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12章: 初次交锋(二)

《契丹情殇》

第12章 初次交锋(二)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好卑鄙,要打要杀你冲我来就是,为什么要牵连无辜的人?”轻云气的咬牙切齿。

耶律翼风不理会她的责问,轻而易举的就将她拎到了帐外。耶律翼风皱了皱眉头:他怎么这么轻,契丹的女人也比他结实。

释哲很快就把月华公主押了上来,将她五花大绑绑在了木桩上。他知道眼前这个美丽而高傲的女人就是大宋的公主,目前整个军队里只有大王和他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虽然他觉得要将一个公主绑起来鞭打似乎有些不妥,其实他的心里更有几分不忍。说不出为什么,也许是她的那份安静,又或许是她的那份淡然。原以为她会哭闹不休,可她从被掳到被绑,都不曾说话,安静的像一尊冰冷的雕像,她只用漠然的眼神来抗议,抗议他们对她的无礼。这样的女人让他心疼。可是大王的命令是不容反驳的,他是契丹最勇猛的武士,是契丹人心中的战神。

月华被绑在木桩上,心如死灰。身为帝王家的女儿,身不由己,命不由己,若是母妃获宠得势,或许还能有个好一点的结局,可是,她没有母妃,她的母妃早就死了,死的不明不白。这么多年,没有人真正关心过她,她常常一个人握着母妃留下给她的物件在暗夜里流泪到天明。她也曾幻想过,将来能遇上一个真心待她的人,哪怕是个凡夫俗子。可是父皇和太子哥哥却将她远嫁回鹘,而且是嫁给一个风烛残年的老皇帝……她想过死,可是太子哥哥用国家大义来压制她,束缚她。这就是一个公主的命运,悲惨的命运。现如今,她又落在契丹贼人手中……还不知他们会如何折磨她,她只求来个痛快的了断,死对她而言,是个解脱。

耶律翼风面无表情。冷冷道:“给我狠狠的打。”

几个士卒诺了一声,抖了抖手中的鞭子,“啪”的一声在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弧线,落在了月华的背上。月华一声惨叫,背上已经出现了一道深红。

“不……”轻云同时惊呼。那一鞭如同抽在了她的心上,痛的她无法呼吸:“你们不要打她,要打就打我……”那道深红就像她的心被撕开的口子,一直以来苦苦维持的尊严和骄傲被迅速抽走,不留下一点痕迹。让他人代她受过,她于心何忍啊!

轻云挣扎着要冲上前去,她要去挡住那些罪恶的鞭子落在一个无辜的女子身上。却被几个士卒牢牢抓住,动弹不得。轻云的泪在奔流。

“你若再敢往前一步,我就下令多打十鞭,继续!”耶律翼风狠下心道。看着他抓狂的样子,他很满意,这就是忤逆他的下场,他要一次就彻底摧垮她的骄傲。

一道道血痕,一声声惨叫,如千万把刀凌迟着她的身心。轻云“扑通”跪在了耶律翼风面前,泣不成声:“我求求你,求你放了她,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只求你放了她,求求你……”是的,她被打败了,被打垮了。是的,他抓住了她的弱点,他利用她的不忍来惩罚她。尽管她的心里有千般怨,万般恨,可她不得不低下她骄傲的头颅,匍匐在这个贼人的脚下。因为,她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月华因她受罪。

耶律翼风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得意的笑,这正是他预期的效果。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受罪,那会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可是他依然不动声色,这鞭子挥动的声响就是最有效的警告,他要让他永远记住。

“楚公子……你不要求他,我们大宋的子民决不向契丹贼人求饶,我大不了一死……只可惜,不能让世人看到契丹贼人是如何虐待一个弱女子……他们挥鞭的样子是多么神勇……”月华艰难的说道。

释哲看月华俨然快坚持不住,心里着急。不知道大王到底想要怎样,难道他真的要活活打死她吗?她可是大宋的公主啊!

听到月华这样说,轻云心里更难过了。她不住的磕头哀求,额上渗血来。什么尊严,什么傲气,都抵不过这血淋淋的惩罚,她只求快点结束,快点结束……

月华的话让耶律翼风很是惊讶,没想到眼前这两个人,一个是文弱书生,一个是弱质女流,倒都有一副铮铮硬骨。他也不是真想要月华公主的命,他只是想利用她来警告这位楚公子,看来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

耶律翼风打了个手势,释哲如获大赦般马上命人停止鞭打。

耶律翼风眯着眼,指着轻云,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耶律翼风的奴隶,奴隶是不允许有自我的,你必须绝对听从我的命令,否则……”耶律翼风冷笑了两声恶狠狠道:“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说罢拂袖转身离去。

轻云瘫坐在地上,抑制不住的颤抖。天啊!他是个不折不扣恶魔。怕是这男子的装扮也瞒不了多久了,到时候她该怎么办呢?他可是什么残忍的事情都干的出来的呀……

释哲见大王一走,马上上前解开月华的绳索。绳索一松,月华便软绵绵的倒进了他的怀里。他看到她的唇上都是血,是被她自己咬的破的。释哲心里一痛,打横抱起她,尽量不碰到她背部的伤。

月华见这个贼人竟然抱住自己,心里说不出的厌恶,尽管他长的很好看,但是这些契丹人都是魔鬼。月华挣扎着要下来,一不小心牵扯到背上的伤口,倒抽一口冷气。

释哲柔声道:“别动,不然伤口裂了会更痛。”

月华无奈的闭上眼,隐忍了许久的泪滑落。

轻云艰难起身想要去帮忙,释哲抱着月华一闪,低声喝道:“滚开。”并对她投以鄙视的眼神。

是的,他讨厌他,大王离开时说的那番话让他恍然。原来就这个混蛋惹恼了大王,大王才下令鞭打月华的。释哲心道:“小心点,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也尝尝鞭子的滋味,看你还敢不敢再惹大王生气。”

释哲的眼神让轻云又是一阵心惊,这里的人怕是个个都想撕碎了她。前路就像这大漠的夜,暗无边际。

……本章完结,下一章“ 李老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