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14章: 受伤(一)

《契丹情殇》

第14章 受伤(一)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除了在月华上下车的时候,偶尔还能看到她的身影,轻云很难找到机会再接近她。因为月华身边老转着个释哲,释哲每次见到她,都对她很不客气的挥挥铁拳。有几次轻云见释哲走远了想乘机溜到月华帐中,都被守卫的士卒赶了出来,说是:释哲大人有令,宋狗不得入内。

轻云很是气愤,野蛮人就是野蛮人,老是把狗啊猪的挂在嘴边。轻云在心里好好回敬了一番,才灰溜溜的离开。

队伍又行了好些日子,出了沙漠入了草原。这日才到黄昏,远远的望见许多白色的帐篷,如一片羊群。身边的士卒门眼里都露出了兴奋,渴望。大家的脚步一反往日的疲惫、沉重,倒显得有些轻快、急切。李老头说,这里是他们出发前驻扎的营地。轻云边走边留意。这个营地够大,从帐篷的数量来看,少说也有四五千人马。

早有将士排着整齐的队伍出迎,见到耶律翼风连忙跪下道:“末将恭迎大王。”声振如雷,气势恢弘。

耶律翼风颔首审视着自己的下属,检阅着军容,半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点头道:“诸位辛苦了!”

众人齐声答道:“不敢有丝毫懈怠。”

耶律翼风又道:“萧望,释哲你们随我入帐。其余人等退下。”

众人诺诺迅速退下,只剩一个身着灰色长袍,书生摸样的汉子站在那。在清一色的铠甲中,他的穿着显得很突兀。

轻云轻声问李老头:“这个人是谁?”

李老头鼻子一哼,淡淡道:“问这么多干吗?赶快把这口大锅给我搬过去,我这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

轻云撇了撇嘴,去帮李老头卸下背在背上的那口大黑锅,眼睛还不时的偷偷瞄向耶律翼风那边。一个不留神,抓空了一只锅耳,那口超级大锅猛的一沉,重重砸在了轻云的脚背上。

“啊……”一声惨叫划破整个军营。

轻云抱着脚不住哀嚎,眼睛眉毛全拧到了一块。等冲上脑门的热血稍稍退下,轻云发现四周已经围满了人,个个都紧盯着她,好象她是一个怪物似的。轻云的哀嚎又开始了,却是无声的。因为现在即便给她一千个胆子,她也不敢出声了。因为她又看见释哲那要撕了她的眼神,因为她看见那个叫萧望的似笑非笑的正看着她,因为她还看见那了双蓝眼睛。轻云头连忙垂下脑袋,那脸儿涨的通红,不知道是痛的还是糗的,恨不得就地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耶律翼风一时兴起,顺手掠了他来。原以为是匹难驯的野马,没想到百般手段还没使出来,他就变的老老实实了,顿觉得无趣。所以这段日子懒得理他,他南院大王最不缺的就是奴隶了。没想到这小子今天用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再次让他注意到他。只是此番的感觉与前次不同。看他衣衫褴褛,满面风尘,发乱乌蓬,活脱脱路边一个乞儿。那双原本桀骜不逊的大眼睛由于眼眶凹陷,显得更加大,忽闪忽闪着躲避他的目光。再看他那瘦小的身躯背了一大筐的行李,竟也从茫茫沙漠里走了出来,不禁对他的坚强有些佩服。

“萧望,你呆会儿给他看看吧!”耶律翼风转身离开的时候貌似随意的说道。

萧望有些意外,大王竟让自己给一个汉人奴隶治伤?当然,他不是不愿意,而是觉得奇怪。大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还有那个奴隶,看上去也很奇怪,说不出来什么感觉,总归是不对劲……

看大王走了,围观的人也自然散开,有些嘴里还骂骂咧咧的:“鬼叫鬼叫,老子魂都被你吓飞了。”骂完还重重的“呸”了一口才解气。

李老头连忙将轻云扶起,埋怨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砸伤自己还惊了大王,今天算你运气好,大王才没跟你计较,要搁在往日,一定立马把你拖出去砍了。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可是军中的一个奴隶,要踩死你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我李老头又没什么本事,真要出点事情,我也只有干瞪眼的份……脚怎么样?要不要紧,可千万别残了,不然他们定会把你丢在这草原上喂狼了……”

轻云第一次听李老头这么喋喋不休,看他满脸紧张的神情,知道他是替自己担心、着急。忍痛笑道:“李老伯,你放心,我没事的,不信,我走给你看。”

轻云说着就迈开步子,脚一落地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冷汗涔涔。轻云哭丧着脸道:“老伯,我的脚,怕是断了。”

“你看你,尽给我添乱。”李老头阴沉着脸责怪道。却将轻云背起往帐中走去。

轻云安静的趴在李老头背上,胡乱的抹着眼泪。这要是真残了,可怎么办呢?她还怎么保护月华?她还怎么去找大哥?心里说不出的沮丧。

大帐中,耶律翼风上座,神情肃穆的问道:“萧望,夏洲那边可有消息传来?”

萧望回道:“大王,夏洲李沫传书来,说他们已经让送亲队伍过境了,目前送亲队伍已经快抵达高昌。属下还收到了‘莫言’的飞鸽传书,商队在沙漠遇上流寇,四剑客被杀,两名商队成员被掠的消息也已经传到大宋。”

耶律翼风点点头又问道:“那假公主的身份查到了吗?”

萧望神秘一笑,道:“这次大宋把宝全押在了商队上,选了平章事的女儿做了替身,身份低微不说,长的也甚是平庸。”

耶律翼风思索片刻笑道:“萧望你再派人去回鹘散布消息,就说大宋根本无心把公主远嫁到回鹘,那个公主是假的,要传的有鼻子有眼,我要让大宋皇帝吃哑巴亏,要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那真的公主,大王打算如何处置呢?”释哲最关心这个问题,忍了好久还是忍不住问了。

耶律翼风邪邪的笑道:“这位真公主,还真有些皇家风范,有傲气,我喜欢,什么时候心情好,拿她来暖暖房也是很不错的。”

释哲的脸不由的一阵红一阵白,他最怕的就是这个。大王若真是看上月华,能对她好倒也罢了,可是大王会为了一个臭小子而鞭打月华,还谈什么真心呢?偏偏自己又无能为力……

“释哲,你是不是受了风寒?瞧你那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打摆子了?”萧望精通医术,看出释哲脸色不对。

释哲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连声道:“没,没事。”

耶律翼风关心道:“会不会是伤口感染了?萧望,你赶紧给他诊治诊治。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我也有些乏了……哦,对了,别忘了去给那个汉人看看。”

释哲心里又开始愤愤不平了,大王怎么老惦记那个汉人?

萧望诺了一声与释哲一同退下。一出大帐,萧望就迫不及待的问释哲:“大王这是怎么了?转性了?那汉人是什么来历?大王竟要我去医治他?”

释哲哼哼道:“我怎么知道大王在想些什么?你自己问大王去。”说完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萧望一头雾水,怎么连释哲也怪怪的,这都怎么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受伤(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