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13章: 李老头

《契丹情殇》

第13章 李老头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也许是轻云的屈服满足了耶律翼风的征服欲望,接下来几天耶律翼风不再刻意找她的麻烦,这让轻云安心不少。她也尽量掩藏自己,最好谁也不要在意她,越被忽略也就越安全。

白天,轻云就跟着马队冒着风沙艰难前行。那些契丹人料想轻云在这茫茫的大漠里也无处可逃,便不再绑着她,也没有人特意盯着她。这也算是难能可贵的自由了。晚上,安营扎寨后,她便被派去帮李老头准备大家的饭菜。现在她是奴隶。奴隶就是要干活,不停的干活。

李老头,大家都这么称呼他。李老头其实也不老,五十开外,黑黑瘦瘦,不像大多契丹人那样魁梧,粗犷。虽然他不爱说话,但是轻云做的慢或是做的不好时候,他会狠狠的骂她,甚至会举起勺子要揍她,但是那勺子始终没落在轻云身上。轻云觉得这个李老头是这里待她最和善的人了。她很庆幸自己被安排在里老头的手下。

其实轻云最高兴的还是月华得到了善待。那个恶魔给月华准备了一辆马车,也吩咐随行的郎中开了疗伤的药,还让李老头专门为她开小灶,做一些稍稍可口的饭菜。总算还有一点人性。

轻云去送过一次药,终于有机会跟她说上几句话。她才知道她的名字叫月华。轻云问:这些契丹人为什么要抓她?月华不语,把脸深深的埋进棉枕,有一片潮湿在蓝色的棉布上慢慢扩散,留下深蓝的印记。

轻云的手停在离月华的秀发一寸的地方,犹豫着,久久没有落下。她的声音轻柔而坚定,是安慰也是承诺:“你别怕,不管怎样,我会一直陪着你。”

月华无声的流泪变成了沉闷的呜咽,却让人听了更加痛惜。

“你在干什么?”一声霹雳般的声响,轻云随即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甩出了帐外。

轻云被摔的七浑八素,耳鸣眼花。还没回过神来,又被人拽起,下颚吃了重重一拳,只觉得满嘴的牙都松了,一股子血腥味从鼻子里呛出来。

“住手,别打他!”是月华,扶着帐门虚弱的喊着。

释哲的拳头硬生生的停住,他气愤之极。这个混蛋竟然想对月华公主无礼。他恨不得一拳下去,在他的小白脸上开个杂酱铺。月华公主还护着这个混蛋,真是气死他了。

轻云只看到一对虎目露出凶光,像要把她彻底粉碎了。轻云想:这双眼睛跟那个恶魔的眼睛不一样,那双蓝眼睛总是带着邪气,让你胆战心惊,让你不寒而栗,还会让你不知不觉的被诱惑……轻云笑了,她知道自己现在笑起来很难看,知道自己现在笑的很莫名其妙。其实她就是这么莫名其妙,莫名其妙来了契丹,莫名其妙成了奴隶,莫名其妙的挨揍,也许有一天还会莫名其妙的就死了……不,莫名其妙的不是她,是那双蓝眼睛。挥之不去,时时在她的脑海里出现,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那双蓝眼睛成了她的梦魇。

“你这个混蛋还敢笑,果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好,我今天就成全你。”释哲挥起拳头又要开打。却听见身后“扑通”一声。释哲回头一看,见是月华倒在了地上,忙推开轻云,跑了过去。

释哲将月华抱入帐内,发现月华背上刚好些的伤口又渗出血来,额上的温度又高了些,不禁大为恼火。他这几天的悉心照料的成果全被这个混蛋给毁了。不把这小子给解决了,还不定会惹出什么事来。

“妈的,老子去剁了他。”释哲起身就要出去。

一双柔若无骨的手紧紧拉住了他粗糙的手。一份从未有过的悸动,释哲的脑子瞬间空白,整个如被点了穴一般,愣住了。

“别伤害她,求你!”

幽幽的泪眸,幽幽的话语,却是这世界上最有效的武器,释哲不得不缴械投降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突然间觉得这颗心的跳动有了美妙的节奏,因为它牵系了另一个人的呼吸。

释哲在心里暗暗发誓,他一定要好好保护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

轻云踉踉跄跄回到了李老头那里。李老头看他满嘴是血什么也没问,舀了一瓢热水放到帐外,过了一会儿再拿进来,已经是温了。李老头淡淡道:“拿去漱漱口。”

轻云接过,含了一口在嘴里,眼泪却吧嗒吧嗒滴了下来。她的余生就这么过了吗?她还能再回到大宋吗?还能再见到爹爹,若水他们吗?冬天了,西湖边的柳枝上一定挂满了冰雪,一条条晶莹剔透,美的跟水晶宫似的。还记得,秋池说:梅园新栽了几株绿梅,等梅花开了,我带你去赏梅。是啊!绿梅,她还未见到过呢!今生怕是见不到了……

“想家了?想也别哭,好好活着才有机会。”李老头的声音有些暗淡,转身走了,再回来时,手里又多了瓶跌打药。胡乱塞到轻云手里。

轻云的眼泪更汹涌了。充满感激的望着他,这个李老头怕是契丹人里最好的一个了。

“哭什么哭?看什么看?我是怕你翘了,没人给我打杂,那我岂不是亏大了。”李老头讪讪道,却有点脸红。

轻云心笑,这老头也会脸红。刚才的悲伤不觉的淡了些。李老头说的不错,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她要好好的活着。

“李老伯。”轻云第一次这么叫他:“你的汉语怎么说的这么好?”

李老头沉默,若有所思,半响,长长叹了口气,走了。这次没有再回来。

轻云谨慎的给自己搽了药,痛的呲牙列嘴,心里却是暖烘烘的。这是被掠以后第一次体会到温暖的感觉。可惜的是怀里揣的扇子,在两次重大的磨难中不幸重创,扇骨全断了,所幸的是上面的字还是完好的。轻云想:回到大宋以后就把这字给卖了,给自己添份嫁妆。轻云胡思乱想着沉沉睡去。梦里却梦到那个三爷追着她直嚷嚷:我的扇呢?我的扇呢……

这夜后轻云和李老头之间似乎便有了某种默契,轻云不自觉的拿他当亲人看待了。轻云后来才知道,李老头其实也算半个宋人,他的母亲就是宋人。轻云也知道了这支队伍不是响马,而是契丹南院大王手下的军队。她也知道了,那个大胡子,蓝眼睛的恶魔就是南院大王耶律翼风。这些消息让轻云震惊。掠月华,怕是一个政治阴谋。不然一个契丹的南院大王亲自带了军队化装成响马流寇去抓一个女子干吗?他们还放了同行的商队,他们完全可以把商队消灭于无形的,就像无数被掩埋在荒漠里的枯骨一样,没有人会知道。现在看来他们是另有所图,说不定放了他们就是为了把月华被响马掠走的消息放出去,他们有什么目的呢?

轻云疑虑重重,她觉得有必要再见月华一面,她要问个明白。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受伤(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