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18章: 夜袭

《契丹情殇》

第18章 夜袭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适才月华和释哲的对话让耶律翼风很是担心。释哲一路上对月华的特殊照顾,他是知道的,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这正是他交给释哲的任务。在没有安全回到大营之前,月华是公主的身份还是保密的为好。

释哲从十三岁开始就一直跟在他身边,六年来,他苦心栽培,让释哲从一个毛头小子成长为一员猛将。他对释哲不能说不了解,这小子武艺非凡,胆识过人,领兵打仗那绝对是人才,且为人耿直,忠心不二,是他耶律翼风的左膀右臂。他一直认为释哲是排斥汉人的,主张对汉人实行强政,认为汉人都是诡计多端,阴险狡诈。让他去看守月华公主,似乎是最稳妥的。但是他忽略了一点,释哲也是个男人,会动情的男人……

耶律翼风摇了摇头,脚步慢了下来。他不是信不过释哲,他相信释哲就算再喜欢那位公主,也不可能做出背叛他的事情。只是目前的情况尚未明朗,大宋、回鹘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尚不可知,这个时候出不得半点差错。等将来尘埃落定,不管结果如何,既然释哲喜欢这位公主,赏给他做个妾也未尝不可。所以……耶律翼风放眼望去,一骑急驰而来,直奔大帐。耶律翼风神情一凛,大步迎上前去。

“报大王,乙室部送来的加急密函。”信使翻身下马,呈上密函。

耶律翼风忙接过,用短刀剔开火漆,取出一张羊皮纸。是乙室部大王来的密信。原来,乙室部的于越释义近日病情越发严重了,其部族一首领韩佑德对于越之位窥视已久,乘机拉拢其余各部族首领企图夺取于越之位,形势紧迫,释义希望其子释哲速速返回,并恳求南院大王予以全力帮助,让释哲顺利登上于越之位。

耶律翼风匆匆将密函看完,屏退信使,命人立即将释哲和萧望请到大帐议事。

释哲和萧望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大王急召,必有大事,二人焦急的看着大王。

耶律翼风沉着个脸什么也不说,只将密函交给释哲。释哲有一丝迟疑,怕不是什么好事。果不其然,释哲一看就急了,跪求道:“大王,请借我三千兵马,我立即赶回乙室部。”

耶律翼风点点头,道:“这里有五千兵马,你且领兵三千马上出发赶回乙室部,我再发一道密令让萧望去调罗咄前去助你。你也知道皇上向来不喜欢我们插手各部的内斗,所以我不能明目张胆的请北院调兵,再说北院的态度一直就很模糊,请求调兵,反而会坏事。罗咄的人马虽然只有八千,但都是精兵,会派上用场的。萧望,你也和罗咄一同前往,你沉着冷静,足智多谋,要尽全力帮释哲顺利登位。我会去联络迭刺部的首领全力支持释哲。虽然现在不是你登位的最佳时机,但是我们绝不能让于越之位旁落。就这样,马上出发。”

“是。”释哲、萧望急急领命,迅速准备出发。释哲忙着去整队,此时的他心急如焚,直想着赶快回去见父王。月华忧伤的眼眸在心里一闪而过,释哲狠狠的甩了甩头,将重重的铠甲穿上,佩上长刀。定了定神,自语道:“释哲,现在不该是想女人的时候。”

萧望想起件重要的事,又连忙跑回营帐。那位楚家大小姐,他不得不交代两句。

轻云一听说萧望要走,慌了神,急道:“你走了我怎么办?要不,你带我一起走?”

“不行,不行。”萧望忙摇头,道:“你且放心在这里,没事就别出营帐,我让葛护卫照应你,他是我的人。不过你自己要小心别漏了馅。”

轻云无奈的点点头。

萧望叹了口气,这还真是个大麻烦。说真的,他的心里也没底,七上八下,又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来。出了营帐,又对葛护卫仔细交代一番,才忐忑的离去。

军营里一下子少了大半人马,布防和营帐又得重新调整。耶律翼风把月华公主的营帐也调整到大帐旁,增派四名护卫把守。

耶律翼风一直忙到天黑。有些疲惫,却怎么也无法入睡,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困扰着他。释哲和萧望带着三千兵马离去,这个军营突然感觉安静了许多,连马厩里的马也不嘶鸣了,安静的有些可怕。不管怎样,明天就拔营,回南院。

正迷糊着,只听有人高呼:“快起来……敌人袭营啦!”

耶律翼风猛然惊醒,外面已经一片火光,喊杀声不绝于耳。耶律翼风一跃而起,一边披上短袍,一边拿起长刀,冲了出去。此刻他才醒悟,刚才的那份不安是什么。如果他猜的不错,应该是韩佑德这个叛贼派来的人马。他要想顺利登上乙室部于越之位,首先要除的就是释哲。只是他没想到,他耶律翼风也在这军营里,或者他想到了,却是故意的,因为南院大王是释哲最有力的支持着。真若如此,说明他们早就被盯上了。说不定释哲和萧望他们也遭到了埋伏……不过,他耶律翼风从来没有怕过谁,能打败他的人还没有出世呢!耶律翼风的嘴角又扬起邪邪的笑。今夜,大开杀戒,挡我着……死。

侍卫莫离已经跟来敌纠缠在一起。耶律翼风挥舞长刀,一招必杀,快、狠、准,所向披靡。来敌胆寒,节节败退。乘这喘息的时机,耶律翼风命莫离速去保护月华撤退,其余人等全力阻击,不得后退半步。

“啊……”一声尖叫传来。耶律翼风皱了皱眉头,是那个汉奴,只有他才会发出女人一样的尖叫,娘娘腔。脚步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快速奔去。

轻云眼看着护在自己前面的葛护卫右手被齐根砍断,鲜血狂飙,掩盖了她现在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次也见过那个恶魔杀人,但都不似这般血腥的场面,吓的她惊声尖叫。

敌人见葛护卫右手已断,仍挺立不倒,血目圆睁,提刀又猛砍过来。一把刀,刀刃深深陷进葛护卫的左肩,另一把穿透心脏。葛护卫成了血人,直至气绝仍保持着护住轻云的姿势,那是他的职责,萧大人临走的时候吩咐过,一定要保护这个汉人的安全。

轻云的热泪夺眶而出,这个契丹人若不是为了保护她,绝不会死的这么惨,谁说契丹人都是喝狼血长大的?他们也是有情有义,有信有节的人啊!

葛护卫一死,敌人便将目标转移到她身上,寒光一闪,眼看就要将她一刀两断,轻云闭上眼,死,原来这么简单。

一声厉喝,敌人应声倒下,一只粗大有力的手将自己带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轻云睁开眼,那双蓝眼睛正惊讶的盯着她。他们离的好近,近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感受到彼此的心跳。他的大胡子不见了,原来,他的嘴唇长的这样好看……轻云失神,直到胸部一紧,轻云才惊觉,原来那只那手正握着自己的……

轻云又是一阵尖叫。而那双蓝眼睛,更深邃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苦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