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枭王 [目录] > 第78章:077、酒吧里的美女

《枭王》

第78章077、酒吧里的美女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次日清晨,天才刚刚亮,一行人便退房来到了酒店大门口。开始了前往江宁的旅程。

考虑到大家都是帝国通缉犯,大家没有坐火车等交通工具,而是采用了最原始方法,上了一辆载着民工前往江宁装修建筑的小货车。这样避开了一路上大部分的交通检查要塞。

江宁和华中市显然不同。经过最后华中市和江宁的交界处——加仓县,三个人还停下来吃了一顿饭。

十五个民工,加上唐七秃头五个人一共二十个人。为了不招人眼,邵东等人也都是民工打扮。

民工们在一家很偏僻很简陋的饭店里下榻,吃的也很简单,不过看他们一边喝酒一边吃肉一边唠嗑,十分开心的样子。

邵东五个人围在一张桌子上,几盘菜几瓶酒,经过大半天的折腾,大家也都饿了,此刻狼吞虎咽起来。

唐七,“真是没想到啊,加仓县居然如此破烂不堪,和华中市虽然只有一线之隔,但是这里和华中市的繁华比起来却差了很多很多。这个地方分明就是个混乱得没有人治理的地方啊。”

秃头,“唐七,你是第一次来加仓县吧。加仓县靠近远东最大的码头线。淮三角就在加仓江宁一带,这里海运非常发达。加上这里港口众多,码头更是恒河沙数,帝国监管不力。所以才造就了加仓县的混乱环境。”

胖三,“加仓应该是帝国边缘的地方了吧。这里靠近江宁,受到江宁的影响,帝国已经没办法强力监管了。”

唐七哈哈道,“我还真是第一次来加仓呢。胖哥你说什么?帝国没有办法监管加仓?为什么?加仓到底还是帝国的土地啊。”

胖三说,“加仓属于江宁的附属土地。帝国自然监管不到,只要是江宁的附属土地和环境,帝国都不好监管。”

唐七好奇问,“为什么只要是江宁的东西,帝国就监管不到?”

胖三说,“江宁以北,不属于帝国的势力范围。你要知道,连血狼雇佣兵团这样的超级国际势力都落户在江宁。帝国的管辖范围是有限的。江宁靠近华中市。虽然江宁的大部分人都是帝国出来的人,但是这个地方有这特殊的结构。帝国的爪牙无法深入其中。”

唐七问,“特殊的结构?什么结构?”

胖三说,“自从千年前,江宁就不属于帝国的领土。长久以来,江宁成为了世界上杀手集团、雇佣兵团、黑拳坛、气功修行者的栖居之地。是黑暗世界的栖居之地。试想一下,任何一个地方一旦齐聚了这么多的黑暗大势力,帝国想要监管都难了。”

唐七深深点头,“听你这么一说,江宁这个地方虽然混乱,但是只要我们去了。帝国也就拿我们没有办法了?”

胖三点头,“可以这么说。至少江宁没有帝国的机构。帝国的人就算要抓捕我们,也不可能如此明目张胆。”

唐七哈哈一笑,“如此就最好了。到了江宁,我们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这里就是加仓县了,照这么下去,我们下午就能够抵达江宁了。”

胖三说,“江宁很大。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地方。东哥之前去过没?”

邵东夹了口菜,“去过一两次,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对于现在的江宁,我也不太了解。据说江宁是炼气者的天堂。那里的炼气之风很盛,是个乱世,但是乱世出英雄。血狼山接连万兽山脉,而万兽山脉的另一端就接连着江宁。胖三说的对,江宁对我们来说一个全新的地方,我们可不能掉以轻心。往常你们在自己的地方或许算一号人物,但是到了江宁,那可就不同了。”

胖三说,“沿着加仓县继续往前走五六十里,就到达江宁了。到时候我们就现在江宁歇脚。大家吃饱喝足就上路吧。”

午饭后,五个人再度上了装修货车,行走在加仓县的地界内。

又过了五个多小时,车子终于进入了江宁。

一入江宁,大家就和民工们热情告别,五个人每人背着一个包袱走在大街上,唐七是第一次来,其他人也都隔了好几年没来了。再次看到江宁,都纷纷惊叹起来。

唐七,“这个地方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破旧嘛,和华中不同的就是这里的建筑普遍较矮,没有醒目的大型连锁商业建筑。其他嘛……这里也很热闹哦。”

胖三解释道,“可不是么。按照几百年前的说法,江宁可是九州之中的大郡城。我们现在所处的是江宁南部的定远区域。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大家都转头看着邵东。

邵东喃喃说,“定远区域靠近淮河,附近一带都是码头。我们就在附近找个地方先落脚吧。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房子先租下来再说。”

邵东问,“你们在这里有没有认识的熟人?”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摇头了。邵东微微叹息,“那好,唐七秃头你们两个人一组,去周围看看有没有价格比较便宜,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傍晚六点我们在这里集合。”

唐七和秃头做了个ok的姿势,当下就拿着点钱背着包去找住宿的地方了。

邵东拍了拍胖三的肩膀,“胖子,我们也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吧。离开了监狱,对于这外面的生活,还真有点不适应。”

胖三,“是啊。很不适应。不过到了江宁应该会好很多,至少不至于太过的担惊受怕。对了,东哥你可知道血狼雇佣兵团在江宁什么地方?”

邵东忽然一惊,“不知道,你知道?”

胖三摇头,“我也好多年没来江宁了,现在我回答不上来。不过我想徐书生就是血狼佣兵团的人。这一次铲平锁狼监狱。徐书生得到了血狼兵团的大力支持。若不然,仅凭徐书生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调动这么大规模的坦克连队。你还记得当初首先进入锁狼监狱上空的那几架飞机么。”

邵东赫然想起来,“记得。事后那几架飞机就杳无音讯了。”

胖三点头,“是啊。这就是雪狼兵团对徐书生的援助,我们到了江宁,可以好好查一下徐书生的底细,把徐书生的同伙给揪出来。”

邵东没说话,胖三又说,“当然,要是东哥觉得没意思,那就算了。”

邵东走在街上,掉了一口烟,“虽然说事情都过去了。但是徐书生那伙人直接将我们监狱里的几百好兄弟送上了西天。他们必须为此事付出代价。监狱里的那些人喊我大哥的情景,我现在都历历在目。他们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特别是陈华那个可怜的女人。好好的一个女孩子,说没了就没了。还有曾经帮过我的狱警阿东,墨曦的副手林雄……他们都死在徐书生这伙人的手里。”

邵东顿了顿,深深吸了一口烟,“虽然徐书生死了。但是这些人,一定要赔上!”

胖三点头,“好,东哥说的真好。不过……现在我们来到江宁,这里人多眼杂,高手众多。就算我们有这个心,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啊。”

邵东,“是啊。这里可不比锁狼监狱,这里是个大舞台。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我要多加小心。”

两个人一边在街上晃荡,一边闲聊起来。

两个人在街上晃荡了大半天,最后来到一条繁华的街道。街道两边都是夜市和酒吧或者是休闲会所之类的。一到傍晚,这里的人流特别多,相当热闹。

邵东和胖三都看出来了,其中很多人都是不良青年,也就是所谓的流子。

当然也有很多所谓的社会精英,上层社会的白领女郎。还有很多打扮很性感的妹纸,在街道两边游走,整条街道都给人一种纸醉金迷的感觉。有一种让人忍不住要去放纵的情调。

这是花桥街。

胖三掏出钱包,看了看里面仅剩下的两百块钱,“东哥,要不我们也去里面喝两杯?”

邵东一笑,“也好,进去探探风。”

二人便进了一家名为北岛酒吧的大门。

门口有两三对青年男女互相搂在一起,在那里卿卿我我,好不亲热。

进入大门,里面的色调顿时昏暗下来,花花绿绿,配合着十分吵杂的音乐,更增添了几分迷醉之感。

邵东两个人找了一个高脚桌坐下来,要了两瓶啤酒,然后碰了几杯。

邵东先前就很少去酒吧这种场所,但是三年的监狱生涯,如今再度出来,他心绪起伏很大,短暂的迷醉的确容易让人沉醉其中。

旁边的两个酒客说话的声音很大,“钱哥这家伙也太黑了。我跟着钱哥也有好几年的时间了,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谁知道他昨天来我家里吃饭,看到我老婆长得漂亮,今天就趁我不在把我老婆给上了。他奶奶的,钱哥这是摆明了欺负人啊。”

另一个人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你小声点啊。这话要是传到钱哥耳朵里,你我都要完蛋了。我们做小弟的,哪里还有什么可以选择的。如果你i想保命的话,钱哥要什么,你给什么就是了。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忤逆钱哥的事情来。”

“卧槽,我老婆都被人给上了。难不成你还要我忍气吞声不成。难不成还要我跑去跟钱哥说,将我老婆双手奉上不成?”

“阿兵你别激动。你听我说啊,上一次那个叫什么王老五的,他的情况不是和你一样么。他的老婆也被钱哥上了,他不甘心就跑去和钱哥对着干。结果呢……你也知道了吧,全家老少八口人,全部被杀。三岁的孩子都没有幸免啊。”

这话一出,那个叫做阿兵的青年顿时打了一个寒战。另一个人时候,“所以啊,阿兵你要淡定点。千万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要是落得个和王老五一样的下场,那可就划不来了。女人嘛,天涯何处无芳草。不要太过拘泥了,更不能为了一个女人而毁了自己啊。”

阿兵猛的喝了一口酒,然后重重道,“奶奶的球,真是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啊。”

阿兵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大,邵东和胖三都听在耳朵里,邵东问,“钱哥是谁?为毛这么嚣张?”

胖三摇头,“我也不知道。肯定是附近一带的某个恶霸吧。”

这时候,楼梯口忽然又有个女人飞快的跑下来,一边大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邵东听了也好奇看去。只见那是个女人。

穿着黑热裤,黑丝袜,上身是i一件半透色的休闲衬衣,一双高跟鞋飞快的踏着地面,从楼梯口跌跌撞撞的跑出来。仔细一看这赫然是个美女,容颜清理,身材极好,皮肤白皙,长发微卷,大声喊救命。

很快,就有两个大汉跟着从楼梯口追了出来。

一高一矮两个大汉,高大汉很凶猛,有点儿欧美猛汉的风格,矮个子像个rb的风格,比较精瘦,但是一看就不像个好人。

猛汉大喝,“你个臭婊、子。让你别跑你非要跑,欠我四万块钱还不起,说好了用肉偿,怎么事情到了紧要关头,你想要反悔了是不是。”

“救命啊……”女子走的飞快,叫喊的更加凶猛了。但是没能逃出猛汉的手掌心。

猛汉三两步冲到女子身前,挡住了女子的去路,“你跑啊,你跑跑看啊。”

女子大叫一声,想要从两边跑,但是被猛汉一把给揪住了衣领,“这整个花桥街都是钱哥的地盘,你能跑到哪里去?”

女子大声喊,“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肉偿。我会还钱的,都说好了三个月后还你钱,现在三个月的期限还没到呢,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啊。还没到期啊……”

猛汉喝道,“在这花桥街,钱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和钱哥讨价还价。我们要你肉偿,是看的起你,是给你面子。别给你脸不要脸,逼我们兄弟俩动粗可就不好了。”

女子被紧紧的按住,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惊恐的大叫哭泣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078、两朵奇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