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嫁再嫁,罪妃倾天下 [目录] > 第151章:难懂:一味相思,准拟相看似旧时9

《一嫁再嫁,罪妃倾天下》

第151章难懂:一味相思,准拟相看似旧时9

猫的回忆之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哥,我记得那年我七岁,整个王府中就属刘侧妃最漂亮,虽然刘侧妃出身微贱不通诗书,甚至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但是在父王面前却属她最为得宠。”

“那时候父王每日除了上朝,几乎时时都在刘侧妃处,我曾经还亲眼看到过很多次,父王手把手地教刘侧妃写字,脸上都蘸了墨汁,却都不顾,父王笑得那样开心,刘侧妃也笑,仿佛那笑要从眼睛中流出来似的,真真是一笑倾城,我那时候年纪小,并不懂得,后来大了,读《诗经》便知道,那叫做执子之手。”慕容微雪侧着头看院中的一处假山上的五针松,寒风凛冽,那五针松便在风中摇摇欲坠,终于“咔嚓”一声,松枝折断,落在了地上,慕容微雪不由得就打了个寒颤。

慕容南风赶紧地拉着慕容微雪走进了暖阁中,将火炉点燃,又给慕容微雪倒了杯热茶,这才柔声问道:“雪儿,你想说什么?”

慕容微雪睫毛一颤,道:“可是后来,我同样在《诗经》中,我又看到,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慕容南风自是知道慕容微雪的意思,后来那刘侧妃听闻自己与已故王妃长得颇为相似,才得慕容肃宠爱,若是换做旁人倒也罢了,偏偏刘侧妃又是性情刚烈之人,所以自然是愤愤不平的,她到底是掏心掏肺地对慕容肃,竟不想自己只是个替代品罢了,后来在那一年祭祀的时候,刘侧妃在祠堂中看着慕容肃那般哀切,忽然就爆发出来,她指着白程程的牌位责问慕容肃,自己到底算个什么,难道真比不上一个死人。

当时慕容肃冷绝至极,嘴上冷哼“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王妃相比?”,一边一把将刘侧妃狠狠推开,刘侧妃的头正好撞在了供桌上,登时头破血流,刘侧妃怒极反笑,一把抓住白程程的牌位就摔打慕容肃,慕容肃竟然不还手,刘侧妃到底心软,便停下,谁想慕容肃一把夺过牌位,然后便抽出宝剑一下刺入了刘侧妃的胸膛,刘侧妃的血还溅到了慕容南风和慕容微雪的脸上,饶是慕容南风一把将慕容微雪护在了怀中,慕容微雪还是吓得尖叫连连。

后来刘侧妃因对先王妃不敬,虽已死,却还是受了千刀万剐的酷刑,就连刘侧妃一族都被远方边疆,而慕容肃则自罚,在祠堂中跪了三天三夜,水米不进,最后晕了过去。

慕容肃醒来之后,便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身边仍旧莺莺燕燕不断,却再也不见他对谁上心,自然有了刘侧妃做榜样,那些子女人自是明白谨小慎微,知道白程程在慕容肃心中地位不可撼动,愈发不敢在慕容肃面前再有半分失言。

而作为白程程的唯一孩子,慕容南风的身份自然越发尊贵,原本身为长辈的庶母们,见到慕容南风却无不躬身行礼,这样的场景只怕唯有慕容王府才能见到。

……本章完结,下一章“难懂:一味相思,准拟相看似旧时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