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枭王 [目录] > 第2章:002、史上最牛的少年!

《枭王》

第2章002、史上最牛的少年!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周遭的看客的表情简直是惊骇之极!

谁料到3年轻那个被逼喝尿隐忍的少年,今日竟会如此刚烈霸道!

他们实在是为邵东的举动吃惊,这阿允显然是有两下子身手的,就算他一点身手都没有,光看阿允那一身结实的肌肉也知道不好对付。

却不成想邵东三两下就把人家打的脑浆迸裂,而这下狠手的小子竟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要说邵东是一个三十四岁的江洋大盗,举手投足之间做出这样的决定,大家也不觉得什么。可做这件事情的居然是一个才二十岁的少年,怎么能不吓人?

张大炮用一种看着外星人一般的眼神看着邵东,眼珠子都突出了一大截,“呦哈,好小子,有两下子啊,有点狠啊你。”

邵东双手握紧了钢管,“是爷们就少放屁,单挑还是群斗?快快放马过来!”

未等张大炮说话,一帮的阿信脸上浮现一丝轻蔑,他开口道,“我呸,就你这样也配和炮哥动手?阿大阿基啊八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这杂种给弄死了!在锁狼监狱的地盘上,还没有人敢和炮哥过不去!”

话音未落,三个肌肉男走了出来。他们手里拿的是比邵东更粗更长更大的钢管。阿大的体型虽然比邵东大上一号,但是邵东到底是有一米八出头的身高,加上一身线条型的肌肉,和他们比也未必差到哪里去。

阴戾之气自邵东的眼神之中爆闪而出,压抑三年的屈辱在这一刻展现毫无节制的爆发了出来,他握住钢管的右手因为用力而呈现出苍白色。

“去死!!”

邵东一声暴喝,毫无花俏的就是一棍抡了下去。

“哐!”阿大右手横举钢管抵抗,两个钢管砸在一起,钢管都瘪了下去。

阿大的右手虎口震裂,再也拿不稳钢管,掉在了地上。

一招!阿大竟扛不住邵东的一棍!

钢管对撞使得双手都麻了,邵东强忍住麻痛,大喝之下用钢管的末端顶撞阿大的脑门。

“噗!”的一声阿大就头目眩晕倒地晕过去了。

旋即邵东沉身,右腿一个大横扫,将冲上来的啊八和阿基硬生生的踢翻在地,一脚踢断阿八的肋骨,钢管砸断阿基的膝盖。

三个肌肉结实的粗壮男就这么一下毫无还手之力。

“张大炮,你手下的喽罗们都是这么废物?!今天我一定要你把那陀屎吃下去!”阴狠,暴戾的眼神让人心寒。

这举动着实把旁边的人吓着了。

“好厉害的身手!”

“好狠的小子啊!”

“够狠!”

……

阿信冷喝一声,大手一挥顿时有十个大汉操家伙冲上去围攻邵东。

面对十个人举着家伙冲过来的可怕场面,换做一般人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但是邵东却是一步不退,而是大喝一声冲了上去。

纵然说邵东经过三年的苦练,已经和以前判若两人,纵然邵东从来就没有退缩过,但是十个操家伙的人同时冲上来,邵东一时间也疲于应付。在砸倒三个人之后邵东的肩膀上就被钢条击了一下,邵东硬是将这揪心的痛苦吞了下去,硬生生一钢管抡在那人的脑袋上,顿时将一个人大的脑浆迸裂。

紧接着他手臂上又被一个彪悍大汉砍了一刀,伤口深可见骨。那大汉依旧狠狠的压着刀锋,试图要将邵东的右手都给切成两半。

“卧槽!”右手青筋暴起,因为巨大的痛苦面色都惨白无血。左拳勉力握紧,隐隐有些发酸,但最终还是一拳击在那彪悍大汉的右脸上。带着极大愤怒的一拳将大汉的整张脸都打得朝左边凸了过去,大汉也跟着飞起落地,在地上抽搐再也站不起来了。

接下来的一幕便让所有人感觉到牙齿发酸。

别人砍邵东一刀,邵东都不闪避,而是硬挨着被砍一刀的痛苦,将对方抡死!

最终那十多个人全部倒地了,而邵东却浑身是血的站着。

因为他们砍邵东一刀的时候会愣一下,但是邵东挨别人一刀却是连眼皮儿都不眨一下的将对方抡死!

每一个人在邵东身上留下一道惨目的伤口的时候,那个人就会被邵东击翻在地。在留下十余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之后,十个大汉都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只有邵东依旧还站着。

如果说一开始的邵东在别人看来是狂妄少年的话,那么此刻的邵东就成了一头真正让人心里发寒的野狼!

邵东的眼睛已经血红,死死的瞪着张大炮:“张大炮!”

阿信忽然有些惊悸,转头问了一句,“炮哥,这小子似乎有两下子,我亲自动手结果了他吧?”

张大炮冷冷的瞪着邵东,心中忽然有点儿发寒,顿时大手一挥,“拿我的刀来,这个小王八,我亲自弄死他。”

阿信拿过一把一米五长的大刀递给张大炮,张大炮接过大刀,一把站了起来,大步朝邵东走去,“好小子,你这倒让我刮目相看了,有我出道那会儿的三分神韵。不过我要让你知道,炮哥就是炮哥,野种他妈的就是野种!”

大刀猛的朝邵东的脑袋上劈了下来,邵东两只手握着钢条去抵挡。

“哐啷!”结果虎口都被震裂了。

他再也握不住钢条,钢条被打落在地上,张大炮猛喝一声,上前一步再度抡刀劈下:“你去死!”

这个时候邵东才体会到,张大炮能够成为锁狼监狱的两霸之一,其实是有原因的。这个人的身手实在是太可怕了。

以致于旁边的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炮哥出手果然不凡,就是牛、逼啊!”

“炮哥实在是太猛了,不愧是当初享誉华中地区的江洋大盗,就这等神威,不愧是我们的大哥。”

“刚才我还觉得这小伙子有点猛来着,现在看了炮哥的手段,小伙子根本不算什么……他死定了!”

人们都在想邵东是怎么挂掉的,但是没有人想到——

面对这么一刀,邵东居然不闪退。而是大喝一声冲上前去,用脚拨起一个根钢管握在手里,猛然捅向炮哥的肚子。

阿信惊呼一声,“这邵东真他妈不要命了,居然拼着被劈成肉酱的危险也要捅死炮哥……实在是太狠了!!!我还没见过这么狠的人!”

其他人也都纷纷惊了,“好狠!一个人居然可以对自己这么狠!”

“我现在才发现,这个少年才是最可怕的人了!”

“噗嗤!”

大刀砍在了邵东的右肩膀上,明显的传来骨骼断裂的声音,鲜血都从邵东的肩膀上激射出来。

少年的嘴角也忍不住有鲜血流出来,纵然他拼着被砍一刀的痛苦,手中的钢管也没能捅进张大炮的肚子里。邵东一手握着钢管,另一端却停留在张大炮肚子一尺外的空中,再难进半分。

张大炮大笑道,“你个狗杂种,现在知道炮哥的厉害了吧。还想用对付其他那一招来对付我?你以为你挨我一刀就能够捅死我么?哈哈哈……笑话!我这一刀之下,你连动都动不了,拿什么来捅死我?啊?啊??哈哈哈……”

邵东全身都是鲜血,嘴角却是露出一丝微笑,“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一把刀么?”

说完,邵东仰天长啸一声,“我要捅死你!!!!”

“磁……”邵东的肩膀贴着刀锋往前滑去,鲜血飚射,他整个人猛然往前踏了一步!

“死!”邵东猛喝一声,钢管捅入穿了张大炮的肚子。

“厄……”张大炮死死的等着邵东,然后看着拿一根捅入肚子里的钢管,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你,你……你……你够狠!”

邵东双目血红,猛地将大炮肚子里的钢管拔了出来,鲜血飞溅在他的脸上,将他整个人衬的有几分阴森,“张大炮,我说过,今天我一定会捅死你!世界上不是每一个人都你都蹂lin的起,敢侮辱我邵东,你就得死!”

邵东一脚将张大炮踹倒在地,然后拖着张大炮的身体来到那一碗屎旁边,将他的面狠狠的按入屎里。

邵东狠狠的按着他的头在屎碗里移动,“吃,给我吃下去啊!!!”

“我说过,敢这么侮辱我邵东,我一定会加倍的讨回来!!”邵东仍旧用力的按着他的脑袋,张大炮一边在呕吐一边在求饶。过了许久邵东才松手,张大炮才抬起头来,大口的呕吐。

“饶了我,饶了我。”张大炮肚子被捅穿,加上连续的呕吐使得他格外的虚弱。

邵东冷冷的说,“告诉我你是什么?”

张大炮,“我是炮哥。”

“碰!”邵东一钢管打在张大炮的脊梁上,不理会张大炮的尖叫连连,“炮你家祖宗,龟孙子。”

“是,是,我是龟孙子!求大爷你饶了我吧。以前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给你道歉,我对不住你。邵东……东哥,东哥,是我对不住你!”

邵东笑了,牙齿上都染满了鲜血,笑起来颇有几分吸血鬼的可怕,“哈……哈哈,求饶?一句求饶就能够驱散我心中这无限的委屈无穷的仇恨么?”

“你,你想干什么,你……你不会是……卧槽……”

“碰!”钢管狠狠的砸在张大炮的脑袋上,脑浆并列。张大炮的脑袋都被打碎掉了。

而后邵东转身离开。

周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看着那个少年,居然都愣在那里,没有人敢上前阻拦,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邵东一点点的走远。

一个人问阿信,“信哥,炮哥居然死了,现在我们怎么办?”

阿信看着倒在地上的张大炮,愣了很长时间,然后缓步走到张大炮身边,探过他的鼻息确定张大炮挂了之后才舒了一口气,“这一切都是邵东那小子干的,大家听我说一句,邵东这小子害死了炮哥,我们要他血债血偿!”

阿信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大呼过瘾——好一个张大炮,死得好,死的真好。现在你死了,我正好借这个机会做了老大。我跟着你十多年,一直受你的凌辱虐待,cào你娘的你他妈的早就该死了。

……

邵东受了很重的伤,但他还是很坚、挺的回到了宿舍里。胖三为他简单的包扎好伤口,肩膀上的断骨也用两根木块绑了起来。

胖三也杀过人,自然也知道一些基本的治疗措施。

旁边的胖三说道,“东哥,你牛!你简直太牛了,居然真的捅死了张大炮,我胖三佩服,不服不行啊!”

邵东张了张,没说话。

胖三又皱起了眉头,“不过张大炮手下的人似乎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吧?接下来怎么办?”

就这个时候,拿着电棍的狱警走过来敲门,“吃早饭了,都给我出来。”

狱警们并不负责送餐,一日三餐,都在固定的地方吃饭,那些饭菜简直不是人吃的,给猪吃猪都不吃。一个月只有一次荤食,就是一个鸡腿,而且还是做的半生半熟的超级难吃的鸡腿。邵东怎么吃都觉得这是从死鸡身上拔下来的。

不过对于如饥似渴的苦逼囚犯们来说,这死鸡它也是鸡。每月一顿的鸡腿大餐这几乎是囚犯们每一个月唯一有点期待的事情了。

今天又是吃鸡腿的大好日子,众囚犯蜂拥来到那个所谓的食堂,然后排队领取自己的那一份兴高采烈的离开。

邵东领了自己那一份饭,便悄悄的离开了食堂,暗暗的朝监狱北边的角落去了。

因为大家都在吃饭,监狱里也就没什么囚犯,至于狱警……更是很少露面。

穿过操场,有一道小门。

看上去有点儿是关押狗熊虎豹之类的小矮门。平时很少有人注意到,邵东四处观望,确定没人之后才打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十分矮小,天花板距离地面只有三米左右,赫然是一个废弃的杂物间。光线阴暗,只有头顶上一个人头大小的天窗有些许光芒倾洒下来。

里面便坐着一个老头,面容饥瘦,看上去只剩下一层baō皮,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仿若夜行虎狼。

邵东将碗里的饭递了过去,“老伯,你饿了吧,快吃。”

老头接过饭碗一阵狼吞虎咽,剩下一半的时候才停下来,重新还给邵东,“我吃饱了,你没事快离开这里,别让人看见了。”

邵东点头,忽开口,“老伯,你教给我那几下,我耍着越发觉得不对劲,每每我按你的说法耍练的时候都感觉到浑身血液沸腾,居然有一种无所不能的错觉。我继续耍练下去不会出事吧?”

老头子瞪了邵东一眼,“能出什么事?难不成你担心耍练之后会变成我这样子?”

说着老头子展示了一下他那一只瘦骨如柴的手。

邵东,“哦,那我不问了,明天再来看你,再见。”

邵东心中其实有很多疑问,只是这老头子闭口不说,他委实没有办法。

从头到尾邵东都没有提到半个关于今天捅死张大炮的事情,似乎这样一件事情对于邵东来说并不怎么值得宣扬。

老头子也没有多问,只是淡淡瞥了邵东一眼,“怎么,受伤了啊?”

邵东,“嗯,和人打架了。”

老头子说,“锁骨都被斩断了,用木头固定是没用的,过来。”

邵东也就走了过去,只见老头子用手拉住邵东的右肩锁骨,猛然拨动了几下,让邵东全身直冒冷汗。老头子收手之后邵东便感觉到恢复了很多。

老头子挥挥手,“去吧。”

不想就邵东准备离开的时候,铁门忽然打开了,两个壮汉走了进来。

一人道,“呦哈,你这个小混蛋居然藏在这里了……难怪信哥一直觉得你不对劲呢……诶,还有一个老头?你爷爷?”

另一个人说,“猴子,别他妈的在这里装、逼,快把这小混蛋拖出去给信哥审问,这个老头子什么玩意儿,我去弄死他。”

猴子连连点头,“哦,鼠哥。”

猴子说着便朝邵东缓缓靠近,“好你个小王八糕崽子,你居然敢捅死炮哥,真是不想混了你。”

猴子人高马大,说着一拳便挥了过来。

邵东闪了一下,那拳头便捶打在石墙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邵东退了一步,“你才小王八羔子,卧槽,你还真想弄死我啊。”

猴子冷笑,“在锁狼监狱,你居然敢捅死炮哥,你就必须死。”

猴子又一拳挥来,虎虎生风。

邵东身体倒地,仅靠右手撑着身体,右腿贴着地面猛然一个横扫。只听“喀嚓”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猴子整个人跪在地上吐血,再也不嚣张了。

要是放在三年前,邵东居然没有这份功力。虽然那个时候邵东也比较狠,但是身子骨远没有现在硬朗刚强,手法也没有现在这般纯熟,这一切的改变都是从这个老头子身上发生的。

鼠哥见状大惊,“诶,你个小王八还有两下子,深藏不露啊你!”

鼠哥刚刚说完,邵东便操、起地面上的一块石头砸在了他的面门上,将他整个面部都砸的稀巴烂鲜血口水鼻涕耳屎一把流了出来。

鼠哥大声痛哭,“你居然敢和信哥过不去,我们可都是信哥的人,你这么对我们,信哥一定会弄死你……”

“啪!”

“别在我面前提那个阿信!”邵东拿着石头砸在了鼠哥的后脑勺上。

石头拍碎了鼠哥的脑袋,脑浆脑血流了一地。

猴子见状吓得往铁门处快速移去,却不料最终还没爬到铁门上就被邵东给打断了喉咙。

两个壮汉,眨眼就没了,说没了就没了。

邵东却并无惧色,只是大口呼吸,“老伯,你说的,不能让人知道你的存在。现在他们死了,尸体怎么办?”

老头子有些吃惊的看着邵东,仿佛在肯定什么,又仿佛在欣赏什么。

见老头子不说话,邵东又说,“这地面都铺了青砖,想在这里挖个洞埋了他们似乎很难,我晚上来把这两具尸体拉出去处理掉。”

邵东准备离开,老头子说,“邵东,晚上十二点在外操场等我。”

邵东期待了好一会儿这老头子也没往下说,“就这样啊?”

老头子,“嗯,就这样,去吧。”

邵东看了看那两具尸体,然后又转头看着老头子,然后兀自摇头离开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003、神秘的师承门派”↓↓↓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