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暴君的娃娃新娘 [目录] > 第47章: “天使”暂离

《穿越:暴君的娃娃新娘》

第47章 “天使”暂离

灵若紫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门外的男人恭敬地给她打开门,粗声粗气的说:“二夫人,马车已经准备好了,请您上车。”

藏蓝色的马车帘子被他拉开,他小心地扶起二夫人,把她送进宽敞的马车里,坐在上面握紧了缰绳,就要启程。

鸨娘连忙拦住他,他粗蛮的问她:“你还有什么事情?快说!”

“二夫人,现在那个女孩子该怎么办?没有你的准许,我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嘿嘿。不要让我再看到她!”她自布帘里缓缓说出狠绝的话。

“你的意思是……杀了她?”

鸨娘惊出一身冷汗,那女孩子那么美丽,如果死了,太可惜了,她不禁为她唏嘘。

“当然不是。我和她没恩怨,不至于令她死,只要她失去了迷惑我丈夫的资本就行了!”

她懒懒的丢下这句话,就催促绰号胡子的打手赶快驾车,胡子应声扬起手中的鞭子,驾着马儿扬长而去,只留下一道青烟。

“哦,我明白了。”

鸨娘松了口气,二夫人虽虽狠辣,却不至于歹毒,还好,保住了秋若梨的一条小命,她在心里替她高兴,不知为什么,这个女孩子激起了她心中未泯的善心,她希望她不至于受很多的罪。

……若梨房中……

我从沉睡中醒来,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回过头去,去没有看到让我既害怕又亲切的男人—雷嘉洛。

看不到他,我突然觉得没来由的紧张,难道他因为我对他的疏远而生气不辞而别了?

我坐起身来,却发现空荡荡的一边,整齐的摆放着我昨晚褪下的衣物,我的脸腾地一下又烧起来了。

他都看到了我的衣服了,可怎么见人啊!

我连忙起身,穿戴整齐,在水盆中洗净了脸,漱了口,整好了头发。

可是他呢,怎么可以不辞而别,也没有留下书信,我四处看,一览无余,没有书信的痕迹,难道他抛下我就走了,怎么可以……

想到这里,我的泪水又流了下来,这个地方,看似温柔暧昧,确实在是虎狼之地,而我则是没有反抗能力的可怜的小绵羊。

我揉揉红红的小兔眼睛,目光迷茫的望着自己在镜子里的美丽容颜,自叹红颜薄命。

门吱的一声被人推开了,我恍惚的心神瞬间被拉了回来,我仰起挂着泪水的脸庞,看着外面进来的人。

“若梨!你怎么了?”

眼尖的雷嘉洛放下手中的食物,向我走过来。

“你,你没走?”我的心又开心起来,语气变得有活力了。

“怎么会偷偷的溜走呢?傻丫头!”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方手帕,轻轻为我擦泪水。

“你哭的像一只无助的小白兔,真可怜,你以为我不要你,丢下你不管了?”他轻笑道。

“嗯。”

“我去给你买早饭了,比这里的饭好吃多了。有荷叶粥和素包子、煮鸡蛋,快过来吃吧。”

他走到桌子旁,把食物一字排开,又给我拿来凳子,让我坐在了上面。

“快吃。”

他碧蓝的眼神好温柔,我仿佛看到了爸爸的慈爱眼光,真想我的爸爸啊!

他怎么可以老是对我这么好,让我想和他保持距离都很难,不忍心伤害他,因为他对我太好了,我简直快被他宠坏了。

吃完饭,我发现他胳膊上包扎着一条崭新的布条,好好的怎么会弄得受伤了?

“嘉洛,你怎么了?”我走过去,关心的看他胳膊上的伤口。

“没关系。无意中擦破了。”他含糊的回答我,好像根本不在意。

“怎么可以,我给你上药。”

我从我的箱子里取出治疗伤口的药粉,把他的布条拆开,为他上药。

怎么会有那么一大道伤口呢,一定很痛。

我竟然有些心痛的流出泪,为他上药粉。

“你哭了,心疼我。”

他迷人的蓝眸紧紧盯着我,欣喜的看到我表情的变化。

“不是。是有东西掉到我的眼里了。”

我倔强的不承认,从自己身上的亵衣撕下一段干净布条,为她重新包扎好。

“别让我产生幻觉,我会胡思乱想的。”

他悠悠的叹了口气,一脸难言的落寞。

“……”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他,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

“若梨,我要离开三天,你在这里好好等我,明白吗?”他握住了我的手。

“为什么,你要去干什么?”他真的要走,我的直觉果然没错。

“你忘了,我要去调查二夫人的犯罪证据呢,她害死了无辜的婴孩,还把你弄到这个青楼来受活罪,你以为我会放过她?”

他一向温柔的眼神里添了浓浓的恨意和戾气。

“可是听鸨娘的语气,屠家势力很大,你能够斗过他们吗?”我担心他会受到伤害,想制止他。

“不会,我不怕,他们虽然厉害,可是不敢动我。”

“那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等你回来赎我走!”

“嗯。你以为我为什么急着去?如果了了这件事,我就会有足够的钱去赎走你了。”他笑盈盈的望着我期待的脸孔。

“为了我?”

他的所作所为都令我好感动,如果没有李翰喆,也许,他真的会令我芳心暗许呢!

李翰喆,见到他到底是不是我的奢望呢?他还会记得我吗?他也穿过来了吗?为什么,直到现在我还无缘见到他呢?一连串问题真是令人好困扰!

……本章完结,下一章“ 用心良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