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19章: 苦战

《契丹情殇》

第19章 苦战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要是不想被扔到红帐子里,就给我闭嘴。”耶律翼风俯在轻云耳边狠狠道。这个女人竟然在他的眼皮底下隐瞒了这么久,看来她还真的是很善于伪装……

轻云立刻停止了尖叫,因为她知道“红帐子”是什么,那是契丹士兵们取乐子的地方,进了那里的女人比娼妓还不如……这也是她苦苦伪装的原因,因为她知道被掳的汉人女子大多都只有一个下场,沦为契丹人的玩物……

看她的眼里写满恐惧,感觉到她单薄的身子在他的怀里轻微的颤抖,他的恐吓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汉人对女子的贞洁看得比生命还重,真要是把她扔进红帐子,依她倔强的性格,怕是会毫不犹豫的自裁了。不过……他是绝对不允许别人染指与她,她是他的,只能是他的——奴隶。想到这,耶律翼风不由的用力挽紧了手中的人儿,又引来一阵不安的挣扎。

掌心的柔软让他蓦然反应过来,他的手一直放在她的胸前。而她的眼中已经噙满了泪珠,盈盈欲坠,抿紧了樱唇隐忍着,一付凄凄楚楚的模样。

耶律翼风眉毛一挑,手向下往轻云腰上一揽,将她整个人拦腰抱起。算了,暂时先放过她,看她一付不堪受辱的样子,他要是再不放手,估计她会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了。一切等战斗结束后再做计较。

一阵噪乱,有十几个敌人围了上来,嘴里叽里呱啦的,却都犹豫着不敢上前。不知有谁喊了一句:“谁杀了这个人,赏牛羊千匹,赐千户……”

轻云只听了个大概,暗叫不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下子这个恶魔要麻烦了。果然,众人呐喊着冲了上来,将他们团团围住。轻云偷偷望了望耶律翼风,见他长刀横立胸前,蓝色的眼眸凝成一道寒光,那是肃杀的光芒。在沙漠的时候她就领略过他出神入化的刀法,对付这些无名小卒原不是件难事,问题是,敌人越来越多了。似乎敌人找到了此行的主要目标,闻风而来,瞬时聚了百十人之多。更何况他还带着自己这个大累赘……

敌人倒下一批又冲上来一批,不时有鲜血喷溅满脸满身,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敌人的。渐渐的,轻云感觉到恶魔的刀风不似先前那般凌厉肃杀,步伐也开始凌乱、沉重起来。他快要支持不住了吗?这样的车轮战,就是为了消耗他的体力呀!若不是带着自己,他或许能安然突围……轻云一咬牙,坚决道:“你放我下来,不要管我,你自己走。”

“你给我闭嘴。”耶律翼风喝道。

“你再不放开我,我们一个也跑不了。”轻云急了。

“你这个蠢女人,谁说我要跑了?你看我如何收拾这帮废物……”耶律翼风说着,又劈翻两个来敌。

“是啊!明天草原上就会传诵你南院大王为了个女人而丢了性命,大家都会崇拜你的。”轻云见他执迷不悟不由的气恼了。

“女人?在我眼里,你只是一个奴隶,我保护我的奴隶,就是保护我的财产,有什么不可以?”耶律翼风一面苦战一面还要跟这个女人斗嘴,心里甚是窝火。这个女人觉得自己保护不了她吗?这简直是对他最大的藐视。她不知道决战的时候最忌分心走神的吗?还老是来刺激他,她到底是想帮他还是想要害他?

“你的奴隶多了去了,又不少我这一个?”轻云挣扎着。

耶律翼风恨的牙痒痒,这个不知死活的蠢女人,若不是身处险境容不得半点疏忽,他定要好好修理她。

莫离领命去保护月华安全的撤退,又带了几个弟兄杀将回来寻大王,左右寻不见,急得他满头大汗,却在营北看见大王挟了那个汉奴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包围。吓的大惊失色,连忙上前解围。

战斗一直持续到东方红云升起才结束。轻云就坐在死尸旁,她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了。这就是战争,血淋淋的战争,残酷的战争。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一夜间变成了一具具残缺的尸体,那一张张血肉模糊的脸看着狰狞可怖,或许就在不久前,这张脸还对着心爱的人温柔的微笑,那只断臂也曾是他的孩子最渴望的怀抱……都说生命是可贵的,而生命在战争中却轻如蝼蚁。她只能哀悼,祈祷让那些冰冷的失去灵魂的躯体得到安息。唯一让她感到一丝欣慰的是,李老头没事,只是受了点轻伤。

耶律翼风让莫离以最快的速度统计了伤亡的情况。队伍伤亡惨重,两千人马只剩半数,还有伤者甚多,歼敌近两千。算起来是一场大胜战,却无人能笑得出来。敌人大规模来袭,目标明确,就是要取他耶律翼风的首级。看来光是韩佑德还没有这个胆量和实力。难道是北院暗中支持?

耶律翼风心情沉重。若北院果真插手,那有危险的就不只是释哲,他们窥视的不仅是乙室部于越之位,恐怕还有他南院之职,或者胃口更大些……必须赶快回南院,一来,敌人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定会很快回头穷追猛打;二来,他必须回到南院尽快弄清形势,才能对症下药。希望释哲他们能安然度过难关,耶律翼风望着东方,心里甚是担忧。

队伍马不停蹄的往南院赶去。释哲离开后,月华的安全就由莫离负责。月华不知道释哲怎么突然不见了,但她觉得定是跟昨夜的那场战争有关。他离开了?还是在战斗中死了?那些人会是得到消息来救她的吗?眼前这位契丹侍卫显然没有释哲这么好说话,对她总是冷冰冰的,但是寸步不离左右。要想逃离,怕是更没有希望了。月华颓然的坐在马车里,忧心忡忡。

轻云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个恶魔抱着她同乘一骑,双臂有力的圈着她,他的气息随着马儿的颠簸似有似无,忽轻忽重的喷洒在耳际,说不出的暧昧。轻云好似上了刑场,难受之极,她宁愿是被绑着扔在马背上颠簸,好过现在身不自在,心也不自在。

轻云不时的扭动身子,想要离他远一些。可每次都是适得其反,他会狠狠的抱住她,然后警告她:“你若不想摔死就别乱动。”

“我就是想摔死,你就让我摔死好了。”轻云赌气道。

“没那么便宜的事情,你要死也得死的有价值一点。”他邪邪的笑道。

“什么有价值的死法?”轻云觉得他的话就像一个圈套,可自己硬是赶着上套。

“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一定能让我的士兵雄风大振,尤其是在现在这样情绪低落的时候,你会是一剂很有效的良药。”他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

轻云打了一个寒战,脸色顿时铁青,气道:“我绝不会让你得逞的,我宁愿一死。”

“哦?那你要不要试试看?”他又恢复了先前的邪笑,半戏谑半正经道。

“你……”轻云正要发作,那只大手却慢慢的向上游动。

“停,我不试了。”轻云哀叹,这个恶魔真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能保一时且一时吧!

风吹起她的长发,柔柔的划过他的脸颊,酥酥痒痒,撩拨起他心底久违了的欲望。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病了(一)”↓↓↓更精彩哦!