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宦官毒妻有喜了 [目录] > 第40章:【040】别怕(二)

《宦官毒妻有喜了》

第40章【040】别怕(二)

烟尾狐1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君姬洛抿唇一笑,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太嫩了,我这头老牛可不敢吃你。”是不敢吃,而不是不能吃哦。

唐肆肆被他这句话给臊的脸一红,赶紧垂眸,假装没有听到。

君姬洛袍袖一撩,就往椅子上一坐,然后睁着他邪鸷的眼眸直直打量着她。

唐肆肆只觉得有一座大山堵在她面前,压的她似乎都喘不过气来。怎么说呢,今天君姬洛虽然帮了她。但她还是很不习惯和这么强势的男人独处一室啊。

唐肆肆将头微微一扬,朝他挤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来。

“九,九千岁……您今晚到肆肆屋里,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给你送点东西来。”君姬洛痞痞的一笑,从衣袖处拿了一个白色的瓷瓶出来递给唐肆肆。

“这个是消肌膏,到时候你伤口结痂了,让你的丫鬟给你涂在伤口处。要不然你一个小姑娘,身上带着疤,以后嫁人了你的夫君恐怕要嫌弃你了。”

他几乎是带着促狭的口吻恶趣味的说着。

唐肆肆脸上一讪,一个太监,深更半夜跑到未出阁女子的房间,还张口闭口都是这种流里流气的话。九千岁他难道就没有觉得不妥吗?

君姬洛将她脸上表现出来的不悦收入眼底,他嘴角勾起的笑意更甚。下一刻,他大手突然伸向唐肆肆的后背,唐肆肆身子骤然一绷,但又很快的炸毛,“九千岁,你干什么?”

看到她恼了,君姬洛只觉得有趣无比。这种感觉嘛……就像是在逗一只小猫。当然,前提是只能他来逗她。换做别的人来逗她,他可能就不觉得有趣了。

“我就是想看看你后背的伤口到底怎么样了。”君姬洛下巴微微一抬,脸上一点的羞耻感也没有。

唐肆肆恼的不能再恼了,但又无计可施,只能口头上提醒了。她轻声道,“九千岁,那个男女有别,您老这么晚来看我,我很开心。可该有的礼仪还得遵守啊。”

君姬洛啧啧唇瓣,笑靥如花道,“可本督不是男人。”

你妹的不是男人啊!唐肆肆嘴角一抽,无奈的叹了口气后,趴回床上。

“九千岁……要是我们今晚见面的事情被人看见了,那我们两可都得浸猪笼呢。”唐肆肆又提醒着,希望他赶紧离开了。

但君姬洛修长的手指轻摩了摩光滑的下巴后,悠然道,“浸猪笼?没事,本督出生在江南,水性极好,死不了。”

噗!

唐肆肆觉得喉咙里好像咔了一口血,对于这个神经超级强大的九千岁,她心里更多的是唾弃。他难道就不能把握住她话里的重点吗?

恰好此时,外面有一阵猛烈的风吹了进来。而风中夹杂的沙子一下子就吹到了她的眼睛里。唐肆肆眼睛眯了眯,伸手就去揉眼睛,结果越揉眼眶越红。

但她这番模样,在背着风而坐的君姬洛看来,就好像是哭了。

君姬洛一愣,邪鸷的眼眸眯了眯,声音低沉了些,“这样就哭了?”

唐肆肆继续揉眼睛中。

君姬洛轻叹了口气,“真不好玩,跟你开几句玩笑话就哭了。”

“我没哭!”唐肆肆扁嘴道,但窗外呼呼吹进的风让她不由得吸了吸鼻子,而这个动作就更加坐实了君姬洛的猜测。

君姬洛眼珠愣了愣,看着哭成这样的唐肆肆,他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如果她还活着,现在也应该如唐肆肆这么大了。可惜,八年前的那场大劫后,他君姬洛就一直生活在地狱里。

“别哭了!”君姬洛心一慌,以前他最是见不得自己的妹妹哭了。现在他发现,他似乎也见不得面前这个小女孩哭。

他更喜欢看到她面对敌人时那种冷静不怯的模样。而现在哭成这样的她,他似乎拿她没有办法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041】别怕(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