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16章: 受伤(三)

《契丹情殇》

第16章 受伤(三)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冰冷的刀锋划破肌肤,微微刺痛,却再也无法深入。一双有力的手掌紧紧抓住了轻云的手。轻云抬头,泪水滑落。

她的泪滴落在他的手上,滚烫滚烫,驱走了他心中的冷漠。萧望夺下她的刀子,扔出老远,又将她打横抱起。

轻云大惊,他要做什么?难道他还是不肯放过她吗?

“别动,你若信我就别动。”萧望轻声道,眼里一片温柔。

他的声音低沉像是蛊惑,像三月拂过绿柳的风,温暖柔和,也拂平了她心中的慌乱不安。轻云闭上眼把脸埋进他的怀里,她累了,好累……

看到她安静的依偎在自己的怀里,温顺的像只小猫,长长的羽睫上还沾着晶莹的泪珠,不时的轻颤。萧望摇头一笑,自己可是揽上一个大麻烦了,还不知大王若知道会怎样处罚他?管他呢!怜香惜玉可是男人的优秀品质,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就更应该具有这样的优秀品质,谁说不是呢……

萧望抱着轻云离开的时候对目瞪口呆的李老头说:“我会给你另外派个帮手,他,我带走了。”

李老头看着他们远去,心里乐开了花,非然这小子还真是幸运,跟着萧大人再也不用担心被人欺负了。

轻云被安置在一个大帐篷里。据她观察,这个帐篷位于靠里的第三层,应该是比较有身份的人才能住的吧!契丹军营是以众星拱月的方式扎营,外三层是普通士兵的营帐,越往里圆圈越小,但帐篷越大,身份地位也越高,最中间不用说一定是那个恶魔的帐房。

帐篷中央放置了一张梨花木的矮桌,上面堆满了书籍,还有一套文房四宝。东面是一张软塌,铺着一张乌亮的野兽皮毛。轻云现在就坐在上面,柔柔的,很暖和。原本这帐里还挂着一把刀,萧望出去一会儿又回来带走了,也许是怕她又拿刀寻短吧!

轻云苦笑,若非不得已,谁愿轻易舍弃自己的性命呢?他出去好一会儿了,什么也没交代就把她一个人扔在这,他去哪了呢?自己现在该做些什么?

正想着,萧望掀开帘子走了进来。一击掌,又有几个士卒抬着大水桶,拎着热水,送衣物,送浣洗用品鱼贯而进,东西放下就迅速退出。

轻云惊喜不已,他可真是个细心的人。他居然想到了她现在最迫切,最需要的事情。原本就爱清洁的她,竟然有二十多天没洗澡,还得天天顶着风沙,她都不知道自己有多脏了。想到他刚才捧着自己的臭脚……轻云尴尬的低下了头,免得被他看到自己脸上的火烧云。

其实轻云的反应都落在了萧望眼里,萧望装做没看见,淡淡一笑道:“你先洗个澡,精神会好一些,我呆会儿再来帮你治伤。”女人都是爱干净的,更何况像她这样的江南女子,也真是难为她了。

轻云不敢抬头,只小声的“嗯”了一下。

萧望要走,又不放心的回头嘱咐道:“我不能找人帮你,怕泄露了你的秘密,所以……你自己呆会儿小心点,别摔了,我就在外面,有事就叫我。哦!对了,那个……那个,晚上最好别缠……对身体不好,这里除了我不会有其他人来的。”

轻云不解,什么别缠?缠什么?疑惑的看着萧望,却见萧望憋红了脸,逃也是的出了帐蓬。

腾腾的水气很快弥漫到帐内的每一个角落,朦朦胧胧,如江南春日清晨的雾霭,温暖而湿润。用力深吸一口气,温润中带有一丝芬芳游走于四肢百骸,多日的疲惫、疼痛顿时散去许多。艰难来到大木桶边,掬一捧清水在手,看它在手心慢慢滴落,好珍贵的水啊!轻云有些飘然,有点恍惚,这是梦吗……远处又传来嘹亮的号角。哎!轻云轻叹,现如今,连做梦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水已经凉透,满室的迷雾渐渐散了,一切又变的清晰起来,但是,好冷。轻云连忙起身,擦干身上的水滴。萧望为她准备了一身干净的棉袍,淡淡的青色,很素雅。棉袍里还藏了一捆绷带,想起萧望红着脸说什么别缠,轻云这才会意,原来他指的是这个,不禁又红了脸。

当萧望再次见到轻云的时候,她静静的坐在软榻上,如云的长发柔顺的垂落腰际,那释放了的浑圆让她的身姿显得玲珑有致,玉面粉腮,杏眼琼鼻,樱桃小口,虽是一袭素衣,却正合了她身上那种高雅,飘逸的气质,宛若水中仙子美的不染纤尘。萧望早知她是绝色,但此刻一见仍惊艳不已。可叹自古红颜多薄命,这样的女子在契丹,美丽的容貌反而会成为她的致命弱点,自己保得住她一时又怎能保得她一世呢?萧望的心里,满是担忧。

第二天,大帐议事结束后,耶律翼风特意留下萧望询问轻云的伤势。

萧望如实汇报,末了又道:“眼下他脚受伤,行动不便,伙房的杂务自是不能干了,属下看他倒是有些学识,近日属下收集来好多方子,正想找个人编辑成册,属下就自作主张让他去属下那办事了,不知大王意下如何?如果大王觉得不妥,那属下就让他回到伙房去。”萧望这招先斩后奏,也是吃准了大王对轻云有那么点怜惜之意,否则,借他十个胆,他也是不敢说的。

耶律翼风哈哈一笑道:“你这个萧望啊!我这南院就数你的花花肠子最多,怎么?见我好不容易得个用得上的人,你就眼谗啦?我可听说你昨日对他殷勤着呢!我告诉你,这人就先让你用几日,等他伤好了,我还有别的用处。记住,别对他太好了,这个小子傲的很,要杀杀他的威风。”

萧望听的直冒冷汗,连忙道:“属下哪敢夺大王所爱,属下定尽心治好他的伤,再交还给大王。”大王的耳朵可真够灵的,本想就趁此机会,把轻云留在自己身边,再找个机会送她离开契丹,这下好了,大王一句“我还有别的用处”就把话给堵死了。显然大王不是一般的在意轻云,怎么办?

释哲在一旁不满的嘟哝着:“用的上的人?他能干什么用?风一吹就倒,留着他简直是浪费军中的粮食,大王已经够奇怪了,这个萧望更混,对这种人还需要献殷勤?一拳就揍的他连自己是谁都不认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去疤痕的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