身上连砍十六刀。

刀哥以为邵东死定了,想不到最后邵东居然带伤追了一百米,一剑飚血从背后将刀哥捅死!

后来邵东又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邵东因为这件事情没能想大家那样考上梦想中的大学,而是被关进了监狱。

华中地区最残忍的监狱——锁狼监狱。

锁狼监狱里关押着的大多是犯下十恶不赦大罪的死囚,其中不乏犯下滔天大罪的江洋大盗。这也就使得监狱充满了血腥和死亡。

在这里打架斗殴是常事,偶尔打死个把两个人也不算什么。

人死了狱警便将尸体扔到荒野喂狼。

周围是一片荒山,狼群出没,猛兽极多。监狱的供给多半都是用直升机或是装甲车来输送,一般的车辆出没在山林里,几乎都会成为猛兽野狼的猎物,就更别说是徒步的个人了。

这也是这里的罪犯从来不敢逃狱的原因,在监狱里有高墙铁锁可以阻挡野兽入侵,但是离开监狱必定是死路一条。

长年来,逃狱的罪犯都被野兽吃了去,就连这里的狱警都有不少被野兽吃了去。

宿舍、操场、食堂几乎就是邵东生活的全部。

少年斜靠在铁窗下,抬头看着那几许难得的阳光。阳光映射在少年的脸上,显出一张年少英俊而坚毅的脸。

和以前相比,少年的脸上少了几分张狂,多了几分沧桑。

他举起右手,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伤痕,还有一条蛇一样的可怖伤口,看上去触目惊心。

在常人看来这些伤口或许很震撼,但是在邵东眼里,这些不过是家常便饭。

监狱里有两个人很牛叉,一个是张大炮,一个是熊三爷,两个人俱是江洋大盗。监狱里的其他人无不依附在这两个人手下。邵东不屑,所以刚进来那天就被张大炮打断了两只手的臂骨!

邵东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

张大炮当着八百号囚犯和三百狱警的面打断了他的双臂,臂骨俱断,骨头都翻出了皮肤之外!

这样的痛苦邵东承受的起,但是让他无法承受的是:

张大炮打断他双臂还不算完,居然当众撒了一泡尿要邵东喝下去,不然就邵东就得死!

结果他喝下去了!

他没有哭,也没有掉眼泪,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活下去!

只有活下去,才能洗刷这一份耻辱!

这是他心中永远无法忘记的耻辱,是他内心永远的痛!

随即张大炮还在邵东的脸上跺了几脚,留下一句——平哥说落后就要挨打,我说弱者就是被人践踏的可怜虫!

这句话比有形的刀更加锋利,刺透灵魂的伤!

邵东的伤太重了太重了。如果不是遇到那个老头子的话,邵东早就死了。

那天邵东看到监狱的最角落处有一个叫花子打扮的老头,老头子见他可怜,就带着他来到一个破烂的密室,将他的断骨神奇的接了回去,仅仅过了一天邵东就感觉到自己的双手恢复了大半,老头子还传授给邵东一套刀法。

起初邵东不以为然,奈何监狱生活实在无聊,邵东没事时候也就耍上一耍,渐渐他居然有一种浑身热血沸腾的感觉。

而后他发现这套刀法威力不凡,久而久之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骨结实了很多,全身出现了很多线条型的肌肉,一米八个头的邵东变得更加刚硬了。

再后来,邵东已足够撂倒三五个大汉。

邵东恢复之后变得十分低调,张大炮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再说锁狼监狱有八百号囚犯,他也没太过注意邵东了。

邵东也都尽量避开和熊三爷张大炮的人接触,暗中刻苦耍练老头子传授给自己的刀法。他心中有无边的愤怒,有无边的耻辱,他只想做一件事情——杀了张大炮!

张大炮那一句“弱者就是被人践踏的可怜虫!”无时不刻的萦绕在邵东的心头刺痛着邵东的灵魂!

每一次吃饭,邵东便要将自己的饭分一部分给那叫花子,因为叫花子特别能吃饭。而老头子每每都会指点邵东一二。

如此三年光景过去了,这三年来,日复一日,一年又一年,很多人都在监狱里自杀亦或是发疯了,邵东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

其中的孤独和寂寞,那一份在绝望中等待绝望的苦楚,也只有监狱里的人才能够明白。

死囚和一般的囚犯有本质不同。死囚在进入监狱的时候已经被剥夺了政治权利终生,没有任何人可以去监狱探望,等待他们的就是在监狱里终老一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绝望和死亡。多少人因为受不了这种煎熬而自杀,又多少人因为耐不住寂寞而发疯发狂……

少年的手从铁窗上滑了下来,长长叹息一声,“诶,第三年了。”

囚犯晚上是要被锁在宿舍的,宿舍两个人一间,门口由大半个手腕粗大的铁条锁着。白天可以在外面自由活动,大部分罪犯都是白天被张大炮熊三爷打死的。

床铺上一个在咩脚指头的胖子说,“邵东,你那毛病又犯了?实话说吧,进来的囚犯,从来就没有出去过的。这监狱每天都有人被饿死被打死、神经病病死无聊死寂寞死……但是每天又有新人进来……进这儿的都是死囚,狱警才不管你是饿死还是被打死呢。就更别说是离开这里了。”

这是邵东三年来的室友,叫胖三,年纪和邵东仿若,和邵东相处的不错。因为当年杀了郭镇长全家老小,被关押进来五年了。

每每邵东绝望透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的时候都会想到胖三这个人。想想这大胖子都在这里待了五年,自己才三年,没什么的……

邵东来到下铺床头上摸出一个小袋子,里面是烟丝和白纸。这烟丝是邵东暗中找狱警搞来的,当初进监狱的时候他将自己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私下给了一个叫做阿东的狱警,阿东也就平时多照顾邵东几分。

这些烟丝也是阿东给邵东捎带的。每一次邵东觉得生命没有意义有强烈自杀的冲动的时候,都是靠抽烟来让自己镇定的。

他卷起一根烟递给胖三,给他点燃。然后自己卷了一根,点燃后吸了一口,“在这里三年了,却还没个盼头,真不知道这暗无天日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胖三很惬意的吸着烟,“我们在这里还有什么盼头啊,死亡就是我们的盼头呗。”

邵东看了胖三一眼,“别这么消极,说不定会有奇迹的,你我才多大啊,大好人生还没开始就谈结束,太没出息了。”

胖三愣了一下,“诶,前段时间熊三爷和张大炮为了抢一个新来服役的叫陈华的妞,居然大打出手,连上前拉架的狱警都被打死了好几个。虽然说这锁狼监狱死个把两个人没什么,但要说突然死了大片,监狱长也没办法像上面交代。紧接着,监狱长的儿子在监狱被杀了,这让监狱长极为愤怒,特别邀请了一个很牛的人来管理监狱,挫一挫我们的锐气。”

邵东挑了一下眉毛,“很牛的人?”

胖三点头,“嗯,据说是特种部队的精锐,这会儿大概也快要来了吧。”

邵东不屑的说,“大家都在这里等死,还挫他妈祖宗的锐气。监狱长也是个混帐人物……”

邵东还没说完,胖三一把吓得跳了起来,“别这么大声你……这话要是被监狱长听见了,你我活不过明天。别说你我了,就连张大炮熊三爷这样的人见了监狱长还不是乖乖的。”

邵东吐了一口唾沫,“我呸,反正横竖都是死,有什么了不起的。监狱长要是把我惹毛了,我照样捅死他。”

胖三听了哑然失色,然后狠狠的抽了一口气,“还是兄弟够霸气,我他娘也真是挫了,当初杀人我眉头都没皱一下,进来这锁狼监狱,居然越混越回去了。”

就在胖三邵东聊天这会儿,监狱里便传了口哨声,随即有狱警来开门,“活动时间到了。”

早上六点,囚犯们便可以自由活动了,一直到晚上十点狱警们才会将他们重新关入宿舍囚笼。

邵东从床底下拿出一个一米长手腕粗的空心钢管,将烟头掐灭扔在地上,然后一脚跺了上去,“我出去做点事!”

胖三看到邵东手上的钢条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你要去干什么?找张大炮算账?”

邵东点头,“嗯,我要去捅死张大炮!”

胖三大吃一惊,“你疯了,你又不是新来的,你应该知道张大炮的手段,曾经华中地区的江洋大盗。连与副市长在层层守卫之下都被他杀了。华中地区什么东西他没偷过?偷人偷钱偷银行什么事没干过?但是多少年来一直都没事,最后要不是特种部队将他逮捕当地警方根本拿他没办法。进入锁狼监狱后,他一个人连砍四十六个死囚,硬生生将他前一任老大崔大牛给砍死了。这等手段在锁狼监狱里除了熊三爷谁还敢惹他啊。你现在当枪匹马的去找张大炮,不是去送死么?”

邵东冷冷的看着铁窗,“三年前那一碗尿,我邵东一辈子都记得。三年来,每日每夜无时不刻都有一把尖刀刺在我的心尖上。男人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能活的没有尊严!”

胖三听了大惊,“你真的要去啊?玩真的啊你?

邵东冷冷的说,“不错,我要去捅死他。如果我回不来,我床铺下的那一袋烟丝归你了!”

说完邵东就走出了铁门,胖三大惊失色,“卧槽,东哥……你这不是送死么,给我回来。”

……

操场上已经有不少人在散步了,张大炮就住在操场旁边二楼的大厅里,大厅经过简单的改造有点儿家的感觉。虽然用的是破被子破窗帘……但是在锁狼监狱里已经是最好的待遇了。

破床破枕,一个彪悍男身下压着一个苗条女。

“嗯……哦……你不要这么粗暴,不要这么粗暴啊,疼,疼……”苗条女在身下一脸的痛苦。

“……爽,真爽……”张大炮在上面很投入,紧紧的揉着身下那个女子,几乎要将她的身体都揉碎。

“啊!”女子尖叫一声,忽然在张大炮身上咬了一口。

张大炮大怒,一巴掌掴在那女子的脸上,“陈华你个臭婊、子,让你做我的女人是看得起你,别他妈的给我不识相,配合一点就可以少吃点苦头。”

陈华已经泣不成声了,张大炮继续动作起来,一直到他完事了才停下来,“还不赖,真是爽透了。这破监狱几年才来一个像你这般姿色的妞,以后有你伺候着,这日子也就滋润多了。”

就这个时候,帘子外忽然传来一阵声音,“炮哥,有个人扬言要捅死你。”

张大炮大怒,“放肆,什么人这么大胆,是熊三爷那软蛋么?去告诉他,我张大炮之所以还让他的狗头贴在他的狗脖子上,是因为给他面子。”

“炮哥,不是熊三爷的人。”

张大炮微微皱了下眉头,“监狱里除了熊三爷那阳痿老,还有谁这么不识像。”

“炮哥,是那个小子,邵东。”

张大炮不解,“邵东?什么几把玩意儿?”

“就是三年前被炮哥打断双腿,还喝过炮哥拉的尿的那个小子。”

张大炮思索了好长时间才想起来,“哦……我突然想起来,是那个小赤佬啊,艹他妹的他还没死啊……我穿衣服就来。对了阿信,你把他捆起来,等我来搞死他。”

阿信说,“ok。”

脚步声渐远,张大炮在陈华秀白的脸上摸了摸,“我的妞儿,等炮哥办完事情回来,咱们继续。”

张大炮走出了大厅,正好看到一群人围着邵东一阵猛打,除了人影和喊声外也不知道状况。

张大炮大喝一声,“住手。”

大家停了下来,纷纷列在两边,让出了一条通道。

张大炮看到一个少年站在十几米外,手里握着一根钢管,身上好几处都受了伤,不过少年却冷冷的瞪着自己。

这眼神着实叫人心寒。

张大炮歪着脑袋,藐视的看着邵东,“好你个小王八,你大爷的居然还没有死。据说你想要捅死我是不是?”

“是”邵东远远的看着张大炮,“我今天要捅死你!”

张大炮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你也配说这话?我呸,给我提鞋都不配!你算个什么东西,狗杂种!”

少年双手青筋暴起,眼神发红,虽然没说话,但是却比说话更加让人心悸。

张大炮旁边的阿信忽然大喝一声,“草泥马,炮哥出来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那个贱妇的肚子里。你他娘是哪里蹦出来的种?居然说要捅死炮哥?脑残还是怎么子哦?卧槽,不知道大家受得了受不了我反正是受不了了!”

少年紧紧的咬着下唇,一字一句的说,“张大炮,为了三年前的那一碗尿,今天你一定得死!”

张大炮怒极反笑,“哈哈……你还记着那事情啊,这么丢人的事情你都记着?真是难为你了啊。怎么着?今天又想来来尝尝我的尿是不是?我现在尿是没有了,到是可以拉一泡屎给你尝尝。”

张大炮哈哈大笑,“来啊,去装一泡屎过来,我要亲眼看着这小王八吃下去。”

说完居然真的有个家伙用碗装了一泡屎,然后举着碗走到邵东身边,“小子,居然和炮哥过不去,简直不想混了。吃下去吧!”

阿信这时候给张大炮搬了一张凳子来,张大炮牛叉哄哄的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小王八羔子,还等什么呢,吃下去!”

邵东紧紧的握着钢管,笔挺站立,并不说话。

阿信喝道,“阿允,还等什么,他不吃你就喂他吃!狗,天生就是来吃屎的!逼他吃下去!”

那个端着一碗屎的大汉听了大喜,脸色更加牛叉了,“小子,没听到炮哥和信哥的话么,吃下去!”

旁边的人也都哈哈大笑起来,“这小子脑残了吧,当初喝了炮哥的尿居然还不知道长进,居然还敢来这里闹事。”

“这个人确实很傻、逼。上次炮哥没弄死他算他命大,现在居然自己送上门来,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在整个锁狼监狱,除了熊三爷之外,谁敢这样和炮哥叫板啊。”

……

笑声一片,笑脸一张一张。

阿允更是伸手去捏邵东的脖子,想要将他的脑袋按进碗里。

可惜的是阿允的手腕神奇的被邵东捏住了,少年手中的钢管猛然劈在阿允的脸上,将阿允的身体打的连连后退。

接着,他双手握紧钢管,猛然击在阿允的脑门上。

“碰!”脑浆迸裂的声音在场上响起,这一声响让所有人的笑容都凝住了,变成了惊骇!

阿允倒在地上,脑浆一地,身体在抽搐,差不多去了。

周围人都大目圆瞪的看着邵东,眼神里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少年踏上一步,用钢管指着远处的张大炮,“张大炮,三年前的那一碗尿,是我邵东这辈子从未有过的耻辱,我忍辱负重一千个日夜,就是为了捅死你!”

少年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蹦跶出来的,让周围每个人都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意!

(朽木新书,大家喜欢吗?求收藏推荐书评……朽木拜谢!)

……本章完结,下一章“002、史上最牛的少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