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嫁再嫁,罪妃倾天下 [目录] > 第95章:幻灭: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1

《一嫁再嫁,罪妃倾天下》

第95章幻灭: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1

猫的回忆之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雪儿……”慕容南风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用力地拥着慕容微雪。

听着慕容微雪压抑地哭声,慕容南风心头愈发酸楚,从今往后,他怕是再也不能这样肆无忌惮地拥着这个女孩儿,再也不能安慰她的伤心,她所有的一切都不再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慕容南风一瞥眼瞧见了那道明黄的圣旨,心头更像是压了一块巨石似的,愈发地喘息不过来。

“哥,我早知道会是这样的,他是太子,我怎么可能会是他唯一的女人?但是我却偏偏还抱着一丝侥幸,”慕容微雪哽咽着,字字句句都肝肠寸断,“哥,我明明说过不管怎么我都是心甘情愿,可为什么我还是会觉得伤心……”

慕容南风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一下一下地抚着慕容微雪的发,记得小时候,每每慕容微雪觉得委屈的时候,总是一头扎进了他的怀中放声大哭,然后他就在她的耳畔不停地说笑逗她,结果那小妮子哭着哭着就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像块牛皮糖似的黏在他身上不下来,让他继续给她说笑话,他总是一脸的不耐烦,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这丫头从来都是他的宝贝。

他最看不得她掉眼泪,所以他心里总是存着各种各样的笑话,连慕容肃都说他太过宠溺妹妹了,他却不以为然,那是他的妹妹啊,和他骨血相连、同生同死的妹妹啊,他就是要把她宠上天。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是十岁,还是十一岁,有一次他偶然在下人的房间中,看到了一只春囊,那上面自然绣的不是什么好画,他还未看春囊那上面的图案,便就赶紧丢开了,一脸的潮红赶紧往外跑,但不知怎么的就跑到了玄月馆,那时候天气还热,慕容微雪正在午睡,青玉也在软榻前打着哈欠,有一下没一下地给慕容微雪打扇。

慕容南风素日有一半时间都是跟慕容微雪腻在一起的,但那一天,他却不敢多看一眼熟睡的妹妹,每朝前走一步,心跳就更急促一分,等到慕容南风走到慕容微雪的床前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成了被煮熟的龙虾一般,青玉揉着惺忪睡眼,蓦地瞧见慕容南风还以为他是中了暑气,慕容南风三下两下打发走青玉去给他沏茶,自己则坐下来给慕容微雪扇风。

慕容微雪只穿着一件月牙白的绸衫,因为嫌热,领口的盘扣被解开了两颗,正好可以看见肚兜上面粉红的带子,慕容南风梗着头不敢看,但却还是偷看了一遍又一遍,以前他只以为她小丫头,但是去忽然发现那小丫头竟不知不觉地长大了,绸衫上居然还有两个微微的鼓起……

慕容南风越来越口渴,越来越觉得浑身发热,不等青玉来送茶来,便就瞅着四下无人,偷偷摸摸地溜回了倚风居,神经质地将里面的下人都打发出去了,自己躲在寝殿。

【春囊:用五彩丝线绣出春宫图象的香囊,内装媚香、媚药一类东西。】

……本章完结,下一章“幻灭: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