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15章: 受伤(二)

《契丹情殇》

第15章 受伤(二)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望来的时候,轻云正和李老头相持不下。李老头好心,要帮轻云看看伤势如何。可轻云紧捂着靴子就是不让李老头看。

轻云急的满头大汗。她怎能让一个男人看自己的玉足呢?当然现在她的脚已经不能称之为玉足了。经过这么久的跋涉,她的脚上已经都是血泡,新的旧的,大的小的,她数都数不过来。可就算是一双不堪入目的脚,她也不能让人随意看了。在大宋女子的心里,贞洁比生命更重要,除了自己的丈夫,任谁也不能看的。再说,谁要是看了她的脚,那她苦苦掩藏的真相就要暴露了,没有男人会长这么一双小巧的脚……

李老头也是满头大汗。这个非然太奇怪了,都火烧眉毛了,他还藏着捂着,都是大老爷们,看看又怎么了?若不是自己与他还算投缘,他才不管这闲事。

“你们这是干什么?”萧望皱起眉头,不解的问道。

李老头见是萧望萧大人来了,脸上露出喜色。这萧大人的医术在契丹若称第二的话,那便无人再敢称第一。他到这来,难道是给非然医治的吗?真若这样,这小子算是有救了。李老头连忙恭恭敬敬的给萧望行了一礼道:“萧大人,小的是要给他看看伤势,怕他耽误了伙房的工作。”李老头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可不敢让人落下口实,说他亲宋,毕竟他半个宋人的身份在军中已是倍受猜忌和排斥了。

萧望看了看眼前这个汉人。听说他敢拦大王的马,才被大王顺手掠了来,还听说月华公主竟然因他挨了大王一顿鞭子,刚才大王又特意让他来给他医治。这还真是个特别的人。再仔细看他,虽然肮脏、狼狈,可眼中依然透着一股灵秀之气,清澈的双眸泛着隐隐泪光,就像西湖的水,一碧深幽,楚楚动人……试想,那些污垢掩藏下该是怎样一张惊艳绝伦的容颜。萧望的困惑更深了。世间竟有这般清丽的男子?让潘安汗颜,让西施羞愧……没天理,真是太没天理了!萧望想着想着,直摇起头来。

“萧大人!”李老头见萧望盯着非然走神,小声提醒着。

“呃……你先出去,我来替他诊治诊治。”萧望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咳了两声,正色道。

李老头喜孜孜的出去了,有萧大人在,还用他操什么心。

轻云也在打量着这个萧大人。适才见那个恶魔只召他与释哲议事,想来此人在军中的地位非同一般。看他英姿卓然,修眉俊目,颇有儒雅之风,不似那些契丹武夫,倒像个读书人。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似温和,但观其双目,炯炯有神,分明是精华内敛,精明着呢!轻云也是商场里打滚的人,怎会看不出来。他说来替自己诊治,难道他是那恶魔派来的吗?糟了,若让他知道自己的伪装,那,那真的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轻云不由的往里挪了几寸,试图离他远一点,可这是契丹军营,她一个跛脚的,再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你别害怕,是大王派我来看看你的伤势。”萧望见他像只受惊的小鹿,满脸的惶恐,越发显得可怜,便柔声安慰道。

“不,不,不敢麻烦大人,小的……小的不碍事的。”轻云忙不迭的摆手推却。

萧望笑笑,上前几步,在轻云面前蹲下,就要去脱轻云的靴子。

轻云大惊,急呼道:“大人,真的不必了,小的只是一个奴隶,怎敢烦劳大人受累,真的不用看了……”

萧望困顿不已,刚才他进来的时候,他也在跟李老头推委,现在又死活不让他脱靴子,这有点说不通啊!哪有受了伤而不愿让人诊治的?除非……一个念头闪过,萧望也被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眼中的疑惑更深了。

萧望迟疑了一下,果断的把轻云的腿架在自己身上。取下腰间的短刀,“哧”的一声划破靴子。从刚才的轻触,他感觉到这个汉人的脚已经肿的不行了,不划开他的靴子,根本就脱不下来。

轻云闭上眼,她知道自己完了,彻底完了,他一定什么都知道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暴风雨就要来临。

可是怎么没动静?轻云怯怯的睁开眼,却见萧大人正神情专注的在研究她的伤势。难道,他没察觉出异样吗?轻云忐忑不安。

萧望仔细的查看伤情,表情凝重。看来砸的不轻,骨头虽未断,但很有可能是骨裂了,还伤到了筋脉,肿的跟猪蹄似的,短时间内是恢复不了了。

萧望放下她受伤的脚,现在,他可以称她了。看着她心虚的表情,萧望脸色一变,沉声呵道:“你到底是谁?为何女扮男装?若有半句谎言,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轻云的脸色顿时煞白,他还是知道了。她就知道瞒不过的。他的眼神凌厉,像把刀子,一层一层的剥开她的伪装。轻云一咬牙,现在只能放手一博了。都说医者有颗仁慈的心,但愿他也有。只要能博得他的同情,自己便还有希望。

轻云将事情和盘托出,说到难处更是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听了轻云的哭诉,萧望沉默半响。这个女子竟是江南楚家的大小姐,“藤源阁”的大掌柜。他在大宋的情报网就曾收罗过江南几大商家的信息,其中就有她。情报上提到,她年已双十,精明能干不让须眉,更是貌美如花。没想到,现在这个楚大小姐竟这样狼狈的出现在他契丹的军营中,倍受欺凌与折磨。没想到她一弱质女流竟有这样的傲骨与胸怀,是个重信守诺,有情有义的女子。不免让他生出几分怜惜之情,脸上的棱角缓和了许多,眼神也变的柔和起来。可她是大王的奴隶,大王让他来替她治伤,心中自然也是看重她的,虽然大王现在还不知道她的秘密。若是大王知道了会怎样?他还会放过她吗……萧望的眉头又紧紧的拧在一起。这事难办啊!揭发吧!万一大王不饶她,她一个汉人女子在契丹军营里,无异于羊入狼群,只会被活活折磨死,他实在是于心不忍。帮她隐瞒……这好象又对不起大王……

轻云一边抹泪一边暗暗观察萧望的脸色,看他时缓时愁,举棋不定的样子,知他有心放过自己,又心有顾忌。怎么办?只有再下一剂猛药了。

轻云乘萧望走神,拿出自己一直带在身边的短刀,刀锋对准自己的心脏。当日带上它,是为了防身,现如今倒要靠它救命了。

萧望被她的举动惊醒过来,惊呼道:“你这是要做什么?快将刀子放下。”

轻云楚楚的看着他,幽幽道:“感谢大人有怜我之情,轻云不想为难大人,只有一死以保清白。“说着,便奋力往胸口一刺。倘若萧望会出手相救,那他定会放过自己,如若不然,她也只能一死,与其死在那些契丹人手里,还不如自裁来的痛快。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受伤(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