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1章:默认章节

《契丹情殇》

第1章默认章节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楔子

公元995年,宋太宗赵光义当政,改年号为至道。在经历了两次北伐失利的重创,加之西面有党项人对中原的窥视,蜀中又起民变,内忧外患之下,太宗的施政不得不转为重内虚外。但是辽国的不断强盛始终是大宋朝的心腹之患。

没有了连年的征战,大宋的经济逐渐繁荣起来,农业、印刷业、造纸业、丝织业、制瓷业均有重大发展。而提起造纸业,大宋的文人无不知道江南楚家。

楚家经营的“藤源阁”已经享誉百年,其出产的藤纸纸质精良,光洁如玉,其中又以其精心制作的五种书笺最富盛名:坚滑光白者曰冷月笺,莹润如玉者曰莹玉笺,用南唐澄心堂纸样者曰澄心堂笺,用蜀人鱼子笺法者曰粉轻罗笺,造用冬水佳,敲冰为之曰碾冰纸。

让人津津乐道的不仅是楚家的藤纸,还有楚家的三朵姐妹花,大姐楚轻云,二姐楚若水,三妹楚柔烟。三年前,楚家的独子楚浩然突然销声匿迹,楚家的大当家楚之简也不再露面,楚家三姐妹携手步入商界,这在当时引起巨大的轰动。各种传闻不径而走,有人说楚家的公子已经死与非命,大当家楚之简正在努力的想要再添香火。也有人说,楚家三个姐妹虽貌美如花,却是心狠手辣,用非常手段霸占了楚家的家业。还有人说,楚家已经沦落到要女子出来撑门面,离衰败不远了。总之,好奇猜测,留心观望,恶意中伤的人比比皆是。但三姐妹闭口不谈家事,对所有传言置若罔闻,生意照做。三年来,楚家不但没有衰败,反而有了很大的起色,“藤源阁”分店由原有的八家迅速扩展到二十八家,遍布大江南北,这等本领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也更添了几分传奇色彩。

第一章

其实有些传闻也并非是空穴来风。楚浩然突然消失是真,大当家楚之简不再露面也是真,但其中的内情并不如他人所想。

楚之简年过五旬,早年丧偶便不曾再娶,膝下一子三女,虽说人丁不旺,也总算后继有人。若干年前,楚之简便将“藤源阁”的生意尽数交由爱子楚浩然打理。眼看着可以安享晚年,却不料平地起风波,三年前楚浩然在去丝路经商途中失踪,生死未卜,楚之简忧伤过度,一病不起。三个女儿不得已出面撑起这份家业,虽说是巾帼不让须眉,但女子终究是女子,又怎能为楚家传宗接代,继承香火?每每想到这,楚之简不免长吁短叹、老泪纵横。

“大姐,这次波斯订的货可是咱们‘藤源阁’三个月的销量啊!”楚若水夺过大姐楚轻云正在看的帐簿。

“那又如何?”轻云夺回帐簿,继续翻看,对若水的焦急视若无睹。

“如何?要是这次交易成功,‘藤源阁’以后的利润会成倍的增长,藤纸就能顺利进入西方,咱们楚家便可成为大宋第一造纸商,你明不明白呀?”若水真的要呕血了。要知道为了能接到这桩单子,宣纸、川纸、徽纸等各大造纸商,那可都是卯足了劲的,楚家能够胜出,实属不易。原以为大姐会跟她一样高兴,没想到大姐二话不说就要退单子,她快被气疯了。

“大姐,您还是再考虑一下吧?二姐好不容易才接到这桩生意呢!”三妹楚柔烟也觉得放弃这样的机会有些可惜。

轻云看着两个妹妹,心中叹息。大哥失踪后,爹爹一病不起。她是大姐,自然要挑起家中重担,因此,本该出阁的她毅然退了婚。秋池为此怨过她,恨过她,但他最终还是理解了她,一直默默地支持着她,让她深感愧疚不安,可她别无选择。原以为牺牲她一人的幸福即可换楚家一份祥和,接手以后才发现,以她一人之力实在难以支撑楚家庞大的家业,于是,两个妹妹成了她的左膀右臂。若水才十八岁,便抛头露面四处谈生意,三年来‘藤源阁’销量有增无减,分店遍布大宋,其中的辛苦,她了然。柔烟也才十六岁,却能将造纸坊打理的井井有条,把“十色笺”加以改良,让纸质更光洁,色彩更鲜艳,本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却不得不整日摆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让人心疼不已。

如今有了通往波斯的渠道,的确是件好事,但也有风险并存。想当初大哥就是在丝路上失踪的,整个商队无一人返还。而丝路现被党项李氏所控,根本无法通行,只能是从大辽边境穿越,听说那里常有匪类出没,杀人越货,穷凶极恶,她怎能再让若水去冒这个险?去步大哥的后尘?不,绝对不行!少了这桩生意,楚家不会垮,而楚家的人绝不能再有任何闪失。

想到这,轻云决然道:“退单,波斯人要什么赔偿条件,楚家都答应,单子一定要退。”

“我不同意。”若水同样坚决的反对,与轻云对立而视,眼神中没有丝毫退让。“大姐,这些年来,您运筹帷幄,统领全局,智谋、胆识都让人敬佩,我一直很敬重您,从未有半分违拗,今天就算我求您了,这一趟我必须去,原因有三:其一,单子,我已经接了,楚家素来重信誉,这也是楚家经商之本,不能坏了名声,现如今,各地纸业纷纷兴起,大有赶超楚家之势,楚家面临的形势不容乐观,这次的机会对楚家而言是个契机。其二,大哥三年来杳无音迅,生死未卜,虽然咱们多方打听,都是徒劳,我想乘此机会去寻得大哥的踪迹,爹爹的病一日重过一日,心心念念都是大哥,我势必要搏这一回,以了却爹爹的心愿。其三,这次与我们同去的丝绸商队,有过数次从西夏和大辽边境成功穿越的经验,而且他们还配备了一支护卫队,一般的流匪足以抵抗,可以确保安全。大姐,若无九分把握,我也不会如此坚持,你就同意了吧!”

若水的理由让柔烟也兴奋起来,三年来,她也不止一次想过要去寻大哥,一来家中生意繁忙,走不开,二来,丝路凶险,大姐是决计不会让她去的。现在,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她恨不得与二姐同去。能寻得大哥,哪怕是一点消息也好,再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柔烟上前紧紧握住若水的手,郑重道:“二姐,我支持你,我和你一起去。”

轻云沉默了,她可以忽略若水的第一个理由,在她心里,若水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九分的把握,总还有一分的危险呀!但是若水的第二个理由实在太具说服力,当她看到柔烟眼中闪烁着希望的时候,她又何偿不为之动容。大哥的失踪是楚家每个人心中的痛啊!

三双含泪的眼相顾无言,室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轻云望着墙上挂的那幅临摹的《兰亭序》,这是大哥留下的最后一幅字了。还是她亲自去装裱了,也不敢挂在别处,怕爹爹看见了又伤心,只挂在帐房内,常常看着、想着。大哥!你是否还在这个世上?若是还在,你为何不回家看看?你可知爹爹为了你一病不起,苍老憔悴?你可知三个妹妹苦苦支撑,日夜期盼你的归来?

轻云轻轻拭去眼角的泪,定了定神色道:“好,我同意接下这份定单。”

若水和柔烟不禁雀跃欢呼:“大姐真的吗?你同意了?太好了!”

“但前提是,若水不能去。”轻云又道。是的,她不能让她们去冒险,若水聪颖却少了分镇定,柔烟够沉稳但年纪尚小,阅历不够。

若水有些急了:“大姐,这事我已经计划多时,而且也考虑周全,接单,联系商队这些事情一直都是我在做,我最了解情况,我不去谁去?”

“我去。”轻云的语气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坚定。

“大姐,你怎么能去?你走了家里怎么办?商铺谁来管?”柔烟第一个反对。这三年来都是大姐在统领全局,离了她怎能行?

“是啊,家中离不开你,还是我去。”若水也抗议道。

“若水,你在外历练多年,签单,开分店,这份能耐、魄力连男子也自愧不如。柔烟,你虽年少,但不浮躁,做事细心谨慎,家中的事交给你们,我放心,只是要辛苦你们了。这一趟还是我去比较合适,别忘了我懂契丹语,会看党项文,真若遇上非常状况,也能派上用场。好了,就这样定了,若水,你把具体的情况跟我交代一下,柔烟,你让造纸坊加紧赶制货物,要确保质量上乘。还有,这事先瞒着爹爹,免得爹爹担心。”轻云果断道。与其这样忧心的等待着,还不如自己去寻找答案,决心已定,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竟然开始期待这趟冒险之旅。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伤别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