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17章: 去疤痕的药

《契丹情殇》

第17章 去疤痕的药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出了大帐,萧望满腹心事独自走着。释哲追了上来,重重的在萧望肩上一拍,嘻笑道:“萧大神医,遇上什么疑难杂症了?看你这副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的女人跑了。”

萧望瞥了他一眼道:“去去去!你的女人才跑了呢!”

释哲见萧望心情不佳,眉眼一顺,嘿嘿笑道:“萧大哥,求你件事儿。”

萧望一愣,故作惊讶道:“求我?不会是求我给你开副壮阳药吧?红帐子里那几个货色你都应付不了?”这小子平时就爱在他面前装正经,难得今天逮到机会了,还不乘机好好调侃一番。

果然释哲的脸涨的发紫,急道:“你可别乱说啊!我什么时候去过红帐子了?我警告你,别破坏我的名声啊!”

萧望哈哈笑道:“兄弟,你可真是咱们契丹人的另类,你纯洁的都快赶上柳下惠了,说出去谁信啊?”看他越着急,萧望就越是要撩拨他。

释哲气的说不出话来,狠狠的瞪着萧望,憋了半响才道:“你是契丹人,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去?你不是到现在也没个女人吗?你尝过女人的滋味吗……”

几个巡逻的士卒走过,萧望连忙捂住释哲的嘴,汗,两个将军,在大帐外大谈有没有碰过女人,实在是有些丢脸。

等巡逻的士卒一过,释哲甩开萧望的手,又要继续,萧望皱着眉头压低声音道:“你若要求我办事,就别废话了。”

释哲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妈的,这萧望真不是个好东西,释哲在心里暗骂,嘴里却道:“我想请你帮忙调制些去疤痕的药来。”

“你要去疤痕的药干什么?对于我们契丹将士,身上的疤痕就是战绩,就是勇士的标志,好端端的你去什么疤?”萧望不解道。

“不……不是我用的。”释哲支吾道。

萧望好奇问道:“不是你用,那是谁用?”

“哎呀!你管这么多干吗?一句话,帮还是不帮?”释哲急了。

见他说的认真的,萧望正色道:“行,午后你来我帐中取药。”

释哲憨厚的笑了笑道:“我就知道大哥一定会帮我的,那我午后亲自来取。”

萧望点点头。想起大王的话,心情又变的沉重起来,也无心再理会他,抱拳告辞了。

释哲却拉住他,很善解人意似的说道:“大哥,看你这愁眉苦脸的样子,一定是为了那个汉奴吧?”

萧望愣了愣,一时弄不清他这是什么意思。

释哲凑到他耳边神秘兮兮低声道:“我给你支个招,对付这些汉奴……”释哲握紧拳头在萧望面前晃了晃又道:“还得靠这个说话。”

萧望暗地里擦了擦手中的冷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他知道了什么。萧望瞅了他一眼,板起脸道:“你动动脑子好不好?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用拳头解决的。”

“怎么不能用拳头说话?那个汉奴还不是被我一顿狠揍就变的老老实实的?”释哲道。

萧望惊道:“你揍她?”

“是啊!这小子不经揍,我一拳下去,就要了他半条命。”释哲的语气充满鄙视。

萧望摇头,想想轻云被释哲狠揍的场面……老天啊!这样娇滴滴的女子差点就被这傻小子给毁了,亏这傻瓜还洋洋得意,若他得知自己的铁拳揍的是个弱女子,怕是要羞愧死了。哎!这个愣小子。萧望无语,无视他的存在,径自离开。

释哲看萧望突然沉着脸一声不吭的走了,一时摸不着头脑,也只好讪讪离去。

大帐里转出一个人,蓝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他可不是故意想偷听下属的谈话,正好赶上了。不过这话里头他倒听出些名堂来。释哲要去疤痕的药?女人才在意自己的伤痕……难道是……

月华半倚在软榻上双眉轻蹙,怔怔出神。当她知道这些契丹人并非是真正的流寇,而是契丹军队化装的,她的担忧便日胜一日。若是她无法按时到达回鹘,那父皇想要与回鹘结盟的计划就落空了,更糟的结果是,回鹘会以为大宋毫无诚意,因此倒向契丹,夏洲也会乘乱而立……从来不关心国家大事的她,这些天把所有可能发生的状况都好好的想了一遍,越想就越害怕,为大宋的命运担忧不已。若是一切可以重来,她愿意嫁到回鹘,尽管那里是穷山恶水,尽管要嫁的是个花甲老头,她都愿意,她不会再哀伤自怜,她愿意用她的幸福换得大宋的安宁……

“哎!”月华无奈的叹息着。一切都晚了,现在父皇和太子哥哥一定急着寻找她的下落。可是这些契丹人有心而来,计划周密,又岂是轻易能让人抓到把柄的,就算被发现,他们来个死不认帐,我大宋又能耐他如何?

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逃走,就算奈何不了他们,最起码能揭穿他们的阴谋,让回鹘看清他们的意图……想到这,月华更是心乱如麻,手中的绢帕被揉成了麻花。可是怎样才能离开这呢?身处契丹军营,外面是守卫重重把守,莫说是个人,就算只鸟,相信也是飞不出这军营的……

月华正在苦恼,只见释哲笑眯眯的走了进来,进门便开心的嚷嚷道:“月华,你看,我给你找来了什么?”释哲拿了个绿色的小瓷瓶在月华眼前晃了晃。

月华拭去眼角的泪,忧伤瞬间隐去,又蒙上一层严霜,冷冷道:“我什么也不需要。”

“你先看看再决定要不要好吗?”释哲好言相劝,他自己也搞不明白,一见月华,他就一点脾气也使不上来。看她每日愁眉不展,哀声叹气的,他的心里就堵的慌。

见月华无动于衷,释哲热情的介绍道:“这是萧望配的去疤痕的药,萧望是我们契丹最有名的大夫,他配的药很灵的,你试试。”说着,把瓷瓶放入月华手中,眼里满是期望,期望她能收下。

去疤痕的药,月华不免心动。被鞭打的伤口早已愈合,但是原本光洁如玉的背上留下了丑陋的疤痕。女人对自己的容颜和皮肤都是很在意的,她也不例外。更重要的是这伤痕就像是一个耻辱的烙印,让她时时回想起那一日的屈辱。月华不禁把那小瓷瓶紧紧的握在胸前,这还真是她需要的,想要的。

握着瓷瓶,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一个念头,如流星一现。月华的眼睛一亮,再看释哲的目光便温柔了许多。是啊!眼前这位将军自从自己被掳以来,一直对她呵护有加,关怀倍至,从来不摆脸色给她看……或许,可以求求他……

月华起身婀娜的行了一礼,莞尔一笑道:“月华谢过将军。”

释哲见她收下,高兴的有些手足无措,红着脸腼腆道:“不,不用谢,你喜欢,我就高兴了。”

月华敛起笑容,柳眉轻蹙,将那瓷瓶往桌上一放,哀婉道:“可是去了伤痕又怎样呢?什么时候你们大王不高兴了又赐我一顿鞭子……将军还是拿回去吧!谢谢将军美意了。”

“怎么会呢?大王不会再打你的。”释哲看她又伤心起来,忙安慰道。

“将军能保证吗?”月华幽幽的望着释哲。

能保证吗?他能保证吗?大王的心思谁也猜不到,大王的命令又有谁敢违抗呢?看着月华期待的眼神,释哲心虚了,他真的无法保证啊!

看来他还是不敢违背他们王的命令的,月华顿时心灰意冷。黯然转身不再言语。

释哲不忍看她失望难过的样子,满脑子收罗可以劝慰她的理由,脱口道:“大王不会无缘无故的鞭打你,上次若不是跟你一起的那个汉人不知死活,惹怒了大王,大王也不会拿你撒气……”

“将军,不用说了,你们大王可以为了一个汉人而责罚我,可见我在你们大王的眼里还不如一个普通的汉人,我的命掌握在他的手里,要杀要打,我有反抗的权利吗?”释哲的安慰更让她心寒。

释哲狠狠的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暗骂道:“释哲,你这张破嘴可真够笨的。”懊恼不已。

帐内的人无语,而帐外的耶律翼风神色凝重的悄然离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夜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